• 小火车开往70年代(1)

    2008-04-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8259386.html

    小火车开往70年代

    茫茫兴安岭 难觅小火车 

    “黑美人”,不是指西瓜的一种,也不是指小麦色皮肤的美人,是指笨重的、黑黝黝的、已退出历史舞台却被无数人热爱和怀念的蒸汽机车。

     

    20052月的一天,广东。我在网吧闲逛,看到一篇老掉牙的游记《兴安不见鄂伦春》。森林里烧煤运木头的蒸汽小火车,一个人一站一站随兴而行的旅途。在这篇文章的鼓动下,我踏上人生第一次独行,坐近40小时的火车前往遥远的东北。

     

    走过雪乡的林海雪原,看过吉林的雾凇,在长白山泡飘雪温泉,在祖国最东方等候第一缕阳光,几乎所有的愿望都达成了,唯独没有找到兴安岭里的冒烟小火车。

     

    根据各种文字记载和我自己的想象,这种蒸汽小火车仅仅在森林里运行,把砍伐的木材运出林区。特制的铁轨,特制的车厢,不足一米宽,依靠人工一铲一铲地加煤,火车才能跑起来。当然速度很慢,跑的时候噗嗤噗嗤地冒白烟。为了一睹快要绝种的蒸汽机车真容,不少老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钻进深山老林,在地冻三尺的森林里住上一个月。

     

    然而,我问遍一路上遇到的所有林业工人、铁路工人,都得到同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东北已经没有小火车了!因为成本太高,2004年起全东北的森林小火车停运,原来的铁轨改造成公路。从长汀进雪乡,一路上运木材的大卡车络绎不绝,这条公路就是森林铁轨改建的。后来,听说在黑龙江某个森林公园里有旅行社经营的小火车一日游,那种小火车已经变味了吧,我没有去看。

     

    后来,我看到美国国家地理的经典纪录片《伟大的印度铁路》。虽然印度火车以拥挤著称,该纪录片却以“伟大而浪漫”来赞美蒸汽机车,即使是对铁路毫无感情的人也为之动容。印度铁路有近150年历史,20世纪中期,内燃机车在全世界逐渐取代蒸汽机车,而印度仍有大量的蒸汽机车在铁路上奔跑。然而,在2000年左右,印度全面淘汰蒸汽机车。人们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前的“黑美人”举行盛大的选美比赛对它进行最后一次的膜拜。比赛的主持人说,只有中国还在使用蒸汽机车。殊不知,驶入21世纪的中国也难觅“黑美人”踪影。

     

    200610月,我第三次前往兴安岭。在阿尔山森林公园里,看到一台废弃的蒸汽火车头。人们围着它拍照,爬上车头摆姿势,热闹得很。我却觉得它很孤独。在空旷的沙石地上,黑乎乎的火车头看不出年龄,相依为命的铁轨和车厢早已不知所终。

     

    绿皮车卡 火红煤炉 

            20075月,我反走川藏南线从拉萨到达成都。已是十多天旅途的尾声,却从朋友处听说成都附近有一趟“嘉阳小火车”,号称是“全世界唯一还在正常运行的客运窄轨蒸汽小火车”。第一反应是怀疑,那是真正的小火车吗?不是仿造或观光用的吧?再三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惊喜地,满怀期待地,连成都市区也不进就直奔西南石羊汽车站。

           3小时后到达位于乐山市犍为县石溪镇的小火车站。看了火车站的介绍才知道,这条芭蕉沟至石溪铁路修建于1958年,是嘉阳煤矿(四川嘉阳集团前身)为解决煤炭运输难问题而修的,于1959712正式通车。小火车客运初期客货混装,1978年实行客货专列分开。20世纪90年代初,芭蕉沟矿区的煤炭采完后,铁路的作用完全转为客运。山区内不通公路,小火车是矿区数万职工和居民进出的唯一交通工具。由于小火车票价低廉,运营亏本,嘉阳集团曾打算于2004年拆除芭石铁路,但最终因应公众期望,对小火车进行大修,尽最大可能延续小火车的使用寿命,并增加了观光专列,吸引到更多的海内外蒸汽机车迷。2006418,乐山市政府将其列为工业遗产。

         石溪火车站跑的自然只有这一趟火车,小小的火车站,坐着不少等车的村民,抽着自己做的卷烟,身边放着大箩筐。也许是到了黄金周末期,候车人群中不见游客身影,车站的工作人员对我们十分热情。小火车轨距76.2厘米,仅为普通列车轨距的一半。我蹲在铁路上拍着狭窄的轨道,期待着,想像着。

        “呜——”汽笛声传来,呼着白汽、拖着几节绿铁皮车厢的小火车来了!从南到北追寻了两年多的小火车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没有预想中的激动,却对它的朴实厚重外表感到十分亲切。 

        火车停了下来,火车头下的出气管道犹自扑哧扑哧地冒着白汽,滴着水珠,仿佛一个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来到的旅人,喘着粗气,一身汗水。司机大哥从驾驶室探出头来,一双白色大手套沾上的煤灰已经乌黑发亮。火车头和驾驶室后连接着装满煤的车厢,司机大哥打开火红的炉子,铲一铲煤球送入熊熊烈火中,这就是小火车前进的动力。我当年从历史和物理教科书上得到的工业革命时代蒸汽机车的印象,一一得以印证。蒸汽机车已发明了两个世纪,中国大地上已跑着时速250公里的“子弹头”高速列车,嘉阳小火车却保留着第一代火车的模样。这不是火车博物馆,是活生生跑在21世纪的蒸汽机车,是山区人民的生命线。正因为这样,它才显得那么可贵。难怪人们把它称为“18世纪工业革命活化石”!

    雪白蒸汽 人形路轨 

           上车去,只见车厢之间相互封闭,车厢内两边排列着简陋的长条木凳,向上托起的沉重木窗,想起《铁道游击队》,兴奋起来。老乡们热情地让开临窗位置给我拍照,友善地笑着――就是城里人才会这般大惊小怪,古老当新鲜呀! 

    芭石铁路全程19.84公里,由外到内分别是石溪终点站、跃进站、蜜蜂岩站、仙人脚站、焦坝站、芭沟站、黄村起点站七个停车站点,历时约80分钟。这可是一趟崎岖的旅程,爬山多拐弯多,不到15公里的距离爬升了238.1;弧线达109段,占全程的一半。于是我得以欣赏小火车妖娆地扭腰前进。沿途看梯田、穿竹林、过隧道、爬丘陵,田野风光一路变换。小火车运足内功,呼出一道如龙白雾,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列车员说,下午三四点钟的喷汽,准能看见彩虹。要是赶上油菜花季节,金黄色的底子衬上雪白的蒸汽,更是美死人了!

     

    但亲身搭乘小火车可没有照片上看起来那么浪漫,每次从窗口探出头去,都收获一脸的煤灰,在煤车后的第一节车厢尤其是近水楼台。每一次探头出去,迅速抓拍,缩回车厢,仿佛变身英勇的铁道游击队队员,咱们也有“枪”!小火车开入隧道时,煤烟无法消散,浓得呛人。隧道里没有灯,车厢亦全黑,“失明”的刹那间有穿越时光的错觉。从隧道出来的瞬间,最开心的不是重见天日,而是——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回望那被熏成一片朦胧的隧道口,浓烟还在不断散开来,不由得庆幸隧道不长,否则真有窒息的可能。   

     

    七个站中最特别的是蜜蜂岩站,因为在这里你能看到小火车如何在詹天佑发明的人形铁轨上实现调头。此刻的火车是一具变形金刚,火车头脱离车身,开到列车后方去又折回来接上车尾。对接由司机听铁道员的指挥,只见铁道员站在车头摇旗,雄赳赳气昂昂地,一声哨响,车头应声停下,对接无缝。 我们购买的是普通票,全程仅3元。回程时特意买了30元的观光票,有些失望。其实车还是那趟车,只是加挂了一节车身崭新透明、车厢前后可站立拍照的车厢,并有列车员介绍沿途景点。虽然方便看风景和拍照,却失去了小火车的原汁原味。 

     

       

     

     

     

     

    有人说我最近写字太少,就贴篇字多的上来~

    分享到:

    评论

  • 网上资料说海南莺歌海盐场还有小火车,不知还在否。去年十一想去,因台风行程流产
  • 好熟悉的照片
  • 之前在查卡盐湖也看到小轨道的火车、晃晃悠悠,不过也仅仅是作为盐湖内部的运输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