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0725再做像生秋色 只为自娱自乐

    2007-09-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8256428.html

    再做像生秋色 只为自娱自乐

    何信师傅“造假”功夫一流,因像生秋色产品几无市场,现今以交趾陶养活做秋色的爱好

    核心提示

        用面粉做丝瓜,用凉粉做塘虱,以假乱真的像生秋色工艺为佛山独有,也曾驰名珠三角。但随着市场生存空间消失,至今仍在坚持秋色制作的只剩何信一位老艺人。他入行43年,对秋色不离不弃,更花了近20年光阴研究交趾陶,把秋色像生工艺融入陶瓷制作,只为延续秋色的生命力。

    何信在给“丝瓜”描棱角线


        走进何信师傅的工作室,处处“陷阱”。因为,脸盆里养的塘虱、阳台上种的丝瓜、花瓶里插的桃花、锅里蒸的馒头——都有可能是假的!今年61岁的何信,从事佛山秋色像生工艺制作43年,有以假乱真、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他用的只是凉粉、泥巴、蜜蜡等材料。
        近年来,为解决秋色工艺品难以保存的问题,何信潜心研制交趾陶,把秋色像生工艺融入陶瓷制作,赢得市场和业内人士的双重认可。而尽管传统秋色工艺品已无人问津,他有空还是会做些塘虱、面包来自娱自乐。

    “瓜”棚

    闭门造假乐在其中

        约何信师傅采访颇费了一番功夫。记者多次致电,何信师傅均婉言拒绝,表示不愿在媒体上频频露面。等了一个月后,记者终于得到同意,走进何信位于普君墟附近的工作室。何信师傅中等个子,衣着随意,一会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各种秋色作品的制作原理,一会搬出桃花、吊钟花、鲍鱼、丝瓜等作品给记者拍照。对秋色的深深热爱、对自身手艺的自豪,均在笑容中不言而喻。于是记者明白,何信师傅不是摆架子,只是为人低调,在一方工作室里潜心研究“造假”艺术,视名利如浮云。
        何信1946年出生于一个园艺世家,1964年由父亲带入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拜著名手工艺人梁次为师,学习秋色像生制作。年轻的何信觉得,秋色和盆景假花有共同之处,都是仿真,很快爱上了这一行,学起来也特别有悟性。在现实生活中看见什么他都会暗自琢磨,“这东西能不能造假,怎么做?”
        上世纪70年代,工厂批量生产塑料花、绢花、塑料瓜果,成本低、生产周期短,使得秋色产品失去了市场。秋色艺人也纷纷转行。何信在80年代曾从事园林工程近10年,始终放不下秋色,重拾旧业。从民间艺术社退休后,他在普君墟附近租了一间旧厂房,收了4个徒弟,延续“造假”事业。他女儿就是其中1名徒弟。
        佛山秋色巡游停办多年,除了博物馆偶尔办展览外,便几乎无人向何信订做秋色产品。即使有订货,其利润也极低,难以支撑何信师徒5人的生活。目前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于交趾陶制作。但何信不计较利润,对于秋色订单有求必应。近日,有机构向他订做几十根腊肠,他便忙着去买材料、做模具。若无订单,只要闲下来,经济稍宽裕一点,他便会做些秋色产品来自娱自乐。“我是用交趾陶来养秋色”,他说。

    蚕茧做的“桃花”

    过年派利是,小孩都以为是假的
        环顾工作室里的物品,真假难辨,这是何信最引以为豪的。
        有一年,某西餐厅老板向何信订购一批“法国面包”。何信把产品送到餐厅,不明就里的大厨看到,连连问他,“你的面包做得太好了,在哪里学的?”何信笑说:“这是假的。”大厨拿起一只“面包”掂量,还是不信,“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后来,西餐厅老板为何信“作证”,该大厨仍觉难以置信。
        何信的造假手艺出神入化,看起来美味诱人的馒头、面包、鲍鱼、水果,拿起来一咬才知道是假的。由于“上当受骗”得多了,来工作室玩的孩子们都不相信他。“我过年派利是给小孩子,他们都不肯收,说利是是假的!”何信哈哈大笑。

    到制药厂偷师改进材料
        “骗人”无数,何信也有“露馅”的时候。佛山千禧年秋色巡游前,在佛山新广场进行预演。蜡做的“花生焖猪手”、“冬瓜盅”在太阳底下摆放几个小时,竟被晒到融化变形了。何信和徒弟连夜赶制,总算没耽误巡游。这次以后,何信吸取教训,在原材料中兑入适量的胶质,延长产品的耐热度和保存期。
        虽然像生产品诞生于秋色巡游,昙花一现后便被人遗忘,但何信从未放弃过改革创新、延长产品生命力的努力。1973年,石湾陶瓷展在北京举行,来民间艺术社定制两棵2米多高的大型像生吊钟花,吊钟花有几百束,每束花有7-12朵。制作吊钟花的传统材料是石蜡,须把石蜡贴在通电的灯泡上烘软弯曲,制成花瓣。“石蜡质地很脆,易烂,分寸很难把握。烘得热了会熔化,不够热又做不了,所以效率极低。”这么脆弱的产品如何能千里迢迢运到北京呢?苦苦思索的何信从包裹中药丸的蜜蜡找到灵感。他从佛山制药厂打听到,蜜蜡有遇热硬、遇冷软的特性,便改用蜜蜡制作吊钟花。仅用了不到一个星期,他便完成两棵吊钟的7000多朵花,提早交货。

    交趾陶获奖又吃香
        近些年,听说何信师傅主要精力用于制作交趾陶,便有人以为他放弃秋色了。其实,早在1976年,梁次老师傅预见到传统秋色产品好景不长,有艺术价值而无市场价值,便开始与何信师徒研制交趾陶。“陶瓷的保存期限和市场价值较高,这是秋色的出路。师傅和我用做秋色的原理来做陶瓷,虽然材料不同,方法不同,但其目的都是仿真,不能说我做陶瓷就是改行了。”梁次师傅去世后,何信继承师傅遗愿,埋头摸索了近20年。
        交趾陶发源于五岭以南(古名交趾),是低温彩釉陶,曾盛行于明清年间,其制作技术今已失传。何信查阅资料,经过无数次失败的试验,摸索到交趾陶的制作工艺,制造出“菊花”、“玉石”、“螃蟹”等色泽鲜艳、营润透亮的艺术品。2004年和2005年,他的交趾陶作品夺得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颁发的金奖和银奖。市场上的交趾陶作品也身价甚高,卖到几千一万元一件并不稀罕。造假几十年,何信做传统秋色产品从未获奖,倒是交趾陶为他带来荣誉和金钱双重收获,可谓“冰火两重天”。
        然而,何信谦虚地说:“我对交趾陶制作还在摸索,能延续师傅的心愿,证明师傅没有收错我这个徒弟,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一把年纪,不指望发财,做做手工艺活,算是老来有所寄托。”他说,传统手工艺的出路除了坐等政府支持外,手工艺人也要“自救”,从改革创新中找到生存空间。“交趾陶能卖到钱,我才有钱去买凉粉做塘虱啊。”

    何信的徒弟在做螃蟹脚泥坯(交趾陶)

    名词解释 台面秋色
        佛山秋色巡游中,摆上台面作为展品的称为“台面秋色”,又称像生秋色。台面秋色的制作,是利用农产品或工业剩余原料如纸、碎布、丝绸、香胶、蜡、陶泥、竹木,以及农副产品如蚕茧、谷豆、鱼鳞、瓜果、萝卜等,以粘砌、雕刻、剪贴、雕塑、灌注等技法,制作成各种仿铜铁器物、仿陶瓷古玩、仿花鸟虫鱼、瓜果等,达到以假乱真、奇巧斗胜的艺术效果。

    目睹绝技 凉粉做塘虱
        盛夏时节,一进入何信的工作室,便看到两条养在脸盆里的“塘虱”。“我养了好些天了,就等你来!”仔细一看,鱼身黑灰中透出光泽,鱼鳍通透,鱼须随水荡漾,鱼身也微微摇摆,这难道是假的吗?“你可以摸摸”,何信笑说。记者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鱼”身滑不溜秋,还很有弹性呢!
        这就是何信用凉粉做的“塘虱”。为解记者疑惑,他又重新做了一条。首先,在容器中按一定比例放入凉粉和水,搅拌均匀。第二步,把搅拌后的凉粉煮至胶状,趁热注入“塘虱”石膏模内。第三步,约半小时后,在水中开模放出“塘虱”,在“塘虱”头部插上用黑色单车内胎剪成的6条触须,用大头针固定,并把针头藏在鱼头内。第四步,以同样方法加上背鳍、胸鳍和尾鳍,大功告成。

    行业流变 像生秋色30年前不再风光
        在工厂流水线制作仿生花果食品前,佛山民间艺术社的秋色产品很吃香,在上世纪50-60年代最为兴旺。但从70年代开始,工厂出现机械化制造的塑料瓜果、绢花等,其零售价格低至10元4件,仅仅是手工制作的秋色产品1/6-1/7。秋色产品风光不在。
        何信表示,现在秋色像生产品的生存空间在于需求量小的产品。如九大簋、腊肠等,由于市场需求少,模具难做,工厂不会批量生产,才会有人来找手工艺人订做。

    (时间仓促,很多想写的没写,或者没写透。基本上,每篇“老艺人”都有遗憾。)

    2007年7月25日《南方都市报》佛山新闻 区镇版

    分享到:

    评论

  • 谢谢,过奖了
  • 你的图片都那么美。。。
    一定是个很会生活很懂生活的人。。
    羡慕你。。。
  • 噢,原来你已经去过工艺社了。再去一次吧呵呵,我也是在那里找到他的。你可以上3楼去找工艺社办公室的负责人问问看。
  • 何师傅的工作室很难找,不过有个捷径,就是到祖庙路仁寿寺附近的佛山民间工艺美术社去问,那里是何师傅的单位,也有不少秋色展品
  • 八月底无意进入佛山工艺社,见到何信大师作品,好惊叹!!上网查找了何大师资料,何大师果然为人低调~~人品和艺品一样是大师级的!!!读了兄台对何大师的采访,我在9月2日骑摩托车四处找寻大师的工作室,呵呵~~我找不到,但我见到了普君墟附近满目苍荑,有点难过!!!佛山的传统正如普君墟一样并不得到认同!!难过呀!!!兄台~~能告知何大师的工作室的详细地址吗??多谢!!!多谢你为佛山作的贡献!!!
  • 八月底无意进入佛山工艺社,见到何信大师作品,好惊叹!!上网查找了何大师资料,何大师果然为人低调~~人品和艺品一样是大师级的!!!读了兄台对何大师的采访,我在9月2日骑摩托车四处找寻大师的工作室,呵呵~~我找不到,但我见到了普君墟附近满目苍荑,有点难过!!!佛山的传统正如普君墟一样并不得到认同!!难过呀!!!兄台~~能告知何大师的工作室的详细地址吗??多谢!!!多谢你为佛山作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