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22)市场大不同

    2007-09-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8252176.html

    上一篇:二月,忘忧老挝(21)Joma Cafe 

    以下部分图片可能引起读者不安,敬请留意

    市场大不同 之 琅勃拉邦早市 死色生香

    (这篇游记难产,因为日记里只有一句话:菜市场确实有趣,狂拍。) 

    3月4日 晴朗 正月十五

          想体验“出国游目睹之怪现象”“爱丽丝奇遇记”等等,去逛市场绝对不会空手而回,每个国家都不例外。

          我的泰老市场考察行第二站,来到琅勃拉邦。“活色生香”这一形容词,适用于大名鼎鼎的琅勃拉邦夜市,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了。不为游客所知的琅勃拉邦早市,则比较适合用“死色生香”来形容……但,这是另一番精彩,直令我目瞪口呆!

        早市位于跟主干道Sisavangvong Street(西萨旺冯大街,也就是夜市地点)平行的小道上,在早晨11点之前都相当热闹。前段时间看到一则新闻,一群英国中学生来南海参加夏令营,去市场参观,被一笼笼的活鸡吓坏了,因为他们在国内只见过宰杀褪毛处理干净的死鸡。而我在琅勃拉邦早市看那一排排伸着死鸡脚的鸡,瞪着死鱼眼的鱼,不由得嘀咕,死了多久了,新鲜不新鲜啊……跟我一起逛市场的马来西亚华裔大叔说,因为老挝比较穷和落后,在市场卖活鱼活鸡成本高,所以都没有活物。不过,湄公河和南坎河(Nam Khan)在琅勃拉邦交汇,城外还有几个世代打渔为业的村子,鱼应该是很新鲜的:)

        至于猪,则以另一种形象出现。你不会看到肥壮的死猪趴成一排,只会看到被切割成条的猪脚筋,猪皮甚至被捆成一束束,猪肉连皮带骨被砍得看不出部位,猪尾巴则毛茸茸地在阳光下闪耀。可怜的猪就这么被肢解了,被肢解不可怜,可怜的是分不出这是谁的肉、谁的皮,“捞乱骨头”,像投胎也难哪……而那些野味倒是得留全尸,以骇人的姿势被烤干,不知是田鼠还是什么,尾巴犹自坚硬如刺。

     

    蒸糯米饭

    猪尾巴与猪皮

    猪筋,猪皮,左下角的是猪肉干么?

     

        动物类只是有些恐怖的视觉冲击,至于植物类,让我与马来西亚大叔展开了一场猜谜游戏。

    大叔说,左边的“绿色头发”(绿妖的头发?)晒干了就是下面的紫菜

    这种蔫瓜,大叔说是煮熟了的,新鲜的如下图

         最令我和大叔猜不透的是以下树桩、树干、树皮状物体。下图的木头,大叔说木头燃烧产生的树胶能用来填补渔船漏洞。那……似乎很费柴火,“杯薪车水”啵……请问,《综艺大观》的《世界真奇妙》栏目可以告知正确答案吗?

      

     

    在泰国和老挝常见的花串,原来是把这种花的花芯串起来的,我还以为是塑胶花呢,实在很像:P 

    烤鱼是早市里看起来最美味的食物,每条$1

     

     

    闹市修甲 

        最后,是在早市附近拍到的一组当地房子和当地居民。之前拍的鲜花与窗棂,有不少房子是客栈或法国人养老的处所,其实,当地人的房子也一样清新舒适,生活也一样优雅讲究。(而最后那个在河边享受阳光的小孩子,就不需要太优雅了:P)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那是啊,连那条蛇都不想看。。。。
  • 哈哈,好玩,那条蛇为什么要包着头啊?无眼睇吗?
  • 说明没人看……
  • 咦,我第一次坐沙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