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18)蜈蚣的身体

    2007-08-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6661238.html

    上一篇:二月,忘忧老挝(17)华丽的冒险

    3月2日 晴朗

        “看风筝飞多远未断线,看一生万里路路遥漫漫……”

        岩洞深处传来导游小伙子Gun的歌声,穿越幽微的光,飘过荡漾的水面,碰撞在岩壁上,悠扬。是老挝版的《大长今》主题曲,我不由得也轻轻哼了起来。此刻,我正躺在一个轮胎上,半身泡在清凉的水里,双手随意牵引着钉在岩壁上的绳索移动。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Tubing是万荣最令我期待的项目。Tubing所用的是巨大的汽车内胎,全老挝,从南部的四千美岛到北部的琅勃拉邦,湄公河水所到之处,人们都用这种轮胎来戏水。它的作用跟救生圈类似,但它所给予的乐趣远远超出想像。一年前在暹粒看温的照片,几天前在东德岛看河面漂浮的人们,现在,我终于站到了岩洞前。茂密的藤蔓植物和青翠的苔藓把洞口伪装得很好,只是洞口流出的清泉出卖了它。我迫不及待地冲向垒成一人高的轮胎堆,贪心地挑了一只大号的,但Gun看着我笑笑,递给我最小的一只。

        “哇!”戴上头灯,朝轮胎大字躺倒的一刹那,我差点大声叫了出来。水好凉!要知道现在艳阳高照,热带正午的阳光能把你烤成香蕉干,而这冰凉的溪水犹如冰泉,透心的凉从屁股传到全身,舒服极了。四肢懒洋洋地架在轮胎上,枕着脑袋,享受这举世无双的盛夏消暑极品……写到这里,我有些口渴,有些燥热,因为我从不曾见过比这更清澈沁凉的山泉,只有乳源大峡谷的溪水差可比拟。

        拉着垂在洞口的绳索,我们漂进岩洞。这是一个天然的钟乳石岩洞,在头灯光束晃照下呈现出光怪陆离的景象。前方,Gun哼起老挝歌谣,这天然的扩音器与混音器把他的歌声变得特别美妙。洞里更加清凉,顺着绳索,手摸岩壁,脚蹭石头,我们鱼贯而行。Gun忽然在黑暗中出现,往每个人胳膊和脸上抹了些什么东西,说着"Good for health"。噢,原来是泥浆,凉凉的,做个Mask也不错。漂了一会儿,到达一处浅滩,我们站起身来扛起轮胎涉水而行。轮胎有我半人高,还挺重的嘞,不过躺了这么久,就起来活动活动吧。

        又到水深处,大家依次下水。我以为又继续牵绳走,但Gun接过我的轮胎挂在前面那人的脚尖,示意我转身。于是,我头朝前、脚朝后躺倒轮胎上,伸长脚尖勾住后面那只轮胎。一个接一个,十几只轮胎由此串连起来。伸出双手往身前拨水,我被前方的轮胎带动着前行,同时也在拖动后面的一大串。我变成了蜈蚣的一节,诧异地看着自己的“躯体”在水中蜿蜒游动,百足齐拨,只是看不到自己的脑袋要游向何方。我有些紧张,担心前面的脚尖一时大意,遗弃了我和后半截“身体”,也担心我与后面的队伍失散。经过几次“脱节”后,我发现“蜈蚣”游得很慢,伸脚一勾便又“复活”。放松下来,安心拨水,才发现洞里只有哗啦啦的水声,更觉寂静。待我的身体接受了这幕“变形记”后,不由得赞叹起这个游戏的发明者来。究竟是谁有这样的大智慧,创造出如此简单又新奇的玩法?

        还有更好玩的。"Want to separate?" Gun问。于是,百足之虫化整为零,我们变成了围着游泳圈的小鸭子。这旱鸭子学游泳可费劲哟,我的双手使劲拨啊拨,两脚晃啊晃,没一会儿胳膊就酸了。原来我真的需要更小的轮胎,双臂才好活动呀……更郁闷的是,轮胎竟原地打起转来-.-漂到岩壁边用力蹬脚,前行一点,又再打转。看看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大伙儿就像游乐场里打转的“咖啡杯”,哈哈!"Need my help?" 救美的英雄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Gun两手握着拖鞋拨水,迅速“游”过来勾起我的轮胎,这就轻松多啦……可惜好景不长,他又放开我搭救别人去了,那我就继续努力吧~

        前方豁然开朗,出洞了。漂流的路线竟是一个圆,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出发地。估计洞内水道交错,没人带路,蜈蚣也会困住。我意犹未尽地爬起来,不察脸上还粘着干了的泥浆。眼睛和身体都对灼热的阳光感到陌生,洞口外的茅草棚还在,未变成烂木头,但短暂的蜈蚣生命,已在我的神经里无法磨灭。

    出租轮胎的小店

    去岩洞路上

    先进了一个岩洞听Gun讲传说故事

    抽了两次都是同一根签,签文提醒我在旅途上要小心身体,又说我会遇到对我好的人,哈。

    在河边吃午餐,凉风阵阵,很喜欢这样撑起的大窗户

        午餐是法包加烧烤,但另一桌饭菜看起来更对我口味,我把法包送给他们,不客气地坐下开吃。用手抓起一块糯米饭团,捏实,再抓一点菜,一起送入口中,是最原汁原味的老挝吃法,有汁的菜才用勺子。青菜居多,蛋煎青菜是看起来最美味的一种,却最辣。几乎没有不辣的菜。从前不明白何以热带国度都嗜辣,这里不需要像湘贵川一样以辣驱寒怯湿啊,原来,热带环境容易滋生病菌,吃辣有助杀菌:)

    黄狗在纳凉,还有……

    又偷看(偷拍)人家洗澡了,我不是故意的……

        小猴子在树上跳来跳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东德岛上也有一只小猴子。那晚从酒吧出来,黑暗中见到一个鬼佬在玩一只很小的猴子,我好奇站住,它竟直扑过来,吓得我尖叫。叫声把十米开外的Matan都吓了一跳,喊道"r u ok?" 那鬼佬连连让我别害怕,它很小,不会伤人,还说它喜欢女人,招呼我过去。可我实在怕它的爪子,一不小心把我给毁容了咋办。那鬼佬怜爱地任它在肩膀脑袋上攀爬,我仔细一看,原来它被一条长铁链锁着,栓在木架子上,晚上是挺孤单的……Matan过来它又跳过去,忽然Matan发出一声惨叫,小家伙狠狠抓了他的胸,哈!

        来到洞口竟听到有人说普通话,要知道我进入老挝7天,半个中国人都没见过!原来他们是台湾来的。大多数大陆游客从云南入境,从琅勃拉邦南下万象便飞回国,或反过来走,只有很少数人会到南部的四千美岛,更别说波罗芬高原(Bolaven Plateau)和占巴色(Champasak)。我实在很替他们惋惜。

    岩洞流出的清泉

        划皮划艇顺流而下,一路见到许多漂流的人们。漂半天的价格似乎是$3.5,不贵,岸边散落着许多水边吧,漂累了可以上岸小憩片刻,带上一瓶Beer Lao继续旅程。记得当初温向我描述时,我眼前浮现出曲水流觞的画面:“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但亲身下水跟岸边吟诗是两码事,“泡久了很累的,屁股都要烂掉!”必须自力更生漂到下游终点以归还轮胎,没有车船可搭。我记得温的告诫,看着优哉游哉喝Beer Lao的鬼佬,我还是做只临渊羡鱼的候鸟罢,岩洞内的体验已足够perfect。

    右边那家伙敢情是躺累了,左边的mm却摆出高难度动作还一脸惬意,估计练过瑜珈。

    其中一个Tubing“码头”

    有当地妇女撑着独木舟打着伞在桥下卖Beer Lao,颇有生意头脑,可惜我没拍到。

     

    分享到:

    评论

  • nothing but tubing.
    到万荣有些晚了,时间来讲也没能多待。找到GH之后就奔去tubing,探洞和其他都没进行。
    但想起来第二天的早晨在河边的吊床上,静静的,夜里的喧哗反而都被安静取代了。
    哎,刚来上班,实在没心情干活,跑来这里留言。
  • 如果天堂是Kho Chang和Kho Maak这样的,那我还是想上天堂的
  • 贤妻良母不等于好女孩吧?

    不过,或许所谓好女孩的天堂,就是当贤妻良母,那么上不了天堂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 我上不了天堂了
  • 今天做一个测试,忘记是测什么的了。“你梦想的生活是?”其中有两个选项是,贤妻良母,环游世界并写旅游文章。犹豫了一下,选了后者。

    另一个测试,也有类似题目。选项A,嫁给最perfect的老公,有最perfect的孩子,选项B,在世界各地旅行一年。我又选了后者。
  • 西西咩时候嫁左啊……?!
  • 还好女孩,不是已经贤妻良母了么
  • 我要站出来讲句公道话,luxx是好女孩来的
  • 我喜欢你首页最上面的那句话

    好女孩上天堂

    坏女孩走四方

    看来

    我们命中注定只能成为坏女孩了
  • 那只小猴子好可爱,呵呵
  • 说了我贤妻良母你又不信。22啊
  • 原来是21号,那是巨蟹了,和我差4天
  • 你说呢?
  • 那西西是巨蟹还是狮子
  • thx huahua,不要揭穿嘛。。。
  • 看了你的甘南日志,突然想到又多了个26的女人了,西西,26快乐,26以后都快乐:)
  • 沙发继续坐,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