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0426百岁犹念机杼声

    2007-07-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6622465.html

    逝者:刘娇
    性别:女
    年龄:101岁
    籍贯:佛山市南海西樵
    生前住址:佛山福利院

         时光倒流100年的佛山,桑基鱼塘,机杼声声。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女性,也许不是接受了民主思想的革命女性,而是成百上千的纺织女工。她们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赢得经济独立,勇敢地改变了中国传统女性千百年来依附于男人的命运。在为民丝织厂(即公记隆丝织厂)工作了半辈子的刘娇,在晚辈眼中,就是那个时代的“女强人”。

    年轻守寡,独力养大儿孙
      
        刘娇老人的孙媳妇阿虹记忆中的奶奶,是一位性格强硬的女人。她25岁守寡,生过3个孩子,只有一个活了下来。失去了丈夫,失去了经济支柱,抚养孩子的重担落在了年轻的刘娇肩上。她没有时间哀叹自己的悲惨命运,毅然孤身带着第三个孩子兴珠来到禅城,进入为民丝织厂工作。

        刘娇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兴珠娶了媳妇有了孩子就去了香港,一去几年没有音信。刘娇辗转拜托去香港的老乡打听,才知道他在香港沉迷赌博,欠下一屁股债。再一次坚强地承受起命运的打击,刘娇与媳妇相依为命,把两个孙儿抚养成人。直到孙儿都成家立业了,刘娇才过上了好日子。但晚年的刘娇,念念不忘的仍是她在丝织厂日夜忙碌的日子。

    劳动能手靠工资买下房子
      
        “我年轻时工作很拼命的,一大早天上的星星还没消失就去上班了!”老人常跟阿虹这样念叨。丝织厂工资是计件计酬,多劳多得,刘娇为了多挣钱,往往从早上5点多工作到晚上7点多。

        今年86岁的爱姑和宜姑都是刘娇同事,比刘娇小十几岁。一说起刘娇,宜姑说,“不就是续结(接线头)最快的那个吗?”她们都记得这位大婶是厂里有名的劳动能手,织“手机”(人工操作的纺织机)快,续结更快,厂里评比劳动标兵,她评上了好多次。爱姑和宜姑记忆中的刘娇,说话“大声大气”(嗓门大),不爱管闲事,不说长道短,就是干活特别勤快。阿虹说,奶奶最骄傲的是,靠着自己的一份工资,不光养大了孩子,还买下了在同安居委会泰安里一巷一间50多平方的平房。

    90高龄洗冷水澡自己做饭

        泰安里的街坊常说,那个老人,90多了走路还咚咚做声,身体可真够好的。刘娇晚年,孙子成家后搬出去住了,她仍守着房子,天天自己买菜做饭,还喜欢到家附近的永安公园去跟街坊打天九。夏天洗两次澡,早晚各一次,冬天一次,每天早上洗头,老人爱干净的勤快劲儿连年轻人都自叹不如。“夏天洗冷水澡就不用说了,起秋风了我们都洗热水了她还是洗冷水。我们穿两件长袖她还穿一件短袖呢!”

        工作要强,生活独立的刘娇,性格也是强硬派。“脾气暴躁,骂人能骂一整天!”阿虹说奶奶骂起人来精力充足,滔滔不绝,没有人能驳倒她,唯一的办法是充耳不闻。尽管如此,老人其实刀子口豆腐心。街坊里有位孤寡老人,瘫痪不能自理,刘娇为他倒屎倒尿直到他去世。

    节俭难改留下两箱新衣服

        尽管晚年四代同堂,孝顺的晚辈常给老人家零花钱,但老人多年来养成勤劳节俭的习惯却改不了。年轻时为了省钱,她总吃得很少。下班回家,“面屎碟”(柱侯酱等酱料伴面,没有菜和肉)就对付一餐。简单清淡的饮食却成了她长寿的秘诀。“她喜欢吃白粥,也经常自己煲糖水。血压高时不用吃药,煲点海带绿豆粥吃吃,血压就降下来了。”

        退休后,老人闲不下来,除了帮街坊带孩子,还自己做起了手工活。她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买布料缝制的,毛衣也全是自己织的。衣服破了,缝缝补补又继续穿。阿虹每年都会给老人买不少新衣服,老人从来不穿。“她说留着以后再穿,给她钱她也说留着以后再用。”老人去世后,阿虹发现整整两箱的新衣服。

    痴呆后念叨着老房子

        老人在同安居委会泰安里一巷的房子里住了大半辈子,直到2003年这个片区拆迁,她才搬进了佛山福利院。那时候的刘娇身体仍然很好,不用人照顾,但头脑已经迷糊。她总是嚷嚷:“去上班啦,赚钱啦!来来来,开工,织机!”让老人惦记的,除了工作,还有自己亲手挣下的房子。她天天念叨着要搬回去住,还曾经试图从福利院跑回家,从11楼蹬蹬蹬跑上了16楼。

        今年2月20日大年初二的早晨,老人无病无痛安静辞世,达成了她想回家的愿望。

    《南方都市报》2007年4月26日佛山新闻

    (佛山百岁左右的老太太,大多是纺织女工出身。公记隆丝织厂解散后,住进公记隆养老院的多是自梳女,希望有机会能写一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再见凤凰 2006-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