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姑娘有粒糖 吓亲国民党

    2010-05-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63262346.html

    2010年4月8日《南方都市报》AII04 佛山新闻·茶楼版

        很多人都知道“落雨大,水浸街”的粤语童谣,一到盛夏雨季,这句童谣屡屡见诸报章。而形容清明时节的小雨呢?有“沾衣不湿杏花雨”,但古诗毕竟曲高和寡,不是下里巴人民间传唱的。佛山童谣有“落雨微微”的顺口溜,我小时经常跟同学从头背到尾,却不知如今还有几个会了。

        落雨微微,水浸地基。地基有条蛇,吓亲大老爷。大老爷有支枪,吓亲二姑娘。二姑娘有粒糖,吓亲国民党。党乜党?挡箭牌。牌乜牌?排落海。海乜海?海龙王。王乜王?王老五。五乜五?忤逆仔。仔乜仔?正衰仔!

        童谣必定押韵,却不必讲逻辑。这首巧妙顶针的童谣充满调侃意味。大老爷怕蛇、二姑娘怕枪可以理解,国民党怕糖就纯属搞笑了。小学初中时,每逢下雨,我和同学仔必定争相背诵这首童谣,看谁背得顺背得快,而念到最后一句“仔乜仔?正衰仔”时必定提高声量指着同学对骂。这就是小孩子间的游戏,没有人会当真生气。我们讲的是石湾话,“落雨微微”是“落雨咪咪”,而“二姑娘有粒糖”的“糖”字正与“国民党”的“党”字完全同音,一路念下来,非常顺溜。

        我小学时还没推广普通话,不仅同学仔下课讲白话,老师上课也是如此。那时也尚未“孔雀东南飞”,老师多为本地人,一口乡音。有位班主任芳名有个“桂”字,她常常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唔使问我阿桂”,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皆因佛山俗语有“唔使问阿桂”之说,意思是清楚明白、毫无疑问,而“阿桂”是何方神圣?我是多年后才知道:阿桂姓李名世桂,光绪年间广州一个无恶不作的贪官。阿桂最终被拘捕归案,一时大快人心,便有盲人歌者作粤讴传唱,曲名“问阿桂”:“唔使问阿桂,阿桂如今实在凄惨!”我的老师如果知道这个典故,恐怕不会再说“我阿桂”!

        这位老师的口头禅还有“鸡脚都伸晒出来”,来自俗语“捉黄脚鸡”、“捉鸡脚”。每当她看到学生作业里的低级错误,便会说这么一句话调侃学生。时隔十多年,我依然记得这位老师的精彩语录,还要感谢她教给我们这么多有意思的民间俚语。

        近年来普通话在珠三角越来越普及,老广不再排斥“煲冬瓜”,但也有不少人担心粤语会衰亡。不少媒体开设粤语专栏和粤语节目,粤讲粤俗。提倡粤语,不是排外,只是想保留蕴含在俚语中的民间故事和生活智慧。而佛山五区俗语,又多少与广州有所不同。“落雨大,水浸街”众所周知,“落雨微微,水浸地基”,还靠讲佛山话的你我多加传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