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3)等待的戈多

    2007-06-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5621065.html

    上一篇 :二月,忘忧老挝(2)泰国的火车

    2月24日 晴朗 酷热

        也许有些人的旅途是非常舒适,一切有人安排妥当的。我的旅途却注定,奔波劳累是常态,闲适度日才是要每分每秒都珍惜的幸运。所以,这注定是一篇很乏味的游记:P 从出发到老挝的第一站东德岛,就是我的旅行史上最波折的一段路——

        广州家-(taxi)-锦汉车站-(大巴)-珠海拱北-(排队)-澳门关口-(小巴)-澳门机场-(飞机)-曼谷机场-(机场大巴)-曼谷市区-(步行)-Sala Daeng地铁站-(MRT地铁)-Hua Lam Phong华南蓬泰国火车总站-(火车)-Ubon Ratchathani乌汶-(Tuk-Tuk三轮摩托)-乌汶汽车站-(大巴)-泰国边境Chong Mek空尖-(步行)-老挝边境Vang Tao万涛-(大巴)-Pakse巴色车站-(Sawngthaew老挝由小货车改装的客车)-Sabaidy2 GH-(中巴)-Nakasang纳卡桑村-(船)Don Det东德岛

        瞧,不要说你们,我都晕了。有没有更快捷的办法?有,香港飞万象再南下。但,一来我不想走回头路,二来偏爱陆路过关,只是几里地的距离,便可以看到两个国家间的巨大差别,三和四嘛,我对泰国的钟情和千方百计省钱的恶习就不消说了。从琅勃拉邦返回泰国的那两天慢船也达到了我的忍耐极限,单调无聊疲惫和对签证的担忧争相折磨着我。下次还要不要穿越边境?冧过先(考虑考虑再说)~

        数了几次,从离开家门到踏上东德岛的沙滩,共计中转16次,转换水陆空9种交通工具(如果我的脚也算一种的话),其中巴士就搭了大中小3种。上次从暹粒经曼谷回国的纪录,如此轻而易举得被打破了。这一路盖了多少个出入境印章?我数不清了,哪位帮帮忙?全程历时53小时,当中只在巴色住了一晚,其他时间不是在交通工具上,就是在等待中度过。

        在拱北排队过关,2h。在曼谷火车站等火车,3.5h。到了2月24日中午11点,我已离家一天半,但人还在泰国境内,而且对于如何能去到老挝非常茫然。

    乌汶的Tuk-Tuk跟曼谷又有不同,车顶那排灯不知道是干嘛的

        按照攻略,火车到乌汶后可找人拼皮卡去边境。但我从火车上下来,除了两三个Tuk-Tuk司机外,人影都没有。搭Tuk-Tuk到汽车站,发现这里有到曼谷、清迈等地的车,偏偏没有到边境Chong Mek的!问了n个当地人,他们都指向清迈Chiang Mai。我再三咬牙切齿地发音,我要去Chong Mek,border,Lao!他们明白了,却告诉我没有去Chong Mek的直达车,建议我坐到一个叫PiPhon的地方再转车。一问时间我又晕了,乌汶包皮卡去Chong Mek才一个小时,去PiPhon转车竟要3小时!车站里几乎没人懂英语,我试图拨打曼谷旅游局咨询,电话却不通:( 其他交通工具呢?但问遍车站门口满载客人的Sawngthaew都说不去border,包Taxi和Tuk-Tuk又太贵。乌汶是泰国东部最靠近老挝的城市,怎么可能没有车去边境呢?!

        实在没办法,只能等下午3点半过境去Pakse的大巴,因为11点半的那班车可恨地取消了!价钱倒也不贵,还省去在老挝边境找车的麻烦,只是这样我必须在Pakse停留一晚,赶不到东德了:( 如果不是搭了慢火车,我就能赶上早上8点的班车,如果不是曼谷大塞车,我就能享受又快又舒服的特快火车2等舱!一站迟,站站迟……

        于是,又是4小时的等待。顶着能烤熟人的烈日,我穿过马路到对面大排档去觅食。但用尽我所有的身体语言,都没办法让老板娘明白,我想吃她冻在冰箱里的那块猪肉,而不是几把新鲜菜叶……她也没办法让我明白,屋顶悬挂的菜单上的30/20(B)都是些什么菜。所谓“鸡同鸭讲”,就是在非旅游城市的无奈。最后她放着生意不做,打发我到对面的大排档。

    在此发生了一番“鸡鸭对话”

    我又不是兔子,青菜还可以考虑,豆角怎么能生吃啊?!

        在另一家大排档,我以最慢的速度吃完午餐,时间才过去半小时。只能继续以穷极无聊的姿态打量身边的一切。外面的热度,即使皮肤和鼻子都失去感觉,眼睛也能嗅到。大排档老板拉起水管,以他是水厂老板、不用交水费的架势来回浇湿门前的沙尘路。可怕的是,我几块西瓜没吃完,路上的水已经蒸发无影……

        另一家餐馆。跟泰国其他地方一样,乌汶处处鲜花,房子低矮别致,有小城的休闲味道。可惜实在太晒,我想要逛逛的勇气也被蒸发无影了。

    这对夫妇在货车上砍着类似袖珍椰子一样的水果。尝了一块,没有味道,不好吃。

    他们的孩子睡在车顶上

        正如没水平的文章里常用的一句话,“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上车的时间终于接近了。在不太干净的厕所里,小麦色皮肤的泰国mm排着队站在镜子前,像扑爽身粉一样往脸上扑厚厚的白粉。我立即想到“庸脂俗粉”一词,上次对泰国mm的良好印象都被粉扑窒息了。上了车,看见两个清秀不施粉黛的老挝mm,顿时,从两天以来的疲惫中振奋起来,对老挝充满期待。然而,过境的波折和入境后的倒霉陆续有来,郁闷之极,以后再说……啊,如果说无聊,这还不算最无聊的。在清莱,我在客栈百无聊赖逗小猫写日记几小时后,绝望地发现回曼谷的班车时间推迟了,见到7-11和Boots,就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冲进去逛了超过一个小时……

        之所以要不厌其烦地叙述这些路上琐事,是因为我孤身一人,没人可分担,便要恶毒地写出来,逼大家同情同情我,哈!也是希望各位看官明白,我的旅途并不总是潇洒愉快的。你们能看到那些美丽的照片,看不到我为了省一点钱费尽心思,看不到我为了挣机票熬通宵,看不到我在享乐前的漫长忍耐。你们总说羡慕我,如果真的想要这种体验,为什么不付诸行动呢?如果不想像我一样折腾,很简单,多挣点钱——飞~~

    下一篇:二月,忘忧老挝(4)声音的记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很详实!
  • 谢谢
  • 流水帐的字加照片,给了我们一种人在旅途的感觉
  • 流水帐的字加照片,给了我们一种人在旅途的感觉
  • 多谢~
  • oh yeah
  • 飞过
  • 恭喜点击过8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