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12)微笑补习课

    2007-06-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5618210.html

    上一篇:二月,忘忧老挝(11)声音的记忆 麦田

    2月24日 晴

        巴色(Pakse)是老挝南部占巴色省的省会,也是从万象或泰国到四千美岛的必经之地。时间充裕的游客,往往不像我一样直奔四千美岛,还会游览占巴色镇(Champasak)附近有“小吴哥”之称的普占庙(Wat Pho),以及盛产咖啡、有美丽瀑布的波罗芬高原(Bolaven Plateau)。而我,看过真正的吴哥和东南亚第一大瀑布,当然不愿在这个小城市浪费时间,却被迫逗留了两次。

        离家两天后的傍晚时分,终于到达老挝境内第一个城市巴色。拖着疲惫的身体,我直奔诸多攻略推荐的Sabaidy2 GH。GH的waiter告诉我已full,而在我绝望之前,一个美国帅哥Jaksi收留了我,在他的三人房里还有张空床,除了他还有个英国帅哥:P 英国帅哥自称“自由记者”,估计就是专栏作家,为不同的报刊杂志写专栏,假期全由自己安排,让我这个记者羡慕和羞愧得无言以对。Jaksi明天也要去东德岛,我们约好同行。

        可当我到GH前台买票时,waiter又告诉我,finish了。旧攻略说$1=10,000kip(基普,老挝币),虽然老挝境内美金通用,但在东德岛汇率只有9000,巴色是9500,所以我必须在巴色换一笔钱。而银行早在下午4点就finish了,GH不提供兑换。我饿着肚子走到waiter介绍的agent去买票,agent也已finish。这就意味着我明天必须在传说中很恐怖的Sawngthaew上挤四五个小时>.< 附近有攻略推荐的Jasmin印度餐馆,但我在老挝的第一顿,总该吃吃老挝菜吧!于是,我尽管已经累得几乎走不动,还是努力挪动双脚,往攻略推荐的位于大街另一头的老挝餐馆走去。谁知道——finish!也难怪,已经晚上10点,是老挝人民的睡觉时间了。

        大街上安静而冷清,沿路店铺大门紧闭,Jasmin是我最后的希望了!诸事不顺,我低头走着,看着灯光下自己的一头乱发,懊恼之极。几个老挝少年走过,朝我喊Sabaidy(你好),我抬起头看见他们的微笑,却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回答,也吝啬地不愿报以微笑。正生气呢,别惹我!

        感谢Jasmin!一个英语说得很好的男人微笑着帮我点了菜,还给了我最想听到的答案:车票有,老币也有!一瞬间,霉运都变成了好运。

        在老挝的第一顿,curry fish, pineapple pancake, Lao coffee! 4000kip的老挝咖啡味道很不错,最神奇的是,以往一杯咖啡能让我彻夜难眠,喝了这杯咖啡却一觉睡到天亮!

        “豪气”地拿出一张100美金,想要做个老挝的百万富婆,谁知道餐厅的钱粮储备竟然不够,只能换$50。饶是这样,50*9500=475,000的计算、千与万的转换,已经让我的脑子转不过来。数这一大叠钱更是数了老半天!老币面值最小也有500,最大则是20,000。

        临睡躺下前,看见星星。早上醒来,暖暖的阳光洒进房间。Sabaidy2是老挝境内我住过性价比最高的GH,有浓郁老挝风情的2层木楼带花园,三人间$2/床。有个大嘴巴油头粉面的waiter一听我是中国人,就笑眯眯地跟我说了句非常标准的“我爱你”,还从钱包掏出一张1元人民币问我是不是真的。我笑问,谁叫你的,他说从电视里学的:P 从东德岛回来时又遇见他,他再度“示爱”,把我逗乐了,礼貌地夸他帅。旁边一个大肚子美国佬说,“你哪里帅了,长得像只青蛙似的!”他十分委屈,我暗想,这个比喻实在贴切得狠毒呀…… 后来,他还开车送我到车站。回想两次旅行遇到的泰国、老挝、柬埔寨青年,比西方男人要“情深款款”得多,却让我感觉很不靠谱。旅途偶遇,友善的微笑和Sabaidy,保持礼貌的距离,各有计划偶尔同行,才是我喜欢的方式,才让我感到安全。

    That Luang*Vientiane,塔銮是万象最著名的佛塔,下一篇会写到

    老挝人大or老挝党代会?

    装糯米团的竹篓子,下图细长的竹筒也是装糯米的,不少鬼佬买来留念

    Sabaidy2的花园

        Sabaidy2的门面,什么时候才会有中国国旗呢?老挝一行,在琅勃拉邦之前没有遇到过任何中国游客,泰国除曼谷外也没有,倒是暹粒不少,拿着《柬埔寨五月盛放》的来自大陆,没有的来自港台:P

    2月28日 晴 酷热

        我以为我早已习惯了离别,但这一次例外。

        住过许多的客栈,告别过许多新认识的朋友,大部分从未再见也失去了联系。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个无情的人,相处时很高兴,离开了便抛之脑后,恋上新的风景——the best is yet to come。但这一次例外。我为自己的眷恋找到了理由:别的客栈人来人往,而这个小岛太纯朴,纯朴得我们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事情可做,让我认识了Vixay的每一个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笑脸,记得我们之间说过的每一句话。每天醒来都能见到大家,一起吃饭,一起看风景,一起对着湄公河发呆,却默契地保持安静。

        早晨,在Vixay's GH的餐厅,拍下每一个人的笑脸,拥抱,微笑着告别。Maggy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我不由得尖叫,心里却是暖暖的。我一直在笑,直到坐上Sawngthaew摇晃着远离Don Det,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难过。

         纳卡桑村-巴色,付了与来程同样的价钱,我却被扔上一辆Sawngthaew。几乎一夜未眠,在挤得无法动弹的车厢板凳上摇晃四个小时无法入睡,对东德岛和朋友们的思念同时煎熬着我,到达巴色时,我感觉自己像个难民,孤苦伶仃的难民。在网吧写了篇blog Sabaidy Laos!,街道上的酷热褪去以后,我才从低落中振奋起来。

        再次走在巴色的街上,我已习惯跟每一个人说Sabaidy,习惯于老挝人民的微笑。巴色是个舒适宁静却过于单调的小城,但我听到和说出的Sabaidy、见到和送出的微笑,是整个老挝行程中除东德以外最多的。如果你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你能不微笑吗?你能不快乐吗?虽然北部的琅勃拉邦也是我钟情的小城,但总体而言,越往北走,消费越高,商业味道越浓。如果我的行程始自清莱到琅勃拉邦的慢船,我大概会在爱上这个国家之前先憎恨她!

    婚礼装饰?

        巴色颇有异国风情,据说是法式建筑,大阳台大窗户。但我更喜欢琅勃拉邦那些小家碧玉的小楼,对这种有些奢华贵气的罗马柱子尤其不感冒。WoW,琅勃拉邦,还要好多篇才写到呢:P

    Champasak Palace Hotel

    某个有钱人家

    Tango似是老挝最大的移动电话运营商

    我至爱的大排档,没有它,我天天下馆子可要破产啦!

    下一站:万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Kop jai lai lai
    哈哈 我还学了1-10和千百万的数字,侃价很有用,差不多忘光了
  • 我住在sabidee2街对面GH,2张大床,4个人,空调、淋浴、电视,150,000kip。老板在法国长大,养了一只很漂亮的拉布拉多,还有好多只鸟,那鸟会学猫咪叫还有小孩的叫声。录了下来,可以用作铃声。
  • Sabaidee...
    and Khopjai
  • :)
  • 这些絮絮叨叨的话也只能写在博客上:)

    那个成天飘过的花花,是飞鸟还是鱼呀?
  • piaoguo ,太晚了,回家先:)
  • hoho,很精彩啊,看着你的文字觉得就像你在旁边娓娓道来,用你习惯的慢悠悠的方式



  • 如果不是有缘同住同行和聊得来,那我宁愿要孤独和安全
  • to风惊雁:照片是狂轰滥炸,哪有你的精致……

    始终手里没拿到超过100万
  • 保持礼貌的距离,各有计划偶尔同行,才让我感到安全。。。

    sigh。。。me 2。这是不是注定在更多的时候会比较孤独?
  • 照片真是好多啊~~

    还是那张钱最吸引我,哈哈哈,真是好有钱哦
  • 沙发自己坐。流水帐就是比较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