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春反走川藏南(中)

    2007-05-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5373161.html

        江孜的白居寺是我此行最喜欢的寺庙,游人不多,我一个人静静地看那些洞穴里面的佛像和壁画,看到目眩神迷。白居寺号称有十万佛像,刚进主殿,我怀疑这说法太夸张,进入那座五层白塔后,我深信不疑了。白塔的每一层都是一个连一个的小洞穴,需低头弯腰进去,每个洞穴里面都供奉着不同的菩萨,四壁绘满精美的壁画。我连看了十几个,没有一个重复的,即使是千手观音,观音的神态笑容也有区别。看到后来,我就已经混淆了,太多了……虽然我看不懂壁画描绘的佛教故事,但那些栩栩如生的神态,婀娜的体态,迷人极了,似乎有些印度的风格。 

        白居寺是少数允许拍照的寺庙,但我还是按照习惯,只拍壁画,不拍佛像——拍拍菩萨的脚倒无所谓:)这些丝绸真华丽。

    小虎牙真可爱

    瑜珈?

    在寺庙门口大模大样睡觉的四条狗

        4月26日,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扎寺是后藏最大的格鲁派寺庙,也是格鲁派六大寺庙之一。依山而建,满山的转经轮道很壮观。站在山下仰望,扎寺屡屡让我想起拉卜楞寺。早晨逃票不成功,大殿都还没开,喇嘛就要收我们全价。在寺外广场晃荡时,还在犹豫要不要买票,几个孩子围上来讨钱。给他们闹不过,给了一块。谁知道同行的mm买了一大袋苹果回来,那个拿了钱的孩子冲上去把苹果抢走了,他父母站在一旁笑。我们要走了,其他没拿到钱的孩子一哄而上,又拉我又拉车门,力气很大,比广州那些卖花的孩子还恐怖。我赶紧冲司机大喊开车,用力关车门,车开走了,魂魄未定。这就是日光城日喀则!

        前面忘记交代,我到拉萨的第二天傍晚,在大昭寺藏民群中等开门,在开门的混乱中我丢了手机。当时跟我在一起的拉萨朋友托尼连连骂小偷缺德。是啊,谁想到呢,以为都是虔诚的人,不会在释迦牟尼面前下手。是我太天真,信仰算什么呢?

        很难过,因为丢了手机里的朋友照片和电话、旅途的录音、许多短信的记忆,也因为这是西藏。看着便宜机票的份上,我已经把期望值降低,没想到还会失望。这次旅途我无数次回忆起川西和川北甘南两次藏地旅行,尤其是后者,已经那么成熟的路线,吃住行都很舒适方便,消费依然低廉,人民依然淳朴。Chaocat的朋友丢了大包,次日的班车司机帮她捎回来了。去花湖的司机免费载我回家,还请我吃饭吃酸奶。花湖小mm送我的绿松石手链,我一直戴在手上。还有拉卜楞寺的喇嘛小不点……我丢了他的手机号码……

    在扎寺边做泥菩萨的大叔

    似乎是风干牛肉,生吃的,在珠峰尝过,味道很重

    定日到珠峰路上见到的小mm,隔着车窗拍

        定日到珠峰,一路翻山,看尽雪峰。路两边雪坡包围着,渺小的汽车在颠簸。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已没有任何植物的痕迹,黑白分明,天地苍茫。 从前从温柔的雪乡去到冰封的长白山,不懂得欣赏雪山的大气,现在才感到震撼。这是比夏天的草原更波澜壮阔的美。

        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似乎是我到过最高的地方了。朝着珠峰徒步,气喘,但高反还比较轻。很多人说珠峰周围有几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所以珠峰看起来很矮,也有人说到珠峰就如同漠河,意义大于风景。我曾三次接近漠河都没去,最终来了珠峰。确实代价很高,车子进山费400元四人分摊,门票180,四天包车750/人。但我还是觉得珠峰很雄壮,从路上远远看见数座雪山并列,到一步步用自己的双脚去接近,感觉难忘。它就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山峰上的脉络都历历可数。夕阳的金光已经洒了过来,但云的速度更快,差几分钟没看到日照金山的辉煌,很可惜。

        此次包车的藏族司机很可恶,明明一天就可以轻松赶到大本营看日落,他说不行,只能去看日出。谁不知道雪山的日落最美,日出倒可能阴天啊?他几次停车耍赖,说高反头疼,我们加了200,好话说尽。我给他揉太阳穴的时候,简直想掐死他。

        愉快和不愉快掺杂是此行的一大特点。天黑后,天上星星极亮极美,月亮照得地面亮堂堂的,而珠峰就在不远处。如果不是太冷,我真想像在东德岛上一样,躺着数星星直到天亮。入夜后头痛欲裂,睡在藏式沙发床上,充分体会到“胡裘不暖锦衾薄”“布衾多年冷似铁”。半夜头疼醒来,吃药,一夜没睡好,听到轰隆隆的滚石声,起来一看,下大雪了。

       

        4月27日。早上结帐时,因为没标价的12元一碗粥水,我们跟昨晚称兄道弟的房东吵了起来。他很彪悍地说,这里是我们藏族人的地盘,你给不给?我打110,警察说不管,我心想,如果藏民打人,谁来管呢?后来在左贡遇到很热心的警察,挽救了我对西藏警察的印象,那是后话。而珠峰其实还不如川藏线贵,那也是后话。

        4月28日,日喀则回拉萨路上,在一个小村庄遇到的小mm,中间那个mm的笑容让我印象深刻。遭遇扎寺的小孩后,见到这些孩子真让我太高兴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本是很喜欢跟当地小孩子玩的,后来我再见到小孩都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过才敢接近。

        4月28日,拉萨,以辩经著名的色拉寺。我早在拉卜楞见过辩经和大规模的喇嘛集合诵经,色拉寺的规模倒比我想像的小很多。拉卜楞我进出自如,色拉寺的主殿都关了还是要50大元门票,让我很不爽。感觉有点疲惫,我静静坐着看了好久,才拿出相机。拉卜楞也有辩经园,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大殿里的辩经,一方辩输了,众喇嘛齐声发出嗬嗬大笑~~

        这位喇嘛我总觉得他像《天龙八部》里的鸠摩智,一串念珠也是辩论的“兵器”,身体语言太丰富了

    安静的色拉寺还是很好的,如果门票不那么贵的话……

        在拉萨最后一夜,去了著名的玛吉阿米,也是我在拉萨唯一一次泡吧。没办法,先到的两个晚上我都在高原反应中写稿,还发烧了:( 先到了三楼天台,不光可以看见楼下的八廓街,还可以看见星星,很舒服。坐久了浑身发冷,下到二楼,空气不流通,顾客吵吵闹闹的,不喜欢。

        玛吉阿米的留言本很著名,还出了书。我翻了很久,都没找到空白角落能写:( 至于那个被人传说了无数次的六世达赖和未嫁娇娘的故事我就不重复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呵呵 留言之后才看的前一篇



    嗯 就是俺
  • 第一天就去啦,前一篇有说。dreaming就是yun吧?
  • 对玛吉阿米没什么兴趣 倒是强烈推荐去光明茶馆
  • to蓝姐:对我来说,旅程的波折是常态,顺利才是非常态啊……西藏现在谁都能去,不需要胆量和勇气的,只需要钱
  • 我爱阿坝州!嗷嗷~~
  • 还是咱阿坝州好啊...
  • 还是咱阿坝州好啊...
  • 你这次旅程真是多波折啊......不过也很pf你的胆量和勇气
  • 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