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11)声音的记忆

    2007-05-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5048738.html

    (歌虽好,对本文似乎还是吵了点,不喜欢的可以关掉音乐,呵呵) 

    声音的记忆 麦田

    2月27日 晴朗 多云

    Sabine和她在此地认识的法国同胞言谈甚欢 

    这两个家伙还在不屈不挠地打牌,pfpf

    烛光晚餐

        晚上没有停电,餐厅的电灯却烧了,于是我有了在老挝的第一顿烛光晚餐。河面晚风徐来,烛光摇曳,于是我左手护着蜡烛,右手吃饭,还分心拍照,以及研究那台小电视放的可笑古装剧到底是哪个国家拍的。广州的任何一家西餐厅,无论是大排档“碌亲脚”还是优雅的塞纳河,怕都没有这样的风情吧?

        晚饭后,Sabine和Maggy在Bangalow门前点起蜡烛,躺在吊床上看书;隔壁,Matan和Guy轻轻撩拨着吉他;再隔壁,Steve盘起双腿在草席上打坐冥想。没有人说话,如此宁静的夜晚。

     

        这是一张很有特色的明信片,也是卖happy shake那家酒吧的Menu封面。Are you HAPPY?

    Happy Shake

        早就听说岛上有兑了大麻的happy shake,却不知在哪,也不好意思问人。前一晚去一家酒吧看到Menu才像发现宝贝一样,偏偏又不敢尝试。心有不甘,这晚又拉上Matan同去,就算晕了也有人拉我回来呀。岛上只有两间酒吧。所谓酒吧,其实长得跟每家GH自带的餐厅一模一样,只是音乐吵些,人多些,全无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感觉,却有清凉的晚风和开阔的视野,能边喝果汁边躺着看星星。所以我在岛上几天都看不出那是酒吧!

        曾经好奇地问Anna有没有试过大麻,她说在马来西亚试过。“很迷幻,像看电影一样”,听起来不错,但持续了4个小时。Matan还说,他的经历持续了6小时。我吓一跳,我只要试一试就好,不要太strong。于是,我去到酒吧,不假思索地点了一杯banana happy shake,送上来时我却把它推给了Matan——反正他有经验,有“抗体”,哈。我另取了一只杯子,小心翼翼地倒出1/4,我想,只喝一点点,应该不会反应太强烈吧?怀着好奇期待又忐忑的心情慢慢喝了起来,有点涩,也不觉得有何特别。我问Matan,你有什么感觉吗?“没有,一般要半个多一个小时才起反应的。”可是,我们聊天,看星星,直到离开的时候仍没有任何感觉,我不禁有些失望。毕竟,人总是担心自己失控,却又想知道自己失控时会是什么样子。

        回GH的路上,夜很安静。Matan问我,"Are you happy?" 我不知道,在岛上的日子是无忧无虑的,但我仍有些心结,而且回去以后,这种开心满足的心境能保持多久呢?这夜的星星特别亮,Matan说待会他会跟Guy去麦田里看星星,问我去不去。我打趣说,原来你还挺浪漫的,他说,"I'm not romantic, but i love nature." Good answer..

    Starry Night

        热带居民往往有精彩的夜生活,但老挝人民全民信佛,要参加清晨布施,所以都有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世界各地放浪形骸的嬉皮士,来到这里也有了健康的生活方式。

        静悄悄的夜晚,除了夜游的虫子,几乎所有的人都已进入梦想。但这晚的星星,我怎舍得错过。我穿过GH的小花园,远远望见麦田里有一点闪烁的蓝光。寻着走过去,原来Matan、Guy、Steve都在!Steve铺开一张大毯子,我们都躺倒在收割后的麦田地里。

        不说话,深夜的凉风吹过耳畔。近处,清清的叮铃,是Steve从泰北山地Pai带来的音乐。远处,轻轻的叮铃,是不睡觉的水牛脖子上的铃铛。哗啦啦,沙沙沙,下雨了吗?不,是风筛过锋利的椰子叶。唰唰唰,蹭过麦茬的脚步声,啊,还是那些梦游的水牛。

        想要闭上眼睛静心聆听,可灿烂的星空让我舍不得眨眼。月亮非常明媚,但未能夺去星星的光芒。在她慢慢地躲进椰子树后,往河面沉下时,星星也越发璀璨起来。回Bangalow拿外套时,看到月亮在河面投下长长的影子,惊艳得我在心底暗叫了一声!直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那个金黄的影子,那是太华丽的背影。我甚至有点后悔,应该靠在餐厅平台的栏杆边上,看月亮如何一步步离开,直到金黄的影子烙进我心底。

        但我应该满足,因为我拥有了整晚,整个夜空的繁星,我这一生中看过最美的繁星。月亮离去后,更多星星从深蓝的夜幕中探出脑袋,每一颗都在尽情放射自己的光芒。我又后悔了,每个晚上我都在睡觉中错过了这么美丽的星空,这么热闹的午夜party……我转着眼睛,看不完整个星空,我转着脑袋,从左边地平线望到右边地平线,从头顶望到脚尖,还是无法把广袤的星空尽收眼底。太美丽,但天一亮,星星们就要谢幕,我也要离开了。美丽和清冷、幸福和伤感包围着我,我的心底很温暖,我的指尖却冰冷,时间,可以就此静止吗?

     

     

    白天拍的麦田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在蔡康永博客上看到的罗智成的一首诗来结束东德岛部分:

       我們是真正拥有过星星的
         不像那些耽于幻想的人
         我們在它下弦的地方
         有个巨大的停车场
         甚至我們还拥有
         失去它之后的
         忧伤

    华丽邂逅 by 容祖儿

    另推荐Don Mclean的老歌Vincent(Starry,Starry Night)

    下一篇:二月,忘忧老挝(12)微笑补习课

     

    分享到:

    评论

  • 最后两张的景象,午后两三点中在Dondet穿过一大片,完全不想拿出相机了,被太阳晒的。厌烦单反的沉重,但依然享受单反的成像,矛盾不过如此。
  • 今天重看一峰的《随身听·随心唱》,他在《银河旅行》里写在内蒙古沙漠生平第一次目睹有银河的夜空,回港后逢人便说,朋友们暗笑他“咁大个人仲为咗啲小事兴奋”。“他们大概没有亲身经历过仰卧在草地上静静看着银河慢慢流动的感动。”

    身体贴在大地上看星星感觉跟站着仰头是绝然不同的,以前一直在寻找“星垂平野阔,月泳大江流”的景象,没想到会在老挝看到。。
  • 我也为你冲破一万大关贡献了不少力量和评论数
  • 又把你的老挝游记从头到尾重读了一次,我今天为你增加了不少点击率~
  • 我也是在他博客上看到的,但孤陋寡闻,不知原出处是哪?
  • 是蔡借用的,我记得是他在哥哥今年的祭奠日那天写的博客上用了这首诗。
  • 是的,但我不确定这是康永借用的诗还是专门为哥哥写的?
  • 这首诗我记得是用来送给逝去的张国荣GG的。:)
  • re那首诗,真好
  • 我听的版本歌手名字我不记得,百度的,不过你一说醇和亲切我就想起那个声音了

    麦田是随手拍的,还没来得及拉近镜头:)
  • 是咯,vincent应该是don mclean 的吧,唱梵高的哦
  • 昨晚上班太忙,没来得及看。还是沙发,哈哈。习惯性的先把图浏览下,赞下倒数第二图,麦地,奔跑的孩子,恩,很喜欢,不想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还有starry night ,我一看到标题就想到了vincent,starry,starry night随即滑出嘴边,不过我喜欢Don McLean的版本,更加醇和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