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7)海豚与瀑布

    2007-04-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988798.html

    2月25日 晴朗 多云

        对于国内一些游客来说,一个人跑到罕有中国人踏足的贫穷国度,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醒来等日落,日落等睡觉的日子是难以想象的,好像没有什么“景点”就白去了,亏大了。其实,四千美岛也有“景点”:到柬老边境看海豚、东南亚最大的瀑布“孔发疯”(Khon Phapheng Waterfalls)、东阔岛(Don Khon)上法国人修的铁路遗迹,在东阔岛上也有个小瀑布。为了打发时间,我去了头两个,难忘的经历却与风景无关。

        去看海豚是我在Vixay's GH住下后的第一个节目,跟两个刚认识的法国mm Sabine和Maggy同行。下午4点,太阳的温度稍减,我们骑上单车出发了。路途的难度远远超出我想像。那辆单车非常高,稍不留神就歪倒两次,我的脚又够不着地面,踉跄着险些被单车压住。我骑得战战兢兢,还要一刻不敢放松地盯着前方路面。最担心的是突然出现一个大坑,或是碰上一颗小石头让车摔倒,因为我无法用脚撑地,这些本来不是问题的都成了大问题。沿着河边一路穿行,目不斜视的余光中瞄到风景很开阔,可我只担心自己的单车会失控掉下河里,哪里有心思欣赏!这路途真不是一般的远,幸好这沙石路面虽然窄,还算平坦。其实若不是单车高,骑两个小时、四个小时又有什么难的!

        路直路弯,上桥下坡,失望又鼓劲无数次后,终于看到了停泊着小船的沙滩。三个人坐上船,已是日落时分。河面宽广,波澜不兴,两岸树木郁郁葱葱。看起来苍劲的树木都朝西方90度折腰,难道如此平静的湄公河,在某个季节竟会刮起狂风骇浪?景色并不惊艳,但每当我坐上这种狭长的、船身半陷在水里的小船,吹着微风,两手摸着两边被船身溅起来的清凉河水,心情就快乐得无以言表,就是没有目的地,没有风景,一路坐着船兜风玩水已经很满足。见到捕鱼归来的渔民,我们都快乐地招手,“Sabaidy~”

        海豚出没的地方在柬埔寨和老挝交界处。船夫着两边的山峦告诉我们,“Cambodia”,“Lao”。突然远远望见一座突起水面的礁石,坐着上面的人们姿势各异,却都专注地望着同一个方向,他们,和礁石,都沐浴在夕阳的光芒里。刹那间,我心中闪过在巴肯山看日出的那个早晨。

        我也爬上礁石眺望,偶尔远方的海豚(其实是灰河豚吧?)露出一点脑袋或背脊,人群就出现一些兴奋的低呼。实在是太远,懒惰的海豚好几分钟才露一次“点”,也仅限于在水中起伏,不肯表演跳跃。我看了一会就没兴致了,但两个法国mm和其他的人都没有走的意思,我便转头看落日在水中的影子。跟船夫聊天,问他是否因为海豚出没之处属于柬埔寨,所以我们不能开船靠近。船夫憨厚地笑着,指指海豚的方向,“dophin”,又指指两边的山峦,“Cambodia”,“Lao”。Cambodia,Lao,他重复着。原来他懂的英语也就这三个单词啊……我只能无奈地报以笑容。

        眼看着太阳马上就要下山,船夫着急地让我催法国mm走。我绕过礁石,诧异地发现她俩泡在水中,轻薄湿透的衣服下侗体毕露——就算天体浴,也不用在这个地方吧?她俩微笑地招呼我过去,说把耳朵放在水中,能听到海豚的声音。海豚的声音是怎样的?不是张靓颖那样的吧?我挽起裤脚和头发,弯腰把左耳贴进水面。耳朵入水的瞬间,我身体所在的世界的声音都被隔绝了,水中的世界如此安静,如此深邃,“嘎嘎”的短促叫声不时传来。顿时,遥远的海豚仿佛近在咫尺,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远方小岛附件的水域就是海豚出没之处

    用尽了相机的焦距也才拍到一点灰影

    船夫手指的方向是Cambodia,背后是Lao

        回去的路却更加艰辛了。没有路灯,头灯的光线微弱得不及月光,全然不认得来时路,我一边担心着脚下的路况,一边着急要赶上前面的Maggy,一边还要对抗着心底无限蔓延的悬崖恐惧症。心惊胆战!终于,我重重地摔倒了,单车砸在我身上,我赶紧在Maggy消失之前大声呼救。全身酸痛,但幸好都是轻伤,Maggy把她的矮单车换给我,情况就好多了。一路有惊无险,平安回到GH,大汗淋漓地向Anna及众人展示我的新伤痕。走多远的路,我还是个笨手笨脚、要人照顾的小女孩……

     

    2月26日 晴朗 多云

        清晨自然醒来,本想去看日出,掀起窗帘看见灰蒙蒙的天就打消了念头。Anna挪到门口的吊床上看书,我继续在床上赖到7点。去吃早餐,遇见要出发去看瀑布的Sabine和Maggy。我犹豫着,天色阴沉,或者改天放晴再去?但Anna说瀑布那边一定阳光灿烂,要小心晒伤才是。于是我一手抓起一条新鲜春卷跳上了小船。

        来老挝之前做功课,就知道老挝境内有很多瀑布,但有过清迈和暹粒的经验,我对瀑布的心理预期会打个折扣。琅勃拉邦附近有著名的“广西瀑布”(Tat Kuang Si),一直记得攻略里那句话——“从旁边10多米高的崖壁跃入泉中时,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但在万荣尝试过swing,我已经不想体验灵魂出窍的感觉。好在我没去过如雷贯耳的黄果树瀑布,东南亚最大的瀑布“孔发疯”倒不妨一看。孔发疯,恐发疯,虽是译音的巧合,却不由得我不望文生义,想像它会如其名般怒发冲冠气势如虹。

        GH老板Vixay把我们载到Ban Nakasang,两个要去柬埔寨的德国GG在此买票,我们就坐上了去孔发疯的sawngthaew(音“宋跳”,老挝特有的客货两用车,以后有时间再详细介绍)。

    像这样漂亮的bangalow不多见

    收瀑布门票的岗亭

        在国内有过的看瀑布经历,都是在山里循着水流的声音来到瀑布脚边,仰望一条白练飞流直下注入深潭,细碎的水珠飘到脸上。孔发疯却很不一样。没有跋山涉水过程中的期待,下车走几步,灌木丛后那宽广的瀑布就已展露无遗。瀑布上游平静得仿佛凝固,却陡然下陷,激起漫天水汽,河水奔腾呼啸着冲向下游。礁石分割了河水,河水冲击着礁石,黑白对比分明,一道道白练奔涌而出,果然有几分怒发冲冠的气势。可惜发疯的瀑布只可远观,无法靠近去感受那天崩地裂的震撼,烈日下也不见云蒸霞蔚彩虹出水。

        Sabine和Maggy身手轻盈地爬上礁石眺望瀑布,我却不敢。她们下来以后,我战战兢兢地挪过去,裙子牵牵绊绊,人字拖又软又滑,坐上去后不敢抬脚下来,Vixay他们又在远处,进退不得的我差点吓哭了。正在Vixay赶过来的时候,我总算自己挪了下来,呜呜……

    Sabine如履平地

     

    睡在瀑布边的不知是什么人
    一座bangalow风格的别墅
    纳卡桑村杂货店,看见我在拍照,这个男人热情地跑过来摇孩子
    每条小船都会漏水,但无需担心沉船,Maggy勤快地帮忙舀水,乐在其中
    分享到:

    评论

  • 抱歉,没有啊
  • 有没有Vixay's GH的联系方式?
    俺大概会去待个2-3天。
  • 呵呵,之前看到很多把“孔发疯”翻译成“孔帕平”,我自己干脆直接想成“恐怕平”
  • Q.F.,这是你的博客吗?http://qufei2008.blogbus.com/
    从老挝回来了?
    不好意思,在印度上网不方便也贵,很多留言没有看。
    我从来不预订酒店的,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但现在会提前一天电话订房
  • 身临其境,介绍详实,看来出发前三件事是必须的了

    1,装备:鞋子、相机、短打衣物、创可贴等
    2,技术:夕阳、日出、湖光、山色以及拍水流瀑布
    3,做足功课,订好酒店

    呵呵。
  • 不厚道啊你,我学没学过古文字跟我骑单车有什么关系呢?再说,我文中都说了我笨,要我再三重复么?我一直以为三辆单车都是一样高矮的
  • and, 学过古文字的中文系研究生,为啥要等到被单车砸了之后才和别人换呢
  • 也许正是一路的艰辛 所以坐在海边的那一刻才能长留心中呢
  • 日落瀑布具美,让人心生向往……
  • 那个瀑布很不错啊,让我对东南亚的山水总算有点信心了。说实话,泰国清迈的自然风光和广东的清远差不多,乏善可陈。
  • 唔比斋睇图片,要睇文字!

    坦白讲我觉得图片很普通,实景还可以,但真的不惊艳啊!
  • 图片都很美,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漂亮,还是你拍得太好了^_^
  • 斋睇图片都好正,哈哈
  • 放图片的网站有问题,要多刷新几次才能看到。

    难得我休息一天,却不能上传图片:(
  • 看不到照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