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友,好久不见

    2007-04-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919159.html

    张学友好久不见世界巡回演唱会 

    (photo by广州日报)

        这注定是个怀旧的夜晚。
     
        早在两个月前,预订了票,我就开始怀旧。中学时某一年,他来佛山,我自然是买不起票的,但我还记得报纸上的大幅照片,他穿着一身深色西装,倚着一个大苹果。那时他还很年轻。2002年,他来广州,我在南都娱乐部实习。有记者拿着票大声问,谁去听张学友演唱会,去了要写稿的,没有人去吗?我不敢吭声。

        这一年,他45岁,距离人生中第一场演唱会已经20年。我25岁,开始听他的歌是在至少15年前。他的2007年内地首场演唱会,一票难求,全场满座。

        这一夜,他唱了许多经典老歌。《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每天爱你多一些》《吻别》《只想一生跟你走》《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离开以后》《我等到花儿也谢了》《我真的受伤了》《李香兰》《祝福》……跟全场一万名观众一起,我挥舞着手中微弱的荧光棒,唱起那些已多年不听、多年不唱的老歌,却发现歌词从未忘记。唱到喉咙沙哑,听到眼泛泪光。青春期的往事在脑海中如潮翻滚。

        现在的我,在同龄人已经成家立业,稳重老成的年纪,却无法抹去心底的激情,有些疯狂的梦想也许不会实现,却从未想过放弃。但在从小学到大学前的漫长岁月里,我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乖孩子。安静,听话,心里有些小小的少年愁,却不会大颠大沸,规矩得连崇拜偶像也没有过。如果说我曾经有过哪个偶像,那就是学友。高一时坐在我前面的“吾再猪”同学,是学友的铁杆fans,收集了他的所有正版CD。而我所有的,只是一些尘封了的翻录卡带和歌本。

        《每天爱你多一些》,大街小巷的音响都在不厌其烦地播这首歌时,我大概在读五年级吧。那时总听不清“便爱你多些再多些至满泻”的歌词。《只想一生跟你走》,光听第一句前奏我便知道了,眼泪又涌出来了。为了能一字不错地唱完那段绕口令般的高潮,我不知守在收音机旁听了多少次。当晚没有唱的《还是觉得你最好》,也是那时在电台里听到烂熟的。那时没有钱买他的歌带,只能一天到晚扭着电台,时刻准备着卡带,一听到他的歌便按下录音键。我也没有钱买空白带,用的是过时的英语磁带。有时候满心欢喜,以为好不容易录齐了整首歌,却伤心地发现“食带”了。

        《吻别》,还有《情网》和《分手总要在雨天》,那时我应该读初中了。每天中午,女孩子们总聚在一起唱流行歌。同学们拿着最新出版的流行歌集,我却买不起,跟同学借来抄,一字一句地抄词和谱,就连自己看不懂的和弦标记也一个不漏地抄下来。抄完了,跟同学一起唱,一起吹牧童笛。至少抄了三个笔记本吧,现在它们还躺在我的书桌里,积了厚厚的灰尘。

        《离开以后》,却是从电视里的MTV学会的。初二那年我们家搬到城区,装上了我觊觎已久的“香港电视”,但仍是守着收音机,不知CD和音响为何物。《祝福》,初二那年清明回老家,伯父那台昂贵的音响开到全村人都听见,听得年纪小小的我心里满是离愁。但这个晚上,当我听到这首歌,首先想起的却是2001年中文系的“五月花海”,97届师兄师姐的送旧晚会,才大二的我们看着烛光摇曳,满眶泪水。

        《我真的受伤了》,很惨,很惨的一首歌。其实,我和晓雪都很想听他唱《心如刀割》,更惨的一首歌。那年夏天,独自在宿舍,看一个网上流传很广的flash,男孩和女孩吵架了,分手了,想回头时却为时已晚,追悔莫及。用来配乐的,正是《心如刀割》。我听着,心如刀割,哭到无力,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再听这首歌。直到一年后,在Top KTV听裤子唱起这首歌,终于可以笑着告别了。《忘记你我做不到》,另一首想听而没有听到的歌。那年夏天在深圳和香港之间的海上,借着微弱的信号给某人发短信,“不去天涯海角,在我身边就好”,那夜的明月在海面上洒下长长的影子,但去天涯海角的约定,“月亮代表我的心”的誓言,转瞬随海水流逝。“要是承诺不可靠,是什么让我们拥抱?”再次见到水面上的月影,已是2007年的2月,在老挝湄公河边。

        这一夜,我坐在山顶的位置,抬头看见灰黑的天空中,轻薄的云丝飘过月边,眼前矗立的中信沉默地发着光。环视场中,荧光星星点点,能媲美最美的星空。烟花从舞台上窜起,飞射到地面,绽放在空中时,我心底又涌起大年初一在广州白鹅潭看烟花时的幸福和感动。耳中,是学友历经多年依然淳正的歌声,和身前身后整齐的合唱。“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即使他唱的是别人的歌,也能让我满怀温柔,目泛泪光。

        我没有伤感,我只是感动,为这20年的岁月感动,为自己能比青春期时的我更大声地喊叫而激动。我是个自私的歌迷,或者说我根本算不上歌迷,只是借着他的歌找回那些已淡忘远离的岁月。我没有苍老,他也没有。他激情地跳着自己原本不擅长的热舞,扭着腰,晃着话筒。看似遥远的他,离我们那么近。他说还会再回来,希望再过20年后还能唱。你一定会回来的,就算你老到只能坐着唱,我也会听到哭泣。

        宝宝,你一定要去听演唱会。

     

    分享到:

    评论

  • 这不是巧合啦,我在广州听的。PS 这么久远的都给你翻出来……
  • 受不了这些巧合,那天我也被一个朋友带去佛山,听了这场演唱会~~
  • 14岁 春节 拿出所有的钱钱 在太多同学不可思议状态下
    用¥14.5换来一个叫谭咏麟的一盘叫做《第一滴泪》的磁带
    然后青春就这样莫名的悄悄跟着走了。。
    年少无知情愫却来的早来的真。。

    磁带早没在了 可那种感觉早就刻在那些熟悉的调子里
    连自己都不知道 到底是歌是那些陈年旧事还仅仅只是一种感觉。。
    总是那么轻易的让人感动得热血上涌。。
    感情一片一片 时间一天一天
    想放声大哭 却不为什么。。。
  • 怎么我看得有点眼湿湿的,情绪又被你莫名地撩起了...

    昨天我偷鸡去顺安达定票了,期待啊...系我甘大个女第一次去听演唱会,还要是学友的~~~
  • 抄歌本还能送同学啊,强
  • 10年前还买不起票啊,老实说,直到去年我才第一次听演唱会,林一峰,然后就是张学友的这次了
  • 我真的受伤了,第一次听也是Ivana,他在演唱会上推荐的
  • to lin:是很幸福啊~~

    to redrain:欢迎来佛山,6月~

    to 华华:他那晚也唱了很多快歌,不过大部分还是很经典的,饿狼传说啊~他那么久没出来唱了,这次肯定是以经典金曲为主的啦。不过那些2000年以后的新歌就有几首没听过

  • 10年前我人生听的第一场演唱会就是学友广州的,天河体育中心,自己买票。很好听。大约是5年前,又去听了《雪狼湖》,赠票。背景里的这首歌10几年前我也非常喜欢,一句一句跟唱学会粤语版本的。现在听来还是很喜欢。虽然似乎它是日文翻唱的。
  • re抄歌本,我也有好多本,那时送给同学了

    小学甚至更早点开始,流行曲就是我不可分割的记忆,学友是其中一位杰出贡献者啦,虽然不是我最爱,他的歌也真是耳熟能详啊
  • 我真的受伤了,有Ivana的女版,另有一番感觉
  • 他来佛山那场我倒是去看了,但是他唱了很多我不认识的快歌,跳得一身大汗,我没什么感觉。还是喜欢他那些经典金曲。
  • 赞,我都想去看啊
  • 秦爱的,有这样的记忆真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