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想者吴文光

    2004-1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82879.html

        “影像新生力Sony Handycam 全国青年DV大赛”的中大专场讲座(www.sonystyle.com.cn/DVContest2004)。没有广告,没有废话,吴文光径直上台放他的《江湖》,放一段讲一点,提问交流,实话实说。

        吴文光给人感觉很实在,很真诚,不说空话,是个实干者。当有学生问,拍记录片需要这么长时间,哪里来的资金,他说,自己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做不喜欢的工作,工作永远不会让人满意,但只要这工作不会影响到他真正热爱的东西,就可以去做,去积累资本,“只要你心里没有放弃这个梦想,总有一天可以实现,你看我现在已经50岁了……”Nod, just do it, never give up.

        很多人想拍dv,想记录社会地层的东西,比如说民工,但是,“你是要拍‘民工’,还是要拍一个叫×××的民工?”只有拍自己熟悉的事和人,只有先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我问他为什么没有用旁述和提问,是不是认为这样才最真实,他说对一些人,提问会很傻,答案总是出乎意料的,所以他只是“呆着”,跟他们聊,跟他们一起生活,不带什么目的,而不是“拍”“提问”“采访”,他从来不把摄像机对着别人,而是夹在腰间,自己都忘了摄像机的存在,即使这样拍出来不好看,但为了保持原汁原味的真实,他宁愿牺牲艺术性。

        然而对于被拍的一些人,记录片放映了,也许获奖了,可是对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帮助吗?往往不会,甚至会伤害到他们,“除非你不去拍,否则是不可避免的。”

        没有完整看完《江湖》,对片子不作评论,但很喜欢这个踏实真诚的梦想者,相信不是最后的梦想者。

    ----------------------------------------------------

        吴文光:1982年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做过教师和记者,从1988年至今,一直生活在北京,成为自由作家和独立记录片的制作人。其1990年作品《流浪北京:最后的梦想者》参展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加拿大);夏威夷国际电影节;伦敦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等国际著名电影节,此后中国文艺界开始有了“北漂一族”的说法。作品《1966,我的红卫兵时代》、《四海为家》、《江湖》等在世界范围内参展放映,获得肯定,被认为是中国新记录片的领袖人物。个人语录:记录片是一种精神、一种靠真实记录的眼光和勇气建立起来的力量,来带动社会中更多的人来思考和改变现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终于…… 2004-11-05

    评论

  • 想找只老母鸡炖汤
  • 没有看过流浪北京,有部别人拍的《铁路沿线》,也是让人面对镜头回答问题,我就不喜欢,觉得有的刻意,画面也很郁闷。但《江湖》完全没有提问和旁述,只是很随意地记录他们的生活。

    在艺术方面很粗糙,当然是田壮壮的好看。

    任何记录片,我挑剔的都是同样的东西:让人物自己说话,不要追问;不要旁述和主观评论,又能让观众片子本身感受到你想表达的东西;不要太粗糙,让人看不下去。
  • 大概本科毕业时在缘影会看过吴拍的一个类似杂技团生活的片子,不知道是不是江湖了,说的也是采访时摄像机放在腰间,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时刚学用DV,觉得放低角度操作起来很难…… 至于吴的片子,我觉得不如田壮壮那部,呵。。 当然也许没有可比性。。。 乱说的
  • 当时看流浪北京,真是一点都不喜欢,觉得他的角度很单一,特别不喜欢他让每个人讲自己的故事,镜头就定在那里,特别没意思,而且让这个被摄者发表对另一个被摄者的评论,让我觉得他的目光聚集得太内部,感觉不到一种“流浪”真正让人焦虑的感觉,没看完,不知为何一直听到对这片的好评,也许俺应该耐下性子再看一次。
  • 嗯,下次见到那部《流浪北京》要买,边看边听他讲解,获益良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