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的巴黎交响乐团

    2004-1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81297.html

        在二沙岛江畔的夜空下,向日葵的露台上,听着西洋音乐,吃一顿不丰盛但也可口的西餐,跟老哥的gf初次见面,言谈甚欢——这只是饭前点心,最终让我们心满意足地回家的,是在星海由巴黎交响乐团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听觉盛宴。

        这是一个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夜晚,对演出曲目一无所知,为着“月笛”“梦之树”这些美丽的名字、印象派大师拉威尔还有法国式的romance而来,收获的却是紧张、刺激、戏剧性、奇特-amazing!

    音乐总监/指挥: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 Christoph Eschenbach

    小提琴:雷诺·卡皮桑 Renaud Capucon

    长笛:樊尚·卢卡 Vincent Lucas

    盛宗亮:月笛

        演出一开始,毫无准备的我便被笼罩在恐怖中,短促无旋律的音乐、像锤在胸口的砰砰鼓声,还有一种见所未见的乐器被搅动着、发出上发条般的声音,切割着浓密紧张的空气,偶尔响起叮咚的竖琴和清脆的三角铁,却不过是巨兽脚下的蝼蚁。天!这是法国人的浪漫吗?希区柯克的恐怖片配乐都没这么紧迫!我仿佛透不过气,心被大鼓锤得乱跳,拿望远镜看看指挥的表情,严肃、凝重,又吓一跳!这怎么会是“月笛”?!临时更改了曲目顺序?一头雾水地翻看曲目简介,偏偏这次的介绍写得特别专业,越看越迷糊,是“让人窒息”的波莱罗?

        直到最后几分钟,长笛奏出如箫声般呜咽的低鸣,我才不确定地确定,这就是“月笛”,一个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可是仍然疑惑不解,那个有月亮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这样阴森,让人吓破胆?如巨型风铃的一排铜管被轻轻敲击着,教堂钟声穿过黑夜远远传来,两种各具中西意味的声音碰撞出怪诞的效果!乐曲的结束跟开始一样突然,茫然地鼓掌,才醒觉似乎谁都没听到钢琴发出声音,也没看见钢琴家的手动过。而且我们一开始便留意到,钢琴和竖琴的位置不同寻常地摆在提琴的环绕中,而那具钢琴是无盖的!是我孤陋寡闻,还是的确……诡异!

    都提耶:梦之树

        又被骗了,紧张恐怖比第一首有过之而无不及,乐队更庞大,配器更繁杂,变幻更莫测,虽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指其一端。总算小提琴的声音挣扎出来,以为高到极点、到了绝境还能回旋跳跃、屡攀险峰,粗钝时仍有强大的穿透力,尖细时又绝不刺耳,像一把冰雕的飞刀,插在你咽喉还让你觉得冰凉润泽。完全听不懂乐曲的含义,也无法从稍纵即逝的幻变中描绘出什么画面,只能赞叹小提琴绝佳的音色,和乐队炫技般纷杂而井然有序的演奏。真想听听这位小帅哥拉拉《上帝保佑国王》,再独奏一首抒情浪漫至死的曲子,可惜啊!

    拉威尔:达夫尼斯与克洛埃

        中场休息,惊魂未定,却有少许失望和上当的感觉。的确是非常高水准的乐团,但我不喜欢这样的曲目,暗自给指挥取了个外号叫“紧张大师”,这么严肃,不像法国人倒像德国人(后来才知道确实是)……

        毕竟“法国人”还是“调情高手”,不会紧张到底把mm吓跑,下半场第一首就是美妙非常的舞曲。大小提琴的交替合奏或浩瀚或柔美,长笛的滑音像海面上闪烁的银色月光随着海水起伏,光影摇曳中,大提琴的拨弦带出美丽足尖的蜻蜓点水。最后的全体起舞让我眼花缭乱,结束得太快!

    拉威尔:圆舞曲

        波莱罗太精彩了,以至于我对这首曲子印象不深,感觉还是很爽di。

    拉威尔:波莱罗

        从头到尾的惊讶、奇特、怪诞、天才!从头到尾只有一段旋律没有变化的不断重复,小军鼓自始至终敲打着恒定的节奏,绝对平均地由弱变强,如机器般精确无误,足以令人发疯!在鼓点中,弦乐极轻微的拨弦伴着长笛奏出旋律,随后由各种管乐轮番领衔,连粗壮的长号奏出的音色都那么圆润,那越来越丰富和立体的声音,那从四面八方汇集来的越来越壮大却保持着精确、纹丝不乱的步伐的音乐队伍,让人不能自主地投身其中,跟着鼓点踏步、点头。像没有终点的旋转木马,就这样永远回旋下去吧!

        如果仅此而已,赞同作曲家的天才和乐队的高超技艺就算了,更神奇的是指挥:在90%的时间里他像雕像般肃立不动,不要说动手指挥,连指挥棒也不见了!最庆幸的是我就坐在指挥对面,用望远镜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曲子刚开始时,他确实面无表情,只有眼睛在巡视着,然后下巴轻扬,脸颊微摆,然后头部活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不知什么时候摆摆左手又站定了,最后终于亮出指挥棒,把乐队带到完美的顶点。(终于忍不住啦……)厉害啊!跟着小军鼓的节奏,我前排的观众在点头,旁边的老哥在轻轻跺脚,指挥竟然能束手“旁观”,仅仅用面部表情来控制场面!乡巴佬孤陋寡闻孤陋寡闻啊,原来无招胜有招、剑气杀人就是这样子的……

        encore曲目也是耗费心力的刺激作品,拍烂手掌。其实不加演我也没意见啦,就这样点头、跺脚,永不停歇地回旋下去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天哪,每看一行我就后悔一次怎么没去听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