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忘忧老挝(4)声音的记忆

    2007-03-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809523.html

    上一篇:二月,忘忧老挝(3)等待的戈多

        (因为太想念,所以先跳过2篇,跳到东德岛。)

    声音的记忆 吉他

    2007年2月25日 晴朗 多云

        听着吉他声,思想也随之而去。甚至已不会写字,只想画画线条,随琴弦起伏跳跃。鸟叫,小孩玩耍,船的马达声远远传来。无所事事,等待日落。又或者不要日落,越慢越好。困了,却又不舍得这吉他

        从广州出发,途径澳门、曼谷、Ubon Ratchathani乌汶、Chong Mek空尖、Vang Tao万涛、Pakse巴色、Ban Nakasang纳卡桑村,5种交通工具,转换超过10次,除了一个晚上住在巴色,就都在交通工具上或等待中度过。53小时后,2月25日的正午时分,我才终于登上这个心慕已久的小岛Don Det东德。

        在我国汹涌澎湃的澜沧江,进入老挝以后也变得跟这个国家一样温和。从北至南穿越老挝的湄公河,在接近老、柬边境的地方,有约50公里长的河道比较宽。雨季到来时,最宽的地方达14公里,是湄公河在老挝境内最宽的一段“腰”。旱季河水退落,这段“宽腰”会出现数以百计的小岛。如果把小渚、沙洲都算上,数量过千,当地人略加夸张就把这个区域称为“四千美岛”(Si Phan Don/Four Thousand Island,前者是老挝语,Si=四,Phan=千,Don=岛,后者是英文译名)。只有Don Det东德、Don Khon东阔、Don Khong东孔等少数几个常年性的大岛上有人居住。

        我走的路与湄公河相反,第一站就是老挝最南部的东德岛。从船上下来,就看到河边错落着望不到尽头的Bangalow,同船的老外们背着包迅速消失在椰林里的Bangalow中。我看看指南针,又问了两个当地人,独自朝日落的方向走去。

        正当我怀疑自己走错的时候,发现了一家名为Sun Set的Guest House。兴奋地走进去,却被告知“full”。继续往前走,一家家地问,一次次地被打击。(事实上,此行在找GH上吃尽苦头,以后再叙。)热带正午的阳光下,我背着大包走了快半小时,却还没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热,渴,累,蔫,如果我是一棵向日葵,一定是被烤到脸都抬不起的向日葵,叶子全部失水萎缩,只剩下一根杆子,吃力地撑着沉重的脑袋。

        第n次听到“full”后,我遇到一个短发的外国女孩,她微笑着跟我say hi,我虽然累,也为她的笑容感染,报以一笑。“But this is the last Bangalow.”擦身而过后,那女孩又回头叫住了我。“Oh...”还未等我说出失望和抱怨,她就很快地说,“If you don't mind, you can share my room with me.”这话无异于沙漠甘泉,我岂有不愿意的道理?

        把大包扔到房间角落里,我跟我的“救命恩人”Anna来到Bangalow旁的餐厅。岛上的建筑跟象岛有几分相似,GH都自带餐厅,而且也跟Bangalow一样搭在水边,木头搭建的通透大露台,茅草屋顶。坐下来,开阔的河景尽受眼底,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这也是我坚持要找sun set view的GH的原因。

    在我所住的Vixay GH大露台上看到的风景

        还未等我专心享受风景,我的眼光便被吉他的声音吸引过去了。几个老外正在地上席地而坐,抱着吉他饶有兴致地拨弄。他们似乎弹得很随意,很安静,没有人唱歌,却跟此时的微风如此协调。他们身边的几尺之外,就是广阔的湄公河风光。我走过去拍几张河景,向他们微笑致意,又回到我的位置。在日记本上歪歪扭扭地写下这些字:“听着吉他声,思想也随之而去。甚至已不会写字,只想画画线条,随琴弦起伏跳跃。鸟叫,小孩玩耍,船的马达声远远传来。无所事事,等待日落。又或者不要日落,越慢越好。困了,却又不舍得这吉他。”细看风景,其实平常,天空云层很厚,因此水面色调也深沉,平静,像一个巨大的湖,高大的灌木丛在水中随意分布。很平和很开阔,但毕竟缺乏碧海蓝天白沙那样撞击眼球的鲜艳。可以说我有些失望。留住我的,只是这吉他。

        晚上,没有电,点起蜡烛,相伴的仍是这轻轻的吉他声。走过去,借来弹弹,才发现多年不碰琴弦的手指笨拙得可笑,连C和弦也不记得了。按照指点手指一只只地按上去,按不紧,右手无意识地拨弄几下,才终于想起,拨出一组似曾相识的和弦声。正高兴着,GH老板叫我去洗澡。洗澡的水是GH从河里泵上来的,洗澡前必须要跟老板打招呼,否则就没水。脏了一天,我当然迫不及待了,说了声“see you later”便离开。再回来时已经没有人,我也不在意。接下来两天,有时再遇到他们弹吉他,我只是安静地在一旁听。其实我并没有留心听,只是放任思绪随眼前的河水和耳边的风飘散,伴着琴弦的叮咚,忽高忽低,忽急忽缓。弹者无心,听者也无心,拨弦只是随意,交谈也无需刻意。

        第二天在附近闲逛,看到一家Bangalow,并排的三个小房间,三个外国小伙子,一个赖在吊床上抱着吉他,一个在写日记,一个在看书。三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在此之前并不相识,却不约而同地享受着此刻。我轻声征得他们的同意,脱鞋上前拍了两张照片,又轻手轻脚地离开。不想打搅这样的宁静。回国后才发现,在自己GH遇到的吉他,第一天中午的地板上,晚上的烛光里,以及随后几天的相遇,我都没有拍一张照片。后悔,但,随它去吧,我会记得。

        后来到了Chiang Rai清莱,在Chat House的花园里,日落后的黄昏,我离开清莱前的最后一个小时。花园那边的石桌边,有个GG在弹吉他。他似乎有意无意地望过来,我也偷偷看他几眼,还蛮帅的,但我总是在两人目光相遇之前迅速低下眼帘。写完日记,算完帐,我穿过花园,去洗了个很久的澡,因为将要坐12小时的夜车。在洗澡房里,仍听到琴弦声,还有低声的哼唱,很好听。一身清爽地出来,离开的时刻到了,那句“You're playing guitar very well”始终没有说出口。

        一天后在曼谷的周末市场Chaktucha,人潮拥挤,却有悦耳的乐器声相伴,有好几个卖艺人,小提琴,不知名的乐器,当然还有吉他。一个GG放下吉他,抽起烟来,发现我拿着相机,却迅速把烟藏到身后,背着双手,腰板挺直。学电影的意大利学生,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不知能收获几何,看他脚下钱似乎很少呢。收摊的时候到了,汽车在人流中闯进来,他连忙收拾让道,我也道别离开。后来还想跟他聊聊,无他,聊聊卖艺的收入和感受,或者,聊聊电影。但在人海中,我已经找不到他的身影。

     

    "Not going anywhere" by Keren Ann, France. 感谢ica友情介绍

    下一篇:二月,忘忧老挝(5)声音的记忆 顽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猫眼看印度 2009-03-19

    评论

  • 介绍详实,看来此行四千美岛一定要带多点电池才好,呵呵。
  • 嗯,这首歌好听
  • sherry,无任欢迎啊:)我用的是佳能G3,老古董了,已经用了超过4年,现在似乎已经出到G7了?它比一般的傻瓜机要大和重,充电器也很巨型和沉重,但当然比单反小。考虑到我的水平和需要,我也不打算换单反,要一直用到它退休:)
  • Hi, 我又不请自来你这儿做客了。想问你的相机是哪一款。觉得带大机器出游方便吗?
  • 好正好正啊,好休闲自在
  • 嗯,慢慢看完了,期待续完其他的:)
  • 哈哈,一棵葱
  • 啊,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