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68657.html

       今晚不知为什么,整条康乐路的灯都没有亮。在黑暗中走着,觉得这样的校园真可爱。以前写过一句话:“我的头发短了又长,直了又卷,而我还穿着当年的衣服,呆在这个令人厌倦又不舍的地方。”也曾写过,厦大的校道让我怀念,因为她的夜晚比中大更宁静,灯光更柔和。而现在,总喜欢晚上出来,散步或者跑步,在暮色苍茫中穿行,没有人能看清我,我也看不清别人,只是对这样的校园越发留恋了。黑暗把不和谐的都掩盖,古老的西式建筑变得陌生却美丽。在树林深处的建筑物,灯光透过窗口射出来,把树干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在两排茂密的树木中穿行,看不到路的尽头,却一点也不让人害怕。那些发白的惨淡的路灯光,多刺眼啊。中区大草坪上在昏暗中分外安静,突然想,川西草原上的夜晚是怎么样的呢。

        绕到陈寅恪先生故居,栅栏只剩下半边,白栏杆路早在去年就拆了。正门的灯火辉煌,朝大钟楼这边的灯没有亮,整块草坪在黑暗中安静着。这个地方,不论她怎么改变,我都会永远永远怀念。

        不愿意走到有灯光的地方,于是在康乐路来回地走,拾起一个很久没玩的游戏——闭上眼睛数着数往前走。开始还能走着感觉中的直线,步伐均匀,数到二十就不行了,细碎的脚步声、飘忽的人声、闪烁的灯光总让我心惊,睁开眼,黑暗中一切太平。再闭上眼睛,坚持走到三十步,我的脚步左右摇摆,踟蹰不前,心嘭嘭乱跳,路面那么平坦,我却举步维艰。睁开眼,深深舒了口气,心神未定。即使是我爱的人,我也不能安心让他牵我的手,每次想到这个,便能给他和自己放手的理由。也许有一天,有个人能让我无畏地把手交给他,或者,我闭上眼睛,认清内心的方向,大胆地往前走。

    分享到:

    评论

  • 我卖了就报告
  • re
  • 找到那个人就报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