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在Oasis的人们

    2009-09-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6135451.html

     

    (非游记,请跳过) 

    Dahab的本地人多是贝都因人,虽然曾经的游牧民族在此定居了,开的旅馆仍是叫Camp。我住的Oasis Fighting Kangaroo Camp,有个奇怪的名字,门口招牌和楼顶水塔上都画着两只带着拳套的袋鼠。但这个地方哪会有袋鼠呢?是谁取的名字?我问Oasis的当家Adam,他也说不清。 

    前后在Oasis住了三个星期,发现这里好多都是常住客。据说从前曾经有过鬼佬在这里住了几年,不潜水,不打工,什么也不做,“ngou咯”(呆着咯),Wendy说。此人已成为传说~ 

    曾经有个法国人,来自巴黎,黑发,棕色皮肤,第一次见他,他裹着一条明黄色花裙,腰间系一条皮腰带和皮钱包,光着上身,露出手臂和后腰大片纹身,扭着腰从房间里华丽丽地走出。后来几乎每次见到他,他都是在厨房做菜,总是光着上身,裙子或裤子很低腰,不光露出后腰的曲线,连翘臀都要露了。“那个法国人做菜做到裤子都要掉了”,我偷偷跟人说。 

    他有一次做摩洛哥菜,煮一种磨碎了的米粉,还有好大一锅番茄糊。我问他,你是摩洛哥人?他说不是。有一次做早餐,把番茄、水煮蛋切得整整齐齐,番茄切片,水煮蛋切块,在盘子上摆得漂漂亮亮的。有一次,见到他买了西梅和好多我在这没见过的青菜,惊喜地问他在哪买的,他说专门打车去Asala的当地市场买的。又一次,见到他买了很多菜,埋头在做,我问他,其他人呢,他说他们在海滩上。“他们在海滩上晒太阳,你一个人在厨房做菜??”他笑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喜欢做菜,但不喜欢别人打下手。 

    有个法国美女,梳着柔顺的马尾,没见过她穿泳装或是背心,裙子总是过膝,比其他鬼妹要保守斯文。她在此写论文,并不去潜水,只是每天出去走走。几次在厨房听她说话,都是在向Oasis的管家Shali抱怨,她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人偷吃了,“那些都是很好很贵的食物”,她用带着法国口语的英语柔声说。 

    有个德国女人,看样子有四、五十了,带着她的两只小猫一起旅行,对Oasis的猫们也很友善,经常喂它们吃东西或者抱它们。她出现在厨房时,总是拎着一袋东西来泡咖啡,然后拎走,并不放在厨房里。有一次听到她跟那个法国美女说,“我觉得我不需要男人,我一个人也生活得很好”。 

    有个法国男人,身形瘦瘦长长,不如泡厨房的那个法国男人壮实,也是经常光着上身,戴顶帽子,以至于我觉得他有点像豆芽菜。他说话也有很重的法国口音,听起来柔柔的,总是笑,露出一口白牙。他在这里当潜水助教,已经住了四个月,冬天来之前会去洪都拉斯,继续潜水。“我只是享受在水里的感觉,不在乎能不能看到很多鱼。”如果我潜水不用钱,我也想这样。 

    有两个韩国女人,都很黑,很壮实,长得跟韩剧里的韩国人有相当大距离。她们都是潜水助教,都带着一个baby在身边,但似乎没见过她们的老公出现。 

    有个不知道哪个国家的金发女人,我只认得她的背影——每次留意到她,她都是裹着一条白色浴巾,赤条条地走向公用洗澡房。穿上衣服,我倒不知是谁了。 

    有个香港女人Wendy,皮肤已经晒得很黑,喜欢大笑,笑到能看到嗓子里的吊钟。我在楼上听到一连串的哈哈大笑,就知道肯定是她回来了。她已经离家两三年,刚完成她的潜水助教课程,随潜水教练Peter回德国去了,半个月后回来,冬天来之前又要离开,换个更温暖的地方潜水。“我不想去德国工作,太发达了。以后在哪里?不知道哦,应该不会回香港吧,找不同的地方潜水咯。”“结婚?太遥远啦。”说到孩子,她皱起眉头,又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40岁生孩子都不迟。” 

    Wendy的普通话是典型的香港人“煲冬瓜”,非常不标准但是她敢说。我最喜欢跟她说粤港美食,“我想食猪脚姜……”我拖长了声音说。“猪脚姜!我想食猪脚姜!”她复读机般地重复,语气却比我激动和急促很多。“我想饮奶茶……”“奶茶!奶茶啊!”除了重复这些名词,她已经没有别的语言。回过神来,她才悠悠地自言自语:“我是不是该买张机票回香港,就为了吃这些东西呢……” 

    除了这些人,还有Oasis的三个当家。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很勤快。Oasis除了房子外都是沙地,极容易扬尘,以Shali为代表的当家除了睡觉吃饭外都在整理沙地,洒水,然后用篱耙像梳头一样地梳理,我从来没觉得有灰尘,比在城市的楼房里还要干净。 

    Shali,寸头,阿拉伯人的卷发和贝都因人的浅棕色眼睛,在他身上都看不出来。Shali几乎永远都是穿一件淡蓝色T恤和深蓝色短裤,但每天一定时候会突然变身,换上宽大簇新的阿拉伯白袍,裹上白头巾。他头几次变身时,我还认不出他来了!我猜,是不是为了祈祷和顺便换洗衣服才变身呢,反正这边干燥,衣服很快就干,他才能够每天都穿那套蓝色衣服…… 

    Shali大概是处女座的,每天要在厨房出现好多次,不做饭,只是捡起住客煮饭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番茄粒、土豆粒,把铺在地上皱了的湿毛巾铺平,把被锅底蹭黑的灶台擦干净,如果发现没洗的锅,他就要不满地“啧”一下,嘟囔着“you must clean before you eat”。韩国人人多,煮饭慢,他也要嘟囔“Korean people……”当然这些不满都是在当事人不在时发出的。我跟他报告说,原来有一把大的刀不见了,过两天,厨房里就出现了两把新刀,都很大很锋利:) (我竟然没有拍shali,可惜)

    Adam是Oasis的财务,卷发,有一双迷离的贝都因人的眼,白天常常带一副反光的太阳镜,很酷。酷只是他的外表,他说话很慢,好像总是神游,更不会像Shali那样时刻来“检查卫生”。Adam做事也是慢悠悠地,让他帮我订车票,他在楼顶吹风,后来又让他帮我打电话问车站,他说他要睡觉。后来我找Shali,他二话不说就走到办公室拨电话。一次,Adam拿着手机问我,“you speak good English?”他让我帮他发一条英文短信。“I miss you”,“wish you”他顿了一下,补充道“and your family”“happy”。发完,他笑了,“you speak good English.” 

    Mohamed,跟70%的阿拉伯人同名,据说跟Adam和Shali是表亲,长得挺像Adam,一样的卷发,说话也像Adam一样慢,只是眼睛不如Adam会“放电”。 

    还有一个黑人,来自苏丹,十多年前在开罗的大学毕业后来了Dahab,就在这定居了,十多年没回过家乡。他在Oasis“工作”,但我很少见到他劳动,倒是经常见他坐在电脑前上网,看中国的历法算命之类的东西:) 他说苏丹的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跟这里完全一样,他喜欢这里,不喜欢开罗和大城市,偶尔去一下开罗,便觉得是受罪,呆不了超过三天便要回来。 

    有个德国男人,Peter,潜水教练。他不是Oasis的住客,却常常在Oasis出现,因为Wendy,也因为我啦,我们俩都是他的学生。但他只带我潜了两次就病倒了,把我转手给澳洲美女Mor。第一次在潜水中心见Peter,我问他是哪里人,“贝都因人”,他迅速地回答,我当然不信了。他似乎在Dahab已有8年。相比于大部分鬼佬,Peter也不算壮,瘦长身材,花白卷发,总是光着上身(出现在这里的欧洲人,好像我就没见过穿上衣的-.-!),穿一条洗到发白、边缘都破了的牛仔短裤,把一条已经发黄的阿拉伯黑白头巾当披肩批着,戴一顶比他脑袋小的深蓝渔夫帽,看上去有50多了。我问他几岁,他先问我,我说28,他瞪起眼睛张大嘴巴猛吸一口气,身体往后大仰,然后才说“你比我老多了!”“我差不多15了”,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是差不多,还没到15”,在一旁大笑的Wendy帮他强调说。 

    Peter说话很慢,声音很低,但表情总是很夸张。第一次跟他吃饭,上菜后,突然见他瞪着那碟菜,别过头,满脸都皱了,直把waiter唤过来。我还以为那里面有蟑螂,甚至是大老鼠,原来只是厨师把一串烤蔬菜和一块牛扒放在了一起,而他是素食者。“对不起,这块牛扒是你旁边这位小姐点的。”“但是你为什么把它们放在一起!”Peter嚷嚷着。第二次跟他到餐厅吃饭,先上了一碗汤,里面是有肉的,端给Peter的汤看起来跟第一碗一模一样,Peter却面无异色。原来那碗汤确实没有肉。“我还等着你作出上次那个表情呢!”我装出失望地样子,Wendy又大笑起来。Peter撅起薄薄的嘴,一副可怜相,“你为什么总取笑我!”“我相信你很快会从上埃及回来”——我要离开Dahab去开罗了,那顿饭是给我践行的——Peter说,“因为离开了这里,你就没有人可以取笑了!” 

    有时候,我相信Peter的心理年龄也许真的是15岁,不,是差不多15岁。某天晚上,Wendy说Peter戴了个新头箍,他得意地像个孩子一样笑了。又有一次,他夸张地指着我的裙子,猛吸一口气,我以为有蜘蛛什么的,原来只是被他发现了一个小破洞。某天,我正在跟Mor和Wendy说话,他突然过来说了几个happy hippo什么的词,重复几次我都没明白什么意思,其他人也一头雾水。原来,他给我取了个外号,happy hippocampus,快乐的海马,因为我第一次下水就听说能见到海马,但从来没见到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好想去那啊。
  • 哇喔,有机会一定要见见海马~
  • 脚印
  • 你很细腻啊,可以游走天下,我也盼望着。


  • 恩恩。系我渴望的Feeling.
    你广州的?
  • 偶尔来到,有些感动。
  • 异域情怀~~
  • To花花:你的眼光很特别嘛
  • 偶然进来.像是平凡中的小感动.很欣喜.
    回复千叶·囍说:
    谢谢:)
    2009-09-24 06:27:08
  • 诶~什么时候才可以有足够的银子走到这么远的地方去啊~
    回复Reverie说:
    其实埃及比国内便宜,就是机票贵……
    2009-09-24 06:26:50
  • 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组文:)
    你到uk了哦
  • 很漂亮 :P
  • hehe 只要快乐就好了 不是吗
  • 又换模板……好像一般般
    不过 契合你的心情么

    俺也有点想把blog搬到这边来
    回复dreaming说:
    不是已经搬了么
    2009-09-16 21:33:18
  • 你去過好多地方哦。。。澀澀問一句,你的工作是攝影嗎??
    回复米哈说:
    我是失业人员。。
    2009-09-16 21:33:05
  • 博主,可不可以请教一下,如何设置才能像你一样把巴巴变的相片放置在左边,而且是可以看到图片的
    回复圆咕噜说:
    http://www.bababian.com/pe.sl
    在这里有说明,很简单的
    2009-09-14 02:06:11
  • 非常好看!
    谢谢分享,那遥远世界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