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大野之 滑雪(下)

    2007-02-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552105.html

        03年刚到雪乡,便听司机说八一队的训练基地就在附近。司机带我们往西走了3公里,来到一座桥边停下,说不能再往里走了,一般人不让进。这里除了一条路以外,周围全是树林和积雪。下车才走了两步,bomb套在相机上防潮的塑料袋被风刮走了,我赶紧去追,一脚陷进了雪里,整个人应声跌倒。bomb和coni嘲笑了我一番,也放下相机扑过来玩雪。天慢慢黑下来,我们也玩累了,便打道回府,早把八一队抛在了脑后。后来爬上后山拍照,远远望见对面山的南坡有一条长长的白练从山顶垂下,竟也没想到去打听打听,还是舍近求远,按原计划去了吉林。

    2005年3月2日 雪乡(背景山上的就是滑雪道)

        05年再做功课,才知道村子东南边的雪乡滑雪场早已成为游客的乐土。半天(2小时)100元,虽然比松花湖滑雪场贵,但毕竟方便,也比长春净月潭等知名雪场要便宜得多。温发来短信说,他没有请教练,才滑了半天就上到第七杆,教练都夸他厉害。一般长的雪道边上都有自动牵引的钢索,跟松花湖滑雪场的缆车功能一样,滑下来再拉着牵引上坡,就无须自己费劲爬坡了。要不然,几公里长的坡爬起来可够呛!支撑着钢索的铁杆等距排列,从山下往上数,杆数越大,雪道越长,坡度越大。因此初学者往往用能上到第几杆来吹嘘自己的能耐。也只有初学者才会以此为标准,否则像松花湖滑雪场那种高山雪道,数杆数都数到晕啦!一早起来溜达到滑雪场视察,发现这里跟松花湖滑雪场相比显然小巫见大巫,只有两条不到1公里的雪道。第一到第三杆还比较平缓,第四杆往上坡度渐增,第七杆已经接近山顶了,难怪温那么得意。

    2005年3月2日 雪乡(图片中红衣人所在的位置还没有杆,往上小黑点所在的是第二杆) 

        这天吃过午饭,跟着房东张大哥和他15岁的女儿一块儿来到雪场。张大哥的两对雪板都是自己做的,强!滑雪场老板也带着他的客人来玩。这里上坡不是坐缆车,而是上牵引。牵引是一只_|_形的铁支架,滑雪者可以跨坐在交叉位,也可以两人同时坐在横杠两端,扶着中间的竖杠。显然,跟松花湖滑雪场的铁椅子相比,牵引才是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工具,我却被它折腾死了。

        我愣愣地盯着这玩意儿想,如果我是跨着坐,到时候怎么下来呢?别忘了,钢索是匀速不停往上运行的,落脚处是倾斜且滑的雪道,我坐在牵引上双脚尚离地约十厘米,而两手套着滑雪杆,两脚套着长长的滑雪板。我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单脚落地站稳,再迅速抬起另一脚和长长的滑雪板划180度大圈跨过牵引落地,同时避开滑雪杆的障碍放开牵引吗?假如可能,我还面临第二个问题,就是如何在我顺势倒滑下去之前迅速180度转身来并站稳?

        谦让过几人后,我终于被人半推半赶地上了牵引。下来的瞬间简直是噩梦,不知怎样手忙脚乱地,我已经被牵引拽倒在地,可是雪板还没脱离牵引,它继续拽着我往上拖行,眼看就要撞上前面下来的人了。我疯叫着,脑海一片空白。万幸的是张大哥及时出现,把我救下了牵引。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问题,他笑着教我如何如何。后来,他让我跟她女儿一块上同一个牵引,这样下来的动作比较简单。饶是这样,我还是每次都下得极其狼狈,要么人下来了,雪板拽着牵引,害还没下来的张妹妹摔倒,要么下来后没来得及转身,整个人倒着往下滑。倒滑比被拽着走更恐怖,因为我看不见身后的情况,也不知会不会被后面上来的牵引撞上。为了制止倒滑,我只能整个人往前扑倒在地,滑雪板被摔了出来,滑雪杆也飞到一米开外,狼狈不堪。更郁闷的是,滑雪板往往只摔掉一块,另一块顽固地扣在脚上,让我爬都爬不起来。我只能无力地趴着等人来救。

        如此几次以后,张大哥说我该请个教练。滑雪场老板也看不过眼了,救了我几次,说给我打个半价。我愣是不肯,当时也不知为啥那么倔,打定主意一定要自己学。搏斗了n次,最后我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两手抱住牵引的横杠拖上去,到了地点再放开,放手总比下牵引简单得多,但这样很费劲,姿势也非常难看:(

        仰望山顶的雪道尽头,是那么遥不可及。而每次上去,我都要经历2次的犹豫、深呼吸、鼓起勇气和豁出去。第一次是上牵引,第二次就是滑下来。从斜坡上滑下前的瞬间,望着眼前无限延展的雪道,那种恐惧跟上牵引前是不一样的,因为你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滑下去,你别无选择。调整呼吸,看清前方没有障碍(以免误伤无辜),勇敢地冲下去!

        摔过多次,我更坚定地相信,滑雪跟游泳一样,不需要教练,摔多了就学会了。因为动作要领我早在2年前就知道,只是处处有教练护着,没有摔的危险,就不会把动作做到十足。滑雪板就是滑雪者的脚,速度和方向都由板与地面的角度决定。板贴着地面阻力小,速度就快,脚往外蹬带动滑雪板斜立起来,阻力大了就会减速乃至停止。滑得越快,雪板就越容易漂移不定以致失控,所以,滑雪的关键全在膝盖以下,两脚膝盖一定要用力并紧,小腿才能使得出力气去蹬板,牢牢控制住方向和速度。而初学者两脚应呈内八字,也是为了容易减速,熟练后两块雪板平行自然滑行速度更快,而呈外八字的,肯定是膝盖没有并紧,小腿没有用力,雪板被雪道带着往外滑了,就等着摔跤吧!

        因此,每次滑下去,我都会狠命蹬着地面,仿佛跟它有仇似得往死里踩,蹬得狠了,才发现阻力太大慢了下来,于是放松。如是调整,速度和方向逐渐得心应手。然而,不像松花湖滑雪场的雪道那般平滑,雪乡滑雪场的雪道雪很薄,地面很硬,有些地方还有细微的磕碰。菜鸟如我滑起来就特别吃力。第三杆以下的坡度都很平缓,但距离长了加速度快,很耗力气。唯一一次上第三杆,滑到一半脚都软了,狠狠地摔倒。后来只敢上第二杆。第七杆,额滴神哪,太遥远了吧!

        我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全场就没见过谁下牵引像我这么狼狈的;好不容易学会了,也只顾着低头用力蹬地,只在抬头放松的瞬间,体会到一丝风驰电掣的惬意,仿佛脚上踩上了风火轮。但仍是不敢太快,担心失去控制。尽管只有一刹那的快感,又要再面对上牵引的心理大作战,我还是又害怕又向往地上去了,总觉得下一次一定会滑得更好。环顾雪场,要么是坚定往山顶走的高手,要么是连牵引也不上,只在平地过过瘾的菜鸟,像我这样屡摔屡战、屡战屡摔的也屈指可数了。

        摔得最狠的一次,朝着山下一群人直冲过去,我已经吓到懵了,除了尖叫,全然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脚下,绝望地看着自己撞上一个mm。倒在地上回过神来,顾不上肩膀的剧痛,先看那mm,万幸的是两人都没大碍。我俩对撞的是各自的半边肩膀,我活动一下,右肩往下半条胳膊疼得厉害,但没有骨折和皮外伤,估计是拉伤了肌肉。往后几天,胳膊疼得抬不起来,洗澡穿衣的时候很痛苦,却没有半点悔过之心。

        我呀我,为什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因为我真的很羡慕那些身手矫健上山下海的人呀,我又觉得自己努力一下也可以做到呀。在安全的前提下,试试总可以吧,像我这么胆小的人(温就很肯定地说我胆小怕死),是不会冒大风险的,只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这是性格所致,还是命中注定呢?

        (其实,初学者是不应该上牵引的,下牵引对自己有危险,滑下来对别人更危险。松花湖滑雪场不光雪道条件好,上下缆车椅比牵引要容易得多,而且初、中、高级雪道分开,就比雪乡滑雪场要安全合理。排除了雪场的安全隐患,滑雪对初学者来说不应是一项高危运动。)

    2005年2月28日 长白山 (速滑运动员是以滑上山来训练体力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