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大野之 滑雪(上)

    2007-02-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430853.html

        我想我是个胆小的人,却总是无法抗拒种种冒险的诱惑。我畏高,从小到大无数次梦见坠落悬崖,在现实中,站在悬崖边就全身打颤,双脚却像钉在地上一样挪动不了。但我却爬过几次山,现在还想学开小型飞机、玩滑翔、跳伞、在尼加拉瓜大瀑布上玩笨猪跳……种种华丽的冒险没有真实的你陪我走,我也还是会大胆地走,往前走,不回头。

        第一次计划东北行,想都不想就把滑雪列入行程,当时心里全是兴奋和向往,从未想到滑雪也是一项冒险刺激的运动。当时考虑的唯一问题是如何找到一个最便宜的滑雪场。著名的亚布力是号称全亚洲最大的滑雪场,租装备、请教练、每小时的滑雪费全以百元为单位计算,我们穷学生哪里烧得起这个钱。那时我还不知道磨房,就知道BBS,于是跑到水木清华精华区翻。东三省的滑雪场遍地是,但大多按小时计费,就算比亚布力便宜,全部费用算下来也是一大笔钱。最后找到吉林(市)的松花湖滑雪场,只需收门票和租装备费用(具体数目不记得了,大概门票20,器械20,索道缆车20),全天不计时任玩,不用说,就是它了!

        回想起从前由于旅行经验不足引发的种种麻烦,我总是忍不住要笑。我抄下了松花湖滑雪场的地址和电话,便满怀期待地带着一干人马从长春往吉林进发。我想这么便宜的滑雪场大概有点远,却没想到那么远。我们一早出发,到吉林后一再问路,马不停蹄地转了两趟中巴,汽车驶过大片大片积雪覆盖、人踪罕至的田野和零星散落的乡村,车上的乘客上了又下,越来越少,直到将近下午3点,才终于到达仰慕已久的松花湖滑雪场。麻烦在于第二天要去松花湖看雾淞,才知道都是松花湖,此滑雪场却距离那雾淞公园十万八千里,打车都打了一个小时。

        下车放眼四顾,眼前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四周旷野无人,若非阴天,风景一定很好。仰望山上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滑雪道,我们便兴奋不已。再一听滑雪场4点就关门,赶紧冲过去买票,已经忘了一整天没吃过饭。门口到索道上车点有一段长长的斜坡,很滑,坐上马车,马噗哧噗哧地喷着热气,幸好没放屁。

        滑雪道远在山顶,从山脚上去,唯一的交通工具是缆车。说是缆车,其实只是钢索上垂下的一个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小椅子,自然通风通透加无敌视野,没有门也没有窗。连过了几个椅子我还是不敢上,最后工作人员拉下一个椅子,不由分说地把我推上去。椅子陡然带着我离地而去,我紧紧抓住扶手,一动也不敢动。仰望头顶的吊钩,每过一根杆子,我都担心吊钩会突然断裂。其实钢索并不高,离地三五米摔下去死不了。其实这确是一趟美妙的观光旅程,钢索随着山势起伏缓缓升高,视野越发开阔,雪景越发壮观,偶尔还有矫健的勇士从山上飞驰而下,让我羡慕不已。但我没有心思看太多想太多,由于不敢动弹,山上又冷,我快冻僵了,真觉得这段路程无比漫长。终于到站,挣扎着跳下椅子,哇,要滑雪了!我又兴奋起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借用一张亚布力缆车图片,出自极限驿站户外俱乐部,作者Duck)

        看,写了这么多还没入正题,我当时的心情也是这样,看了无数的滑雪教程,历经了漫长的周折和期待,才终于从想象、遥望到双脚踏上结实的滑雪道。换上滑雪靴,长十多厘米的靴筒是坚硬的塑料,脚一伸进去,扣上扣子,就像被锁住了一样无法动弹,我不免得有些紧张起来。听说初学者基本上是摔跤而不是滑雪,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都请了贴身教练,反正教练费才10/人。说是教练,其实是几个十来岁的小孩,脸庞被雪晒得黝黑,让我丝毫不怀疑他们的身手。

        穿着滑雪靴,夹着滑雪板和撑杆,煞有介事地跟着教练走到初学者专用雪道。跟上山途中看到的一泻千里的大雪道截然不同,这是山顶一个和缓的小斜坡,只有几十米长,在雪道尽头有大片的平地,看着让人心安。听说东北有许多私人滑雪场,推土机铲平山坡再扬点雪就是雪道,因此收费便宜,但松花湖滑雪场却是国家级的滑雪场和运动员训练基地,曾举办第六届全国冬运会,有长近3000米、宽50米的高山雪道和长5公里、宽4米的越野雪道(这里有介绍),也有我这等菜鸟的撒野之地,我不由得佩服自己的眼光。而且这个时节游人罕至,初学雪道更是由我们四人包场,爽!

        把滑雪板抛在地上,用力踩上去,板上的开关自动扣紧了滑雪靴的鞋跟。教练给我讲动作要领,跟网上看到的一样,膝盖要夹紧,两脚呈内八字,脚板向外用力,左拐则右脚用力外蹬,反之依然。滑雪杆呢?教练说用不上,让我分别夹在两边腋下。Ready?Go!教练一松开踩住我的滑雪板的脚,我便以加速度飞快向下滑行,耳边风声呼啸而过,夹着我的尖叫。要摔了要摔了!忽然身后一紧,我停了下来,原来是教练抓住了我的滑雪杆,原来杆子还有这个用途,汗。教练赶上来,踩开滑雪板的开关,再三叮嘱,膝盖要用力,脚板立起来就能减速。我抱起滑雪板爬上坡,重头再来。就这么滑呀叫呀爬呀,滑没滑多远,倒是爬坡爬到气喘吁吁,滑下来的时候爽,爬上去就累人了。不过我的小教练很尽责,我一尖叫他就把我拉住,没让我摔跤。

        就这么重复多次,我的胆子慢慢大起来,最终能从坡顶一直滑到雪道尽头的平地,甚至嫌雪道太和缓,用杆子装模作样地撑几下加速,最后做出潇洒的姿势停下来。偶尔也摔个大跤,幸亏衣服穿得多,减了几分疼痛。回望这雪道,虽然是那么的短,但我总算学会了,不免很有成就感。后来去到雪乡的滑雪场再上阵我才知道,我还没学会,摔得还不够,这是后话。

        还不等我们进步到转战中级雪道,下午四点,天已经无情地灰了下来。两个月的期待,大半天的转车,才换来一个小时的痛快。满怀遗憾,我们无可奈何地脱下了靴子。跟小教练聊天得知,他们是放假来挣学费的,滑雪场不给工资,游客请教练他们才有收入,但这里的游客实在少得可怜。他们一磨,我们又凑伙给了30元的小费。

        这时索道已经关了,要下山必须坐雪橇。开价20元/人,我们说不坐,走下山。走了几步,降到5元,杀!小教练们凑上来说,看我们表演特技!好啊!读者们,请不要想象出圣诞老人和纳尼亚冰雪女王的华丽雪橇,没有马,没有鹿,也没有狗,想象一下没有轮子的单车。这就是一只仅能容纳两人屁股、底下钉着橡胶、带车把手的木凳,驾“车”的是一位阿姨,方向盘、油门和刹车都是她的脚。她端坐雪橇上,前方一条半米宽的滑道在积雪中延伸向山下,显然是前人用脚和木凳子开辟出来的。在沈阳北陵公园撑过简易的冰上雪橇,在雪乡后山用屁股玩过滑梯,见到这个我当然不惊讶,欣欣然坐上去,紧紧抱着阿姨的腰。Ready?Go!阿姨两脚一撑,雪橇就轻快地往山下滑行,耳边的风声比方才滑雪还要响,而由于凳子很矮,滑道两边的积雪都飞溅到身上来,啥叫雪中冲浪,啥叫乘风破浪?这就是!(想起东北网吧的招牌,不写网上冲浪,写的是网上滑雪:P)

        突然,一个孩子从山上飞驰而下,忽然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跟头,又轻松落地,绝尘而去。一个接一个的身影在我眼前放肆地炫技,有如烟花绽放,幕幕高潮,目不暇接。手不能放开拍不了掌,但冒着吃进满口雪团的风险,我也要大声喝彩!有了这短短的十分钟,前面的所有周折奔波都值回票价了。

        当晚就住在滑雪场宿舍。仿佛回到80年代,平房,土黄墙壁,又长又黑的走廊,木格子窗,木门,宽敞的房间和简陋的木床。在大礼堂里吃饭,上菜很慢,菜也很朴素。在这过年前的隆冬季节,除了我们4人,不知还有谁会大老远跑来这里。后来在雪乡滑雪,晴天丽日,滑雪场就在村子旁,感受全然不同。但回忆起这个遥远的松花湖滑雪场,我仍然十分想念,恨我不记得更多的细节。大概我的性格里有自虐的因子,太容易得到的便不稀罕,偏要百般折腾。到最后迎来happy ending,自然是百感交集着心满意足,而若是没有happy ending,又用风景在路上的套话来安慰自己。只可惜,不在旅途上的时候,我远没有这么洒脱,还是固执于一个结果,否则,便害怕从前的辛苦全都白费,更不知日后的路该如何继续。

    2005年3月2日 雪乡(03年1月在吉林松花湖滑雪场没有拍照)

    分享到:

    评论

  • 好大的雪!
  • 谢谢!哈哈,找到一张缆车的图,直观多了
  • admire~

    貌似不适合我
  • 精彩!
  • ppluxx ,您的该篇日志被推荐至行者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