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北大野之 晒月光

    2007-02-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408745.html

    点击阅读其他东北游记

          有些人一到梅雨天,关节炎就要发作,而我一到冬天,对东北的想念就不可抑止。没有雪没有暖炕没有唠嗑,在屋里呆久了就冷到四肢僵硬,这种冬天有什么意思呢?但我从来不去看别人的东北游记,只是在心里慢慢释放我的记忆。

          回放的记忆碎片很干净,白的雪,蓝的天,都纯粹无比,没有一丝杂质;也很安静,除了自己一步一步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嘎吱声,细微的风声和呼吸声,就没有别的喧闹。依然记得4年前的那个夜里,一轮满月映照下,雪地发出晶莹的光芒,明亮如白昼。我们大字形躺倒雪地上“晒月光”,笑说谁都不许移动半分,看谁能坚持最久。把零下20几度的空气吸入胸中,身体紧紧贴着冰凉的雪,我连手指都没动,也停止了思想。望着眼前硕大的月亮,脑海一片空灵,却觉得远处的森林仿佛在缓缓移动,又或者是我灵魂已出窍。直到指尖慢慢失去知觉,我们才爬了起来,穿牛仔裤的人屁股已经结了一大块冰。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一直这么躺下去,正如《The Big Blue》里Jack永远融入深蓝的大海。

          回到屋里睡下,半夜醒来,睁眼看见头顶的月光。我们的小屋紧挨后山,炕上一米多宽的大窗把后山雪林尽收眼底,满山的积雪一直堆到窗沿上来。我翻了个身,趴着静静看眼前的光景。月亮把雪林照得透亮,也洒到了我身上,此时此刻,仿佛我就趴在森林的雪地上晒月光,只是眼前隔了一扇窗,身下的大炕烤得全身暖洋洋。身边的朋友睡得正酣,我却不舍得闭上眼睛,看着看着又觉得眼前的森林移动起来。或许是我的幻觉,但我宁愿相信,是月亮和雪林带着我在走,去往一个空灵的世界。

          2年后重回雪乡,在杨早山顶的雪原,同伴叫我躺倒看天,天依然很蓝,雪依然很静,只是当时车坏了,大家的手机都没电了,正满心焦急呢。后来独自去到中俄边境的街津口,看夕阳把冰封的界河染成粉红,我也曾经躺倒看蓝天,屏气听万籁俱静。但也许是那里积雪太薄,冰河太硬,躺着并不舒服。

          在东北走路,更多的经验不是自己躺倒,而是摔倒。在雪乡,没有人踪的地方积雪有着优美平滑的线条,却深达几米,一脚踩下去没到大腿。这时越挣扎越陷得深,干脆一屁股坐下躺倒,打个滚才慢悠悠地起身,拍落一身的雪。在其他地方摔倒就没这么舒服了,那年在吉林市区下起鹅毛大雪,路面却满布滑溜溜的冰。汽车慢得赛单车,我小心翼翼地走,还是在大街上摔了个四脚朝天,屁股都痛得要开裂了。

          摔得更狠的,当然是在滑雪场了。白茫茫的雪原和零下的低温让我放慢心跳沉静下来,想起滑雪我却热血沸腾。但那时,光是寻找便宜的雪场就费了一番功夫。

    (跑题了,下篇再写滑雪)

     

    2005年3月2日,雪乡

    2005年3月7日,街津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也点了,哈哈
  • 其实雪乡已经被糟蹋得一年不如一年了。如果要去,尽量避开初一到十五这段时间。

    我很喜欢雪地上的影子:)
  • 我也要去这样的冬天,一个人,也不看关于冬天的只影片言,哈哈:)
  • 雪乡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一定要选一个冬天好好去感受一下:)

    第一张图感觉非常舒服,阴影承托了雪原的丝滑
  • to redrain:证明我的技术还是2年前更好,哈哈。雪乡那张跟我以前模板用的图是在同一个地点拍的

    to blogbus:谢谢~

    to godgod:是啊,我那次回来就黑得比去高原还严重很多

    to walking:其实是很冷的。。。

    to bon:谢谢哈哈,我就说谁给我点的呢

  • 我也有份点灯的,哈哈
  • 月光也能晒得暖暖的~
  • 爽啊!晒月光比日光更黑。。。
  • ppluxx,我们将您这篇日志推荐至行者频道,您可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BlogBus感谢您的支持!
  • so good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