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bet, Tibet !

    2004-09-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406024.html

        下午在小礼堂听93级英语系毕业的李婉师姐进藏的讲座,晚上到中华广场看央视拍的记录片《布达拉宫》。

        讲座以李婉随地质队进阿里无人区的dv片段拉开序幕,dv看起来普普,但李婉说起这些dv背后的故事,却一次又一次让我感动、震撼。而更打动我的是李婉本人,一个被塑造为九次孤身进藏的奇女子,看起来那么平静,踏实,真诚。说起那些孤独、危险、艰苦的经历,只是平实地叙述,讲让她触动和难忘的人和事,不会炫耀什么,谈论到藏民的宗教信仰和习俗也没有夸张和猎奇。我觉得很多没去过西藏的人、不了解西藏的人都难免有些猎奇心理,我到川西藏区之前也是这样,但是用自己的脚走过这片土地,激动过,赞叹过,感动过,留下来的就是平静、满足,和无尽的思念吧。

        “西藏对没去过的人是一个神秘的梦想,对去过的人是一种回忆,对生活在那里的人是一种习惯。”(大意)李婉说她第一次进藏,就感觉很亲切,像回到故乡的感觉。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但要走过多少路以后,经历过多少磨难后,才找到心灵的故乡,看到内心的自己?李婉说她从无人区出来见到热情款待自己的朋友,从早上九点哭到下午六点,回到地质队又接着哭,一直到第二天才止住,当时的她声音就哽咽了,她说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哭,这次经历后才看到自己也有软弱的一面。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在高原反应下在烂泥中走十几个小时,不知道自己会在释迦牟尼像前热泪盈眶匍匐在地,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演讲结束后很多人提问,几个迷途小羔羊甚至让李婉给他们指点学习、工作的方向。我也很想提问,但最终没有举手,我想我自己进藏的时候会找到答案,也可能更迷惘,那就再去一次呗,内心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

        PS 李婉说康巴藏民是最彪悍和比较不淳朴的,确实我看到的丹巴很商业化、康定很乱,不过还有八美和塔公,让我那么喜欢觉得那么亲切的地方,那么淳朴天真热情的藏民(爱憎分明啊……)。下次出门记得带上在塔公买的藏刀:P

    -----------------------------------------------------------------------

    ica 发表于 2004-09-23

        下午在小礼堂听外院师姐李婉的西藏行讲座。短片、照片加上亲身讲述,动人复撼人。九度入藏的她讲默默无闻的地质工作人员大半年在严寒荒凉的无人区测绘采样,他们在零下十几度、冷得无法入睡的地方,在时而迷失方向时而与总台失去联系、天地茫茫唯野牛野驴偶来相伴的地方工作着,拒绝了央视的采访,说这只是他们的工作;她讲内心封闭一个多月的自己,随着地质队从无人区回来时,将她视作亲人的一对夫妇为她备下丰盛的饭菜,采购了许许多多当地珍贵的菜蔬为地质队设下筵席——感激他们照顾了她,她从上午九点哭到下午六点;她讲在两颊涂上浓浓红点的藏族姑娘之美;她讲孤身带着藏刀深入偏僻地带;她讲两千多年的狭窄马道,一面是峭壁一面是怒江波涛,而马帮的孩子在佛山(!)念初中;她讲转山的藏民,他们遥望来生,习惯了苦难;她讲遥远的村子里,从未遇到过汉人、以为她是“国家派来”的八十六岁失明老婆婆,用双手摸索她的长相,说可怜她,可怜她走了那么长那么艰辛的路,要她坐在婆婆自己吃饭的小桌子上,舍不得她离去,流着泪,说“你再来的时候我可能不在了”(短片中,灰暗的小屋里,李婉从身后抱着黑衣的老婆婆,轻轻摇晃……);她讲看了三天三夜天葬,很平静,喜怒哀乐在此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她讲一踏上西藏,就觉得回到了故乡,身在都市时思念蚀骨,“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桩桩件件,听得人,一阵阵地湿了眼。

    有人问她,将来是否真的要在西藏定居,和藏族人民住在一起。她,毫不迟疑:“这是当然的,肯定的,绝对的,一定会的!”

    分享到:

    评论

  • sigh,tibet,李婉是一个我一直想认识却始终无缘认识的人,摄影记者黄皓老在说她的传奇经历,那天想去听,可是活压得人不敢走开,可惜了,有机会一定要见这个师姐,实在太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