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ke it happen again @ 一峰一人一结他II @ Hongkong

    2006-1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997119.html

    5/12 Rundown  by chet

    Make It Happen Again!

    Coming Up
    好天氣
    活下來

    Messing Them Up
    野孩子的祈禱
    滴汗 + 靜夜的單簧管
    打火機 + 一支煙的時間
    感情到老 + 19

    Giving It Up
    When He Sings
    勞斯萊斯
    婚紗背後

    Letting It Go
    離開是為了回來 + CL411
    傾斜
    未完舞曲
    This Love Affair + 植物人
    忘盡心中情

    Keep Going
    青草地 溪水旁
    一峰一人一結他

    雪糕車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2 Night Stand"

        第二次听一峰的live,感觉跟第一次很不一样。正如Two Night Stand与One Night Stand绝不会相同:P 第一次,我看到一个民谣的、爵士的一峰,感性的、激情的一峰,靓仔的一峰。第二次,本来只是想重温11月20日晚的激动和感动,没想到有更多的surprise。成熟的,深情的,性感的,型仔的,搞笑的,千面的一峰。最后,是very very nice的一峰。

        live的魅力在于你会听到/看到CD无法容纳的东西,比如说灯光、歌衫、贴身辣舞、从天而降或飞天炮弹等等各种舞台效果,以及置身其中感受到的氛围,跟许多陌生人在黑暗中一起激动和分享的快乐。而一峰的live的魅力在于,即使仍然只有一个人一支吉他,他也能带给你数不尽的新体验,是上一次和从前没有发现的。所以有那么多人不久前才听过他的live,这次又来了。A series of ONS,你不但不会腻,只会更爱他。因为他会用心对待每一次。

        没听过林一峰live的人会觉得我以上两段话太花痴。是的,我无法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会这么“疯狂”,从广州追到香港,而且仅仅相隔了15天(20几岁人了啵,仲学D妹妹仔追星?!系啊,我甘多年都未追过边粒星...)。但听过他live的,尤其是当晚在现场的人会明白:)

        入正题,开始流水帐。照例是出师不利,黑仔的我遇上黑仔的阿钝,更是跌宕起伏惊心动魄得无以复加。在经历了等visa、等票、丢身份证、“冒领”visa、“蒙混”过关、飞奔下山赶船等等一系列波折(另文再写)后,在汽车+地铁+火车+船转了11趟交通工具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湾仔艺术中心的寿臣剧院。事实证明,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close 2 u

        一入场,我们就忍不住哇了一声。剧场才跟广州话剧团的小剧场差不多大,比中大的阶梯教室还小。虽然我们的座位排到一楼倒数第二行,感觉却比上次坐第七排还要close。舞台布置非常简单,一个白光的投影,角落里的两张小桌子而已。于是更加地期待一峰的出场。(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蒲松龄的《口技》,说口技人在屏后模仿起火,引得众人惊慌逃跑,“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这场live也有类似效果,一点不夸张,看到后面你就知道:P)

        灯光熄灭后,舞台一片漆黑。大家屏息静气地等着一峰出场的瞬间。吉他响起,我正纳闷怎么舞台还是黑乎乎的不见人,突然一片尖叫,他竟然从观众席的右边入口弹着吉他进来了!噔噔噔的调子很像电影配乐,紧挨着座位边走边弹,还要连连扬着下巴挑逗人,好抵死!出场的瞬间他离我只有几米,有幸摸他吉他的观众更是晕倒一大片,哈哈。
     
        不再用Suddenly Single开场、离开是为了回来结束,也不再唱重回布拉格,整晚一峰只唱了一半自己的歌,还要跟别的歌mix up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只有《青草地,溪水旁》(他终于唱了ica最希望听到的歌,替她开心一下)是“老老实实”唱的。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觉得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不需要顾全方方面面的口味,不需要“证明”“林一峰吾系细细声唱歌,林一峰吾系净识得唱民谣”。这样,一峰就可以更轻松自在,展现更多东西给我们,甚至是“玩下野”。

    唱别人的歌

        很矛盾的心理,希望他多唱自己的歌,看看会有什么跟CD不同的演绎。又希望听他唱别人的歌,因为必定会有很多惊喜,跟原唱绝不一样。似乎一峰说过齐豫能把别人的歌都唱成自己的歌,他自己何尝不是?《野孩子的祈祷》(野孩子+少女的祈祷)是第一首让我很感动和很心痛的,sorry,以后不想再听千Fa版了...《劳斯莱斯》,从前只觉得歌词很特别,这晚认真听,才发现太伤感。《忘尽心中情》这种老歌竟然也能让他唱出自己的味道。其实,听去年一峰千Fa live唱的《偏偏喜欢你》《情义两心坚》就已经很喜欢很喜欢了。

        “好索...”整晚,我悄声在阿钝耳边说了好多次,是在一峰唱林忆莲的《滴汗》和《倾斜》的时候。他扭着身子一再低声问"Are you ready for love",怎能不销魂...有网友评价林忆莲版的《滴汗》说,“滴汗”这种字字到肉的歌词,最难演绎,倘若SL不是天生的尤物而又具备一颗清纯赤子的心,换了别人来唱“恋火烧我的中央,你今夜若亦是一样”,早变成了一首“姣腾腾”的咸湿歌(或一个风尘女人的广告歌)。SL的拿捏恰到好处,歌声柔如流水也野如烈火,销魂动魄处,只能神会。而看似“清纯乖仔”的一峰演绎充满诱惑的《滴汗》,表现真令我惊叹!不知是我偏爱还是现场效果好,觉得一峰版比忆莲版更正更诱惑,又比哥哥版清新一丁点,woo^o^ 越来越喜欢听一峰唱jazz,很对味。虽然第一次在一峰的歌里听出jazz风时我还想,“林一峰唱jazz?佢把声?好怪鸡啵,Candy先岩唱啊”,但上次在广州听已经发现我错了,这一次,简直喜欢到要发狂!

    讲自己的故事

        很难说整晚最喜欢哪一首,《野孩子的祈祷》《一支烟的时间》《19》《劳斯莱斯》《植物人》都听到眼湿湿,《活下来》和《when he sings》本来就是最让我感动的歌之二,《未完舞曲》是第二次听live,依然正到爆。不过说到曲目的编排,我最喜欢的是Giving It Up这一part,三首歌的故事仿佛浑然一体,直到幕布撤去了我还沉溺其中,太伤感了。顺便说,我觉得只打投影感觉比放下幕布更好,就好像在森林的夜色中听一峰讲故事,树影轻轻摇曳...

        之前已经看过一个香港歌迷的blog,说在广州听一峰的live跟香港截然不同,广州的观众要热情得多,打拍子,欢呼,送花,而香港的歌迷只是静静地听,唱完一首才鼓掌,仿佛在听古典音乐。之前我一直以为,听演唱会不就是要投入要激情嘛,那一次我也很high,喊到嗓子都哑了。但这晚我发现,做civilized的观众也很好,我比上次还要更投入,静静地听每一个字,倾听歌词的故事,感受歌词里的情绪,只是在他举起酒瓶的时候低声说一句“cheers”。上一次,我只是惊叹他的演绎,他的宽广音域,他的飙高音,他的低沉嗓音,他的哭腔;这一次,我会跟着他的情绪去走,好像看了一场电影,经历了好多次生离死别....

        阿钝以为尾声又要摇手机,就没把她的黑白屏手机带来。嗯,应该不会了,一峰不是最害怕重复的吗,所以连重演的曲目都会不一样。这次是大家齐声唱The Best is Yet to Come,几百名观众的小剧场,声音不是很大,但我已经觉得很感动,很温馨。

    crazy 4 u

        不过不过,高潮肯定是在《雪糕车》啦!上面我都没提到一峰的衣着,没有提他的表情,只是在专心地听他唱。但在encore时,他竟然换了白色紧身背心,带着牛仔帽出场,哇,show muscle啊!好有型啊!真是想不到成天穿白色T恤好乖仔的一峰也有狂野的一面!说他纤瘦的人,你们走宝啦,奸笑一声~

        最正的当然不是这件背心,一峰不像某些偶像要靠卖肉来调动观众情绪。你能想象吗?一峰一个人学林子祥、哥哥、明哥、卢冠庭、郭小霖、光良、彭羚、家驹、林海峰的声音和唱腔唱《雪糕车》!“林子祥”一开声,“肉紧”版《雪糕车》即刻笑到我肚子疼。之后,他竟然学哥哥把“心事”唱成“shum shi”,竟然学哥哥的经典“ao头”pose,竟然学光良不咸不淡的粤语,竟然尖着嗓子学彭龄,OMG!我笑到趴下好多次,揉着肚子气都喘不过来,全场笑倒,他怎么能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衣牙扮相”学明哥?是不是自己都笑了无数次才修炼成功?他终于忍不住也笑了,说“吾好意思我学吾似”,哈哈!除了学明哥笑场,卢冠庭和郭小霖我不熟,其他人都像得不得了。我的妈呀,他怎么能这么厉害,这个嗓子是正常的人体构造吗?还是外星人?喔,他是小王子嘛,难怪// 既然他学谁像谁,男女通杀,阿钝就想,他唱《帝女花》一人分饰两角一定很正,我则想听他唱Air Supply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因为《音乐·旅·情》的某篇文章,哈哈。

    thank u
        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又系时间讲拜拜。散场后,我们在馆外等一峰出来签名。其他歌迷都是穿校服的弟弟仔妹妹仔,阿钝说了好几次“我们好老哦”,呵呵。我跟阿钝靠着栏杆聊天,偶尔有辆车开过,等了很久,一回头,就看见一峰已经出来,在跟歌迷说话了。时常觉得有什么样的歌手就有什么样的歌迷,一峰的歌迷只会静静地等他,不会前推后拥闹出骚乱,一峰也不会兜后门逃跑躲开歌迷:) 他背一个大大的白色nike包,很casual,收敛了舞台上的光芒,不像上次那么叫我“惊艳”,但很亲切,真的很像小王子哦:) 还见到亚贤,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不过没有跟他打招呼,呵呵。

        我跟阿钝走过去等他签名,我们有2张CD,2张postcard,每张他都问写给谁,真是不好意思让他签那么多。我想他写luxx或鲁西西或候鸟,但都太复杂,于是就请他写了lucia。给阿钝写时,我说,“好钝个钝”,他很惊讶地问,“真系?”哈哈。接下来,一峰又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surprise。我告诉他我们从广州过来的,他很开心。看到我手里的相机,他问,“你系米要影相啊?”我还钝钝地没反应过来,以为他问我是不是没听话在live上拍照了(汗!),连声说“吾系啊”-.-bb “ha?甘难得系广州过来,吾影翻张相?”我这才反应过来,哇,真是没想到一峰这么好人。我们马上分别站在他两边,他还说可以分开拍,一人一张,我马上说不用啦,怎么好意思占用他那么多时间呢*_* 这时候,轻轻搭着我们肩膀拍照的一峰,已经完全不是个明星,而是很nice的朋友了。至此,又一个完美无比的happy ending,道别后,我跟阿钝吹着微凉的晚风离开。许多没有奢望过的东西竟然都让我们一一经历,怎能承受这样的幸运。我想,我当时的高兴不光是得到一个珍贵的合照机会,更是为他的善解人意感动吧...回来看照片,他笑得好灿烂,好大两个酒窝^_^
     
        谢谢一峰,谢谢亚贤和其他所有make it happen again的朋友。还要谢谢阿钝,如果不是有你在,我不会如此“疯狂”。

    后记

        曾经很遗憾自己没有成为娱记,否则可以有更多机会与一峰接触。但现在也已释然。

        中大的演唱会,我通过征文和短信抽奖,一共拿到4张票。除了自己,几个喜欢一峰和at17的朋友都可以分享。还通过越洋长途让身在NY的star也听到了。现在回头看那征文也很普通,但毕竟是我用手机一个一个字打出来的真心话。征文只有10个名额,我是其中之一,证明我是晴朗认可的忠实歌迷^_^ 而从来没有中奖运的我竟然也抽中了。两次接到电话通知,都觉得幸福无比,太感谢老天对我的眷顾。

        事后才想到我可以直接找晴朗拿票,也可以通过移动/南都/21世纪/城画等等途径拿票。但我用自己的努力争取到珍贵的4张票,不是更值得骄傲吗:) 而这次,则是自己掏钱买票,专程奔赴香港。有时候真的相信,付出越多,会得到越多。或者说,付出越多,就越珍惜你得到的,越觉得幸福和欣喜。

        会知道林一峰是因为一个朋友的推荐。开始听他的床头歌,觉得很清新,很自然,惊讶香港会有这样的声音。到Travelogue,重回布拉格,离开古城,因为自己也喜欢旅行,就越来越喜欢他了。每次独自出门都会在心里轻唱离开是为了回来。但直到很久以后,重听the Best Is Yet to Come和今天应该更高兴,才发现那柔弱寂寞里的坚强,听着听着就想落泪。那时才开始真正发自心底的喜欢他。 今日你拯救左地球未啊,虽然是舞台剧配乐,却非常喜欢活下来和给最开心的人,延续他一贯风格,有些伤感,但必须鼓励自己坚强活下去。他有些歌亲切得有些朴素,也许不是一开始听就喜欢,却会在一段时间以后突然心有感触,百听不厌。几年过去,心境日益变迁,回头看变化着但依然熟悉的那些歌和那些日子,很感慨。喜欢一峰但不会疯狂追星,只觉得他是个亲切真诚的朋友。但想到在香港的商业社会,能包容这样的歌手,很应该珍惜,于是才第一次手机上网来抢票,想听听他的live,跟大家一起为他打气。上次来中大的陈绮贞也是我很喜欢的歌手,错过了陈老师,不愿再错过一峰了……         2006.11.6 @3G

    PS1:虽然我不在乎别人对我张嘴闭嘴ONS怎么看,但还是有必要告知读者这个语境——

        I’ve been receiving a lot of complains, comfort and pressure saying the last 3 shows were tooooooooooo hard to get tickets, asking if there would be any additional ones. Well, sorry, live is like a one night stand, when it’s gone it’s gone. However, it doesn’t mean that we could not do it again. Let’s see it as a series of one night stands then hahaha. So, here we go again, 3 more.

    by Chet lam (from一峰手记

    PS2:我现在的手机铃声,第一句就是"can have a one night stand if you get a chance..."

    PS3:此次匆匆香港行,还有更多感动和惊叹。喜欢上这座amazing的城市了。欲知香港2日1夜自由行(车300+宿125+食125=550)如何能赠送歌德堡号+深圳欢乐谷+丽江+维港夜游+香港历史博物馆,待我写完去年的图说香港再作分解。
          回来以后,我开始再次认真地思考一个困扰我已久的问题,希望以此为契机,在不久的将来我能作出决定吧。

     

     

     

    分享到:

    评论

  • ^_^ 这晚是有录音的,但不知道会不会三场都出live,还是出10月那次。最好三场都出啦,当然,6CD+3DVD,都好……贵……啊……救命
  • 写得很精彩啊!!!
  • 看了好像跟着你走了一趟,又温暖又安静。谢谢替我听那首歌^_^最近经常在家听When He Sings和燕尾蝶,在office听一支烟和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