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说香港(2)

    2006-12-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961536.html

          香港和北京给我的感觉有一点点相似。当然不是说香港跟北京相似,absolutely not。但它们都是我从小听说、在书本和屏幕上看到过无数次才亲身到达的地方。而其他地方顶多只看过些游记。于是,到其他地方旅行是充满新鲜的发现,到香港和北京却是与从前的印象和想象印证的过程。啊,原来这个地方是这样的;哎,都找不到电影里那种感觉;哇,原来比电视上看到的漂亮多了……

          北京让我很失望。确切说并不是失望,只是没有惊喜。我几乎完全找不到我想象中的北京。或许是因为,我对北京的印象更多来自已经“过时”的文字和影像,老舍笔下的三轮车夫、梁羽生和张恨水笔下的天桥卖艺人、《蓝风筝》里的四合院,还有上铺ameng给我念叨了四年的景泰蓝、古玩、京剧等等有趣又充满京城文化味的东西。现在,这些东西即使没有消失,也已经被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和高架桥湮没,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地胆就难以看到了。

          香港的印证则恰恰相反。噢,香港的楼真的很高很密,人真的很多,人们的脚步确实很匆忙,OL也像翡翠电视剧里看到的一样漂亮。没有落差。只是去年三天的旅行,心情正处低潮,在拥挤的人群中更觉孤单,在处处装点得很漂亮的圣诞灯饰下更觉冷清。“佳节热闹倒数像讽刺着我”,“至少灯饰照闪,假使你在旁,今天应该更高兴”……于是在给朋友的圣诞卡里写道:更怀念大农村广州和小渔村澳门。

          这是香港和北京相似的另一个地方。它们都让我觉得自己很渺小。我一直在想,北京让我觉得疏离的原因,是因为心理落差,因为不够深入,还是因为我没有在此生活过,没有回忆?我很少在blog里写到广州,但这是我永远眷恋着不舍得离开的城市。只是因为这里有我6年的记忆,走到哪个角落都能看到一些过去的影子?不,即使在我第一次进入广州市区上下九,我已经爱上这个城市了。就是一种平民的感觉,即使我没有多少钱,没有什么地位,仍能在这个城市找到自己的快乐,比如说便宜的衣服和美食。在厦门、澳门、成都、长春、哈尔滨、清迈……都可以,但在北京(and maybe上海?)不行。而在香港,这个国际化大都市,除了摩天高楼和拥挤人潮,还有鱼蛋和天星小轮。从小在香港文化浸淫中长大,热爱香港电影的我,依然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去发现和了解香港。北京,就让它永远活在我的北京梦里吧。

          现在重头看香港的照片,拍得不多,很多都蒙查查的。就不处理了,让它们封存我的记忆吧。依然记得当时的落寞,也记得有不少的快乐瞬间。下一次,我会有新的体验,新的照片。

    猜猜我去了hk什么地方

    图说香港(1)迪士尼(未完不续)

    (照片很多,按时间顺序发吧。因为不是从摄影的角度选,反而更难取舍。)

    2005年12月10日 香港

    第一天去了disney,来回都搭地铁。这是第二天中午从尖沙咀地铁站出来,见到HK市区的第一眼。

    在又晒又渴又饿又累的时候坐下来吃一碗冰凉的芒果布丁雪糕,这是我在香港的最美好记忆之一。

    以上几张是海港城的圣诞装饰,很漂亮。忘了当时要找个什么地方,兜了很久都找不到,现在只记得这些"sparking love"了。噢,翻去年的资料才想起是驴友推荐的甜品店“糖朝”,最后实在坚持不住,才去了许留山。

    天星小轮码头一带聚集了许多示威人士,法×功标语处处可见,也是香港一景。

    我很喜欢搭船过海,港币2.2的天星小轮,让我怀念起8毛的中大北门渡轮,我唯一坐过的那次;还有从厦门市区去鼓浪屿的船上,我们在吃鱼皮花生。当时坐我旁边的是个尼泊尔GG,看我举着相机左拍右拍,笑着问我是不是很漂亮。他的英语乡音很重,说了好多话我都听不懂,但他把快乐传染给我了:)

    常看香港新闻的人都知道,抗议游行是香港人的家常便饭。我回来那天,ica还问我有没有看到世贸大游行。看电视报纸描绘的壮观场面,我真遗憾自己错过了。

    搭上双层巴士去港大,坐在二楼最前面的位置。急刹时,就几乎要吻到前面巴士的patpat。我特别喜欢坐香港的双层巴士,横向360度+纵向180度无敌视野,在狭窄起伏的路上“掟弯”更加刺激。在成都坐却没有这种感觉,也是是因为成都的公路太宽敞,司机太悠闲。

    一路见到许多不知名的西式建筑。

    港大博物馆。当时有几个展览,不允许拍照,内容已经想不起来了。在角落的架子上取了几张宣传单张,有戏剧有展览,很羡慕港大的学生能接触这么多种类的艺术。(在北大看到有古典音乐会、昆剧桃花扇、越剧、云南映象、杂技、疯狂的石头的海报,更加羡慕。)

    港大的布局是典型的香港布局,一进校门便要上坡爬梯。习惯中大笔直林荫道的我,又生出初到澳门时的感觉——总觉得还在“小路”上,还没入正题。

    在逼夹间望见一栋美丽的钟楼,更有开阔的天台。原来是港大文学院,跟港大其他建筑隔着几条马路,要走天桥过去。

    来港大因为她是香港最著名的大学,更因为《玻璃之城》。港大是我见过的电影里最漂亮的大学,尤其是晚上,很让人心动。但在白天,我很难找到电影里的痕迹。只有这里,也许是港生和韵文曾经住过的地方。港生在楼下致电韵文,看到她正坐在窗台上,身边是他送给韵文的手形石膏。“我的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都是用你的名字拼成的。”也是在同一个地方,吴彦祖用巧妙的方式告诉张燊悦,楼下水池边的那个女孩,你,就是我爱的人。

    狭窄的地面,一样有开阔的天空,只要你会抬头。

    拍毕业照是伤感不舍的事情,却要尽力微笑,一再整理仪容,以留下最完美的定格。

    文学院,港大里我最喜欢的建筑。于是又怀疑这里是电影里的女生宿舍,韵文跟其他同学一起,用脸盆拼命往下泼水,想阻止楼下要冲上来的男生,其实心里却想“放水”。她笑得那么好看,印在了港生的心里。

    这些绿色草裙让高瘦的棕榈树变得很温柔。

    我最喜欢的娇黄墙壁和干净的花地板。

    下午四点的阳光,拍照的黄金时刻。

    To be continue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