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三十。。。一结他(by阿钝)

    2006-1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896558.html

    (由阿钝同学授权独家转载)

    11月21日

    男人三十。。。一结他

        他唱:“我有很多衝動 尚未能學會收放 行年已經三十 再沒有藉口可講~”,怀里的结他和他的声音结合得天衣无缝。唱到“行年已经三十”时,他鬼马地笑笑压低了嗓子,场内响起会心的低笑。三十岁啦,他说,似乎应该有许多惶惑,但好像我又没有哦。

        是的,虽然他的脸一点都不似三十岁,但他确实已经,正在男人三十,这个最好的年纪。记得几年前在电视上第一次看到他,瘦瘦小小的跳上舞台唱歌,样子很小男生。那么那晚在中大看到的他,确实多了不少成熟和稳重的。。。呃,算不算男人味呢?还是觉得他很大男孩啊,哈。至于他的歌,与《床头歌》的年代相比,无论是歌路,还是视野心态,当然都更加宽广了。现在30岁,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和思考,前面又还有许多空间,the best is yet to come。因此,能够在林一峰30岁时,亲临他的live现场听他唱歌,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呢。
     
       “live是不可取代的。”甫一开场他便告诫大家,不要只顾着拍照,而应该大力拍掌。呵呵,这也是我一向看live的态度,因为我拍照拍得不好,哈,所以从来不带相机,还会大条道理地同人讲:怎么能被一个小小的取景框局限了自己的视野呢?在一场live上,台上台下的情绪和气氛,多么动人,不全情投入地去看去感受,不是太浪费了吗?

        不过,很多fans都不像我这样想。他们还是觉得“应该拍下照片”,让眼前的幸福定格。我坐在第二排,一直看到台前蹲满了忙于拍照的人,有的是记者,有的是歌迷。呵,要感谢他们,为像我这样的懒鬼,留住了这美妙一晚的证据。也要感谢晴朗,给厚脸皮的我们这么好的位置。还要感谢汤汤,委屈地上了楼座,把前排座位留给了更加花痴的我。

        Live确实是不可取代的。在听这场live之前,有朋友评价他的声音“鸡仔声”,我尚未能理直气壮地反驳,但听过之后,我告诉他们,只是录音棚不足以表现他声线罢了!嗯,其他事情不知道,他30岁时的声音,起码我觉得不是“尚未能學會收放”。兴奋处可以高入云霄,低沉时又黯然让人心碎。我不禁疑惑,为什么,同一个人,在现场的声音和在CD的声音,会有这样大的差别呢?这是不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林一峰是一个live型的歌手,不受录音棚所束缚呢?

        很幸福的一晚。什么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一场live上,你会有刻骨体验。昨晚,当全场举起自己手中的手机作荧光棒摇动,我看到了我所见过的最美的live现场,茜在我耳边轻声说:好感动。。。散场后,当我挤在水泄不通的歌迷中去抢购CD,很挤很挤的同时,我觉得很温暖。我们这么卖力地挤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都爱着同一个人。

        第二日中午见到同样沉醉的候鸟,我说,昨晚我很希望有一part,他可以坐在凳子上唱。候鸟马上用了很多个感叹号大声说:是啊!!!!!可见歌迷们都心有灵犀呢。

        是啊,一峰,为什么不安排这样一part呢?回家之后,我看了当晚买的《camping in hong kong live》,有不少歌,你就是拨弄着结他,坐在凳子上低吟浅唱的。既然“你喜欢爵士,但民谣更喜欢你”,又是在大学校园中,坐下来唱,不是更加民谣吗?那晚我看你抱着结他站了一晚,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太累呢。

        不过,坐下来的演唱,也只要一part就够了。因为一峰不仅仅只有民谣。他抱着结他唱歌时,往往情不自禁地摇晃身体,踏着脚步打拍子,那样的全身心投入,非常有煽动性。这一点在唱《未完舞曲》时发挥到极致,当晚他的演绎让人沸腾,尤其最后一段即兴的高音。回家后我再听CD里的这一首歌,平和得多了,越发为自己亲耳听过一峰的现场演绎感到庆幸和感激。

        当晚最让我感动的,始终是他哽咽着嗓子唱的《重回布拉格》。他在那首号称“林一峰三十年来summary”的《as far as love goes》里说,prague was my love lost and found。我不知道在布拉格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似乎已成为他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当我听到他的哭腔时,还有点讶异:唱了那么多次,还不能成为习惯而稍减感情?后来听说,他每次唱这首歌都会哭。OMG。

        接着at17便出场了。他一边拭着眼角的泪,一边张开双臂,呼唤两个妹妹。二汶的无敌靓声就无须多讲了。Ellen就站在我正前面,我一直盯着她看,她也已经长大,不是当年那个15岁的小妹妹啦。虽然小小年纪,却很压得住台,我尤其喜欢看她抱着结他兴奋地满场飞的样子,心里不住感叹:这两个妹妹真是前途无限。

        encore时他唱了《when he sings》,也是他今年的英文碟里我最喜欢的一首。他一说出歌名我便忍不住低呼。All his lovers say he’s selfish, but they don’t know what he’d been through…but I know that when he sings he can,break my heart in two…多么销魂的歌词。我很喜欢听他唱英文歌,一直希望他唱多几首,他果然贴心地安排了这一首压轴。他唱得很动情,一个完美的ending。

        当然,live还有一个最不可取代的地方:现场即兴的讲话。一峰很幽默,呵呵。有一些,他之前说过,也打动过我的话,当晚他也说了。比如“一切都是timing”,又比如中学时他老师送给他的那张写着“if your ship doesn’t come,swim to it”。呵呵,后面这句,我是几日前在他的官方网站上的媒体报道里看到的,觉得真好,还拿来做了QQ签名,哈。

        我第一次在中大梁球琚堂看演唱会,发现在老式剧场看live的妙处亦正在于,那些硬硬的活动椅子,非常适合扭身扭势打拍子。我稍稍嫌观众不够热情,当at17两位可爱的妹妹在极力搞气氛时,大家的反应不够热烈。不过,我也知道,其实大家都是坐在位子上“火烧0左”的。比如坐在我身边一直不动声色的茜,在入场前尚不知道林一峰是谁,回来后便立马对我说:发些林一峰的歌来~

        余音绕梁,看完之后几日一直不知肉味。昨日又得知,12月4日至6日,他在香港还会再开演唱会。我和候鸟都想再去。但是马上申请港澳通行证签注,似乎已来不及。不知是否去得成。我于是安慰候鸟:不要紧,他才30岁,以后肯定还有大把。

        是啊。有多少人,当你后知后觉地爱上他时,巅峰已过,只能回味。我们有幸在林一峰30岁的时候遇上他并爱上他,并且知道,接下来,会有更多值得期待的作品和演出,这已经是一种多么应该珍惜的幸福。

    23:23


        昨天跟阿钝从一峰聊到上世纪80年代的明哥,聊到大概是70年代很红的区瑞强,想起那些用收音机调台和翻录卡带听歌的日子,好怀旧啊……

        还是忍不住把这段对话贴出来——

    阿钝 14:00:01
    昨晚我很希望有一part,他可以坐在凳子上唱
    鲁西西 14:00:07
    是啊是啊!!!!!!!
    阿钝 14:00:15
    可惜没有呢
    鲁西西 14:00:20
    是啊,呜呜
    鲁西西 14:00:34
    如果坐在凳子上唱,就perfect了
    阿钝 14:00:40
    觉得他站着太辛苦,应该安排一part慢歌,坐下来低吟浅唱
    鲁西西 14:00:39
    OMG,>_<
    鲁西西 14:01:49
    我写的宁宁刚,是我们以前学校很出名的组合,唱民谣的,他们的show就是一直坐在凳子上弹吉他。。
    阿钝 14:02:00
    哦,未听过呢。。。
    鲁西西 14:02:50
    我有cd哈,但live永远不可取代。。
    希望呢个live快d出碟拉,我会去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滚滚红尘 2004-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