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雨困住的城市

    2009-07-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8345242.html

    (既然写了,就贴出来,权当是记录生活中的一天)

    2009-03-28
    14时,有阳光,闷热。

    16时30分,二沙岛,天阴了,有乌云聚集,新电视塔的顶端消失在灰霾中,起风了。上了194路车,开始下雨,车走走停停,每一次停车放气发出的响声,都是一声叹息。

    17时15分,在岗顶下车。大雨,没走几步,鞋就半湿了。到麦当劳躲雨,门口挤满人,还有人在卖伞。幸运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吃。旁边上来一对情侣,一坐下就脱鞋倒水。

    “哇,你看看外面!好恐怖!”对面的mm说。窗外,天都黑了,看见闪电,耳边是人们的喧闹声。不锈钢旗杆被风刮成75度,树木摇晃。从二楼眺望岗顶天桥,桥上很空,上桥处挤了很多花花绿绿的伞。桥下已成泽国,有几个人在淌水,水淹过膝,几辆车歪在水中。

    18时,雨小了,空中的旗子垂了下来。但地面水势不减,淌水的人更多了,他们的伞排成一线,还多了些三轮车,还有人托着大纸箱在脑袋上挡雨。在吃着薯条的,避雨的,坐着的,站着的,都到窗边来,举起手机拍下这一幕。

    视野所及的中山大道,西往东方向已瘫痪。只要过天桥,走到龙口西路中段,我就到家了。但这一条中山大道,竟让人望洋兴叹,生出余光中般的乡愁。突然想到能走地铁隧道过去,不必淌水去天桥。望望对面地铁口,虽然马路都在水中,但隐约看到人们踩着什么走过积水,似乎是用砖头搭起了桥。这条路行得通。于是下楼,麦当劳门口处好像成了火车站,有人蹲在角落里抽烟。

    原来爆水管了,地下水从两个出口喷涌而出。天桥附近恰是地势最低之处,浑水奔流。麦当劳离地铁口还有点距离,进入百脑汇,人太多,也无地铁口标识,跟着别人兜兜转转才进地铁。

    “三号线肯定挤都挤不上去啦!”幸好我不用坐地铁。穿越人群,从天娱广场A出口出来,到百佳买了面包,看见结帐处排了长龙,于是放弃。这个决定多么明智,因为后来我才知道,我还要很久才能回到家。

    走出地铁站,在高出路面半米多的人行道上走,无数的机动车在水中动弹不得。有公车开了门,有人下车,有人在车门无奈地张望。有人翻栏杆过马路。很多人靠在人行道的栏杆边望下看,听到喀嚓的相机拍照声。

    水中仍有不少人淌水,有些推着三轮车,很忙碌。“一个五蚊啊?好赚哦,三个就十五啦!”我这才明白,为何那些三轮车夫如此勇猛。不知该赞中国人的商业头脑,还是该叹广州的市政。

    继续走,突然前方变得拥挤。“乜仲系要除鞋啊?唉!”看着对面过来的人有不少光着脚,有人说出了我心里的哀叹。我挤到前面一看,原来方才在对面望见的“砖头桥”,竟是四辆连成一线的三轮车。人们踩着三轮车过“河”,在“桥”的两头,有人在收钱,有人在水中搀扶,一条龙服务。我倒愿意付那五块钱,只是眼看三轮车的车斗都被淹了十公分,心疼新买的鞋子,犹豫着不愿下去。此处是一个手机卖场入口,铁皮屋顶,雨砸下来轰隆隆响,仿佛屋顶随时要倒塌。

    怎么办呢?似乎对面还能通车,回到对面打车走?但龙口东是北往南单行,不知要绕多远,何况这种天气大概打不到车吧!回到地铁站,搭一站再折回天河北?但地铁应该挤不上去吧!看看被困在车上的人,能自由行动就是幸运,我决定走路,从中山大道绕道龙口东,再从天河北回龙口西。这条路并不远,而且离开了岗顶低洼处,应该就不会水浸街了。

    “水浸街啊,我爬都要爬翻去,你等多我一阵啦!”“都系唔好除鞋了,我惊有玻璃……”走到大城小厨楼下,想穿小路去龙口西,但发现没有路,又发现这断头巷里停了接近十辆私家车和的士,停得歪歪斜斜的,车主人都离开了。

    折回中山大道,拐进龙口东,路上塞的车不比中山大道少。有的车,雨刮无声地摆动着,有的车已关了雨刮,一个车主在费劲倒车,好将车停到小巷深处最后一处空地。

     我小心翼翼地躲着路上的积水。因为路边积水最多,我走到了马路中间,在车之间穿行,这个时候,自然也没人响喇叭赶我。好不容易车龙挪动了一点,一辆私家车挪开,露出地面一块空地,竟是干的,当然很快被积水刷掉了。

     龙口东已走完一半,裙子、脚踝半湿,但鞋里还是干燥的,胜利在望。这段路树木很茂密,虽有路灯,人行道还是黑乎乎的,全靠对面驶来的车的车灯照亮。路面都已积水横流,人行道也不安全,在一个无路可走的积水处,我的鞋终于沦陷。

     既已如此,就无所顾忌了。快步走到天河北路口,西往东方向仍是长龙。那些车,好不容易挪到龙口东,以为前方就是康庄大道,撒野似地飞奔,溅起几米水花,却不知在等着他们的,是更令人绝望的黑暗。

    19时50分,回到龙口西的家。这一路,没有见过交警或下水道维修工。

    岗顶水浸。   南方日报记者 高笑 梁宇 摄

    2009年3月29日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最后一课 2004-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