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矶崎新&王少陵&宁峰&贝多芬

    2004-08-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56062.html

        矶崎新:kao,太牛×了,尤其喜欢未建成部分,虽然只匆匆扫了一眼。“未来的城市是废墟”,maybe,赶快逃。

    电脑辅导城市
    http://www.gdmoa.org/exhibition/jiqixin/images/big/001.jpg
    新佛罗伦萨车站
    http://www.gdmoa.org/exhibition/jiqixin/images/big/009.jpg
    东京都新都舍计划
    http://www.gdmoa.org/exhibition/jiqixin/images/sheying/big/Dscn1776.jpg
    荒井宅
    http://www.gdmoa.org/exhibition/jiqixin/images/sheying/big/Dscn1780.jpg
    空中都市
    http://www.gdmoa.org/exhibition/jiqixin/images/sheying/big/Dscn1778.jpg

    (转自美术馆主页:矶崎新是被公认为当代日本建筑界具有大师地位的精英人物。他1931年出生于日本南部九州岛大分县,1950年就学于日本东京大学建筑系、师从丹下健三,1954年毕业后又在丹下研究室工作近十年之久,1963年起正式开展自己独立的设计业务,是继丹下之后享此声誉的日本建筑师。
        矶崎新不但在艺术天赋和才智技巧方面居丹下大师的诸多高足之首,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在逆反现代主义的清规戒律、探索新的审美价值观念方面;在创作中追求“自我意识高于一切”的超脱“个人表现”方面;在对建筑形式资料的天才体验和卓绝引用方面;在兼收并蓄、交融渗透日本和西方的建筑文化的媒介作用等方面的成就也最为突出。
        他的建筑作品风格独特、格调高超、构思脱俗:在简单的几何形式中表现了纯净幽雅的古典美,在错综复杂的构成、随意粗放的笔触中蕴涵着节律分明、严谨和谐的秩序感,在表面的模仿引用中凝练着形象观念的升华和意义的深邃内涵,似乎是在用一种娓娓动听的语调,却又反复无常的雄辩言辞谱写着诗一般美的演说篇章。
    本次展出的作品大体上可分成3部分:
    第一部份: 未建成 (藉着展览的 15 m 空间大约需要 20 m)
    1、空中都市
    2、电脑辅助都市
    3、东京都新市政厅
    4、海市计划
    5、荒井宅
    6、佛罗伦萨车站
    7、深圳国际交易广场
    8、矢野宅
    9、新宿计划
    第二部份: 电器的迷宫/新的版本
    第三部份: 建造:中国各展览城市正在进行的项目。)

        王少陵:油画很多裸女,记得一幅抱着花瓶的,皮肤像花瓶一样光洁润泽。他画的女人身体都比脸好看,呵呵。以版画见长的陈柏坚先生努力学习油画、画裸女,可惜资质有限啊,也许人有一把刀子利就够了,不要太贪心。

        水彩画大部分是风景,似乎随意描绘,但都赏心悦目。虽然我还是习惯性地问,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吗,难道别人就画不出来?然而想起中国近年的绘画,就不再追问,能赏心悦目已经很好了。我惧怕后者那些扭曲的人脸,流血的身躯,如果说绘画是现实(或人的心灵)的反应,那么看着这些画,我会觉得,我们(或我们的心)真的处在人间地狱、于水深火热之中挣扎浮沉。就没有一点美好的东西让我们去热爱、并为之活下去吗?

        一路走马看花,让我驻足的是排在最后的几幅花鸟山水画,用国画工笔技巧画的水彩画,深得水墨画神韵。可见喝洋墨水的大师,并不会变成香蕉,这叫“学贯中西”。

        再问一句,为什么中国当代没有这样的画????????????

    (引自美术馆主页:王少陵(1909—1989),广东台山人,早年活跃于香港画坛,与王济远、汪亚尘及王季迁(己千)合称四王。1938年,在好友徐悲鸿的鼓励下,王少陵决定赴美留学,并于同年9月抵达三藩市,进入了加州美术专科学校学习。后一直享誉于美国。
        王少陵的作品,多为油画及水彩画,好画风景及人物,风格写实,运笔大胆,气势雄浑自然,作风阔大雄奇。并且具有严整的构图,纯正的线条,和谐的色调和沉郁的笔触,充分反映出各个不同时代的真实特色。)

    -----------------------------------------------------------------------

        宁峰(8.14)技巧-excellent,音色-terrible,情感-完全fell吾到啊~~百思不得其解。

        贝多芬(8.28)听过亚青交以后再听广交的管乐,怎么听怎么不顺耳,那长笛mm漏的风都吹到H区来啦!陈萨的钢琴还行,余隆指挥很严格。第一次听出钢琴有回声,刚看完的矶崎新建筑展说,音乐厅用木材料就是为了防止回声啊,奇怪奇怪。算了,我也是听得心不在焉的。

    分享到:

    评论

  • 错过了也没什么。满足是种很好的感觉
  • 原来今天是王少陵画展最后一天,错过了就错过了
  • 那天看了矶崎新已经觉得心满意足,没有看王少陵
  • 收到啊,所以我才很客气地只说了两句嘛
  • 没收到我的留言吗?宁峰的小提琴感冒了……
  • re王少陵的裸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