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地,野花,红袈裟(13)宫殿

    2006-09-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316002.html

    上一篇: 草地,野花,红袈裟(12)夏河

    7月27日 晴转多云,有骤雨

          在拉卜楞的故事,从结识小不点开始,在跟小不点告别后结束。不过现在,我还是暂且放下小不点,回到我独自在拉卜楞里晃悠的时刻。

          对拉卜楞的第一印象,却是在头天晚上。在夏河唯一一条主干道往寺庙方向走,僧人低声说,已经进入拉卜楞寺的范围了。我抬头,隐约见到几颗星星闪烁,周围却是一片黑暗,安静得只听见我们的脚步声。“明天你自己过来,一直往里面走。大殿在里面,这边是我们住的地方。”他们带着我拐进小巷子,靠着手机微弱的光辨认脚下的路。出来的时候仍然如此。才发现,前方照亮街口的那两盏路灯是僧界和俗界的分界线,没有大门,没有围墙。

          这天早上7点,我又来到了拉卜楞寺。清晨和熙的空气中才看清这座寺院,笔直的大道原来竟有那么宽、那么长。两边的僧院,素朴的围墙,白色和淡黄,看着很舒服。光是僧院都有这么多,那拉卜楞寺该有多大?

          走着走着,眼前突然显出一个广场,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巍然矗立。仰望,宽大的布幔在阳光下舒展,顿觉自己渺小如蝼蚁。从素净的僧舍一下子蹦到如此明艳的寺庙,我的眼睛和心都惊叹了。拉卜楞太太太漂亮了!念叨着,满心的喜悦和崇拜,小小翼翼地靠近。那白墙,白窗帘,黑窗框,最爱那白底布幔,随风飘起时,布上描绘的瑞兽仿佛活了一般,再衬着蔚蓝的天轻淡的云……屋檐,墙角,影子,一切线条都清晰无比,仿佛从未见过如此清晰分明的画面,就连那一排突兀的排水渠都变得可爱。

          甘肃地区的寺庙,喜欢用明黄作窗帘门帘,强烈的对比能把眼睛灼伤。而当你从昏暗的大殿出来,这份感觉就更强烈。不过,即使是那些朴素的白窗帘,陈旧得发黄,褶皱也再飘不起来,我也喜欢。明黄的窗帘,要敬畏地仰望,米白的窗帘,却更觉亲切。

          记得在天河娱乐城看过的纪录片《布达拉宫》,说寺庙墙壁上的漆,是僧人用长杆大勺,一勺一勺舀了颜料泼上去的,所以不十分平整。所以,看到被褶红色颜料溅花了的白窗帘,我喜欢得不得了。

          郎木寺的两座寺庙依山而建,几座大殿、众多僧院并不相连。走在拉卜楞里,却总是高高的连绵的围墙,走呀走,走到墙角拐过去,又见一面墙,一个墙角。身在其中,没有登高俯瞰,我全然无法勾勒它的全貌。在高墙下独自往东走,躲在墙下的阴影里。偶尔见到个小喇嘛,那墙更不知比他个头高多少。突然,就生出身在深宫里的感觉,自成一统的世界,无尽的高墙,望得见天空,却望不见外面。很安静,人很渺小,心,有些寂寞。如果不是内心充满安宁和满足的人,又怎能面对这样的渺小和孤寂。

          回来补做的功课,原来,拉卜楞果然是宫殿……

        拉卜楞寺建于清代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是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其他为西藏的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扎什伦布寺、青海的塔尔寺)。全名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贝琅,意为具喜讲修兴旺吉祥右旋寺,简称“拉章(佛宫,拉卜楞即为转音)扎西奇”。又因拉卜楞寺寺主第一世嘉木样曾经学经于拉萨哲蚌寺扎西郭芒扎仓,并出任过该扎仓堪布,所以康藏地区的藏族习惯上称拉卜楞寺为“安多扎西郭芒”,意为安多地区的吉祥多门院。

        经历代寺主嘉木样活佛和广大僧众的开发,拉卜楞寺已发展为包括显、密二宗的铁桑浪瓦(闻思)、居麦巴(下续部)、居多巴(上续部)、丁科尔(医学)、曼巴(时轮)及季多(喜金刚)六大扎仓(学院),分别传授佛教理论、天文、逻辑、历算、书法、医学、舞蹈、音韵、雕塑、彩绘等知识。是西藏以外格鲁派的又一中心和安多地区藏传佛教最高学府,统辖着八大教区的108座寺院。现在共有48座佛殿和500多座僧院,最盛时寺内僧侣达4000人,朝圣者终年不断。

     

    下一篇:草地,野花,红袈裟(14)那些花儿

    分享到:

    评论

  • 谢谢sue
  • 好有感觉的照片,给我一种深远宽广的感觉

  • 经营的不错加油!就可以赢取汽车http

    ://hyshine.bokee.net
  • 补上,不容也容了。

    我是用P档,其实也是设定好的,我还不会调光圈什么的
  • 突然才发现luxx都是用手动拍的,强啊
  • 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