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地,野花,红袈裟(8)花湖

    2006-08-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180601.html

    7月24日 花湖 晴

          喝了杯热奶茶,缓过劲来,剧烈的头痛慢慢减轻,我才有功夫打量起这个暴风雨中的避难所来。除了一台17寸小电视、一台旧收音机外,帐篷中就没别的家具,角落里堆放着一些衣服被褥,草地上铺着两张很破旧的薄海绵垫,小火炉冒着热气,薄却结实的帐篷把狂风牢牢地挡在外面。仿佛通过时光隧道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温暖的火炉是唯一的意义。

          想起两年前在夹金山,一个低矮昏暗的棚子里,炉子冒出的浓烟呛得人眼泪直流,但在那里喝的牦牛奶却是我喝过最香最浓的。去年冬天在乌苏时大娘家,狂风摇撼着雪原上唯一的小屋,糊窗的薄膜响亮地扯了一夜,露在被子外的鼻子凉飕飕,身下却是暖洋洋的,小猫趴在我脚边取暖,大娘大爷的鼾声此起彼伏……    

          不知过了多久,发现外面的草原重现风和日丽的景象。摩托骑士们已整装待发。拿着相机走出去,两个藏族小姑娘凑上来跟我玩。一个叫夏多机,读六年级,红扑扑的脸蛋被晒到脱皮了,笑容灿烂又有点羞涩。一个叫朗甲措,读初三,牙齿很白,举手投足已经显出早熟的味道来。朗甲措问我:“你有几个男朋友?我有四个。”“我介绍几个给你吧,有男朋友很好的。”“有什么好?”“嗯……就是很好很好。”“你的男朋友不会打架啊?”“不会。他有三个老婆。”她指着旁边的藏民gg说。看着我诧异的表情,她忍不住笑了,“我骗你的,骗你的!”

          她俩都是附近的藏民,暑假过来帮忙牵马带客去花湖。我问工钱多少,她们也不清楚,一直说,“这里好玩,我们过来耍”。朗甲措数着她身上藏饰的价钱,却毫不犹豫地送了一串绿松石手链给我。两个mm性格都很活泼,叽叽喳喳的,唱着我听不懂的藏歌,问我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说话时又数着手里的象牙项链,默念六字真言。信仰对于我们,往往是尘世痛苦时的救命稻草,对于他们,却是与生俱来的习惯吧?

          司机送同车几人去若尔盖,说好回来接我,等了许久却没消息,原来车坏了在修。我吃了一小块压缩饼干,喝了杯奶茶,就请一个藏民gg骑马带我溜达去。跟其他藏区一样,这里每年都有赛马会,好马身价过万。但胯下这匹马年纪大了,驮着两个人跑不快,我也不忍心鞭它。这是我第三次骑马了。上次在塔公骑马上山,非常害怕马会突然发疯把我摔下山去(不正满足了我滚下山的愿望么?),回家后却在反复梦想纵马驰骋草原的景象。这一次,应该把藏民gg踹下马,狂奔一番啊!后悔!

          湿地本是候鸟的乐园,只是这个季节候鸟应该都迁徙去南方了。

          发一张全副武装照,帽子、太阳镜、头巾、手套,咔咔。司机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两个mm拉着我再上花湖去。一路见到许多田鼠在草原上探头探脑钻来钻去,不知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它们往哪躲呢?

          傍晚时分,白云沉下天边,天空澄澈得没有一点杂质,花湖也现出十分迷人的湛蓝来。蓝得……让语言变得多余……终于明白,为何有人说黄昏的花湖是最美的,虽然彩霞尚未登场,我已经感觉到,最美丽的一幕即将出现……

          再一次,蓝天和骄阳落入乌云手中,我大慌,以最快速度拍照后落荒而逃,头也不敢回。已经计算不出,短短半天内在“天堂”和“地狱”间往返了多少次。幸而这次我“越(地)狱”成功,远离花湖的天空只是洒下星点雨滴,并未刮起狂风。正为错过花湖的黄昏而懊恼,抬头又见彩虹……

    虹和霓,隐约可见,霓的颜色次序与虹相反。

          这是我见过最清晰最美丽的彩虹,近得仿佛触手可及。牛羊们还是安之若素地吃着草,对彩虹熟视无睹。再也不怀疑,草原上能出现所有我想象不到的景象。因狂奔而急促的呼吸和心跳,见到这奇异的色彩,便迅速平静下来,喜悦祥和的情绪再度充盈了我的心。

          司机已经来到,要离开花湖了,才顿觉肚子饿得慌,嚷着想吃酸奶。司机带我到牧民家,哇,一大碗酸奶盛得像小山一样,吃一口,酸!骚!香!正!藏区的酸奶很浓很稠很酸,得兑几大勺的白砂糖才能中和浓郁的酸味,一块块地舀着吃,粒粒砂糖在嘴里蹦着,又酸又甜,爽歪了……之后在夏河和西宁,再也没吃过这么棒的酸奶……回家后,一时很厌恶每天早餐必吃的达能酸奶,太淡,不骚,呜呜。

          这次包车的司机,正是网上许多人夸过的然灯。5块一碗的酸奶,他坚持要请我,也许是知道我从早到晚都没什么下肚子吧。路上,天迅速黑了下来,送我回郎木寺后,然灯还要赶回热当坝的家。虽然他送我算顺路,但进出花湖、从郎木寺到热当坝的路程也不短,他却丝毫不跟我提加钱。

          晚上9点多,终于回到郎木寺,我邀然灯一起吃晚饭。到郎木寺在清真餐馆连吃几顿面,第一次见到青菜,激动得不得了,肉都不想碰。买单,然灯竟然抢着付钱!他说他们没有让女人结帐的习惯。这一天的车费我才出了30,这顿饭吃了然灯32,我好过意不去……

          看着手上的绿松石项链,这一天吃饭、吃酸奶、喝奶茶、骑马、门票全不用自己掏钱,我想长期积累下来的人品大爆发了。没想到,到夏河还有更棒的“艳遇”等着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片言片语 2004-08-30

    评论

  • 您是住别墅的帅哥,境界自然高些
  • 小子,瞧瞧你那没出息的狗熊样!两桶酸奶就谗成那样?哥们我家别墅前就是一家酸奶厂!酸奶吗......早就吃腻了!
  • 老大,跟你相比,我哪敢说什么艳遇啊,羞愧啊……
  • 呜呜,我就很想带一桶酸奶上飞机,可是天气太热,四川人真幸福啊……
  • 等着听艳遇嘻嘻。
  • 酸奶啊,嘿嘿,不瞒你说,我冰箱还有两桶呢,昨天才从红原送出来的,可以吃一周的说。
  • 哈,你的那个造型好!

    图片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