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青交之夜

    2004-08-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15067.html

    盛夏时节“双响炮”——亚洲青年交响乐团访华演出
    第二炮
    指挥:庞信
    曲目:
    肖斯塔科维奇 《节日序曲》
    理察·史特劳斯 《蒂尔·艾伦施皮格尔的恶作剧》
    马勒 《第一交响曲》“巨人”

        回到广州直接经地铁回学校,还沉浸在回味和兴奋的讲述中,对往日熟悉的校道视而不见,蓦然看到眼前的宿舍,桌子上的杂物,电脑,忽然觉得好陌生,我回来了么?我去了哪里?那些地方真的存在吗?

        打开电脑,似乎应该来点音乐,却觉得我的耳朵不需要任何音乐,除了藏歌,我的心满满的,放不下任何东西,也不需要任何别的音乐来慰藉。末了,放《喜马拉雅》的ost来听,洗澡洗衣服搞卫生听了几个小时,关掉,耳根清净。还是觉得藏族姑娘们随口哼的歌最悠扬动听,喜马拉雅太沉重,也不适合我此时的心境。开了bbs发了几句话,随便扫扫版面,突然对这黑白界面浮起一阵厌恶,赶紧离开。

        十个小时前我还在火车上摇晃,等待着漫长的38.5小时路程的结束。我的心还在遥远的草原不愿意回来,今晚又坐在星海灯火辉煌的大厅,来听古典音乐,听马勒,不是太奇怪了吗?

        不过,这场演出实在是太太太棒了,拍烂手掌也不足以表达兴奋之心。第一首《节日序曲》就听得我如痴如醉,马上觉得广交的管乐不能听了,亚青的音质那么纯,那么细腻,那么明亮,广交的只有粗暴二字而已,杂质太多。

        整个晚上最期待的当然是马勒第一啦。中场休息由13排换到第3排,前所未有地接近乐队,发现音效不如13排有立体感(似乎最好的位置应该在9排左右?),而且只能看见指挥和弦乐,管乐打击乐都被挡住了。然而正因为这样,不能预先看到鼓棒的举起和敲锣打钹乐手的起立,所以鼓声锣声轰然响起的时候却更震撼了(因为我不熟曲子:P)一声声好像敲在心上一样,听得我好想站起身来!最赞的还是管乐,以为已经紧张到了极点,高到了极点,谁知又异峰突起,再翻一个山头,真有老残听小玉唱歌的感觉!还有,这个指挥实在太太太强了,我不懂指挥,也甚少留意,这次却不能不赞叹,爆发力好强~呼呼。跟广交的马勒比较,觉得广交要压抑一些,亚青更bravo!有点可惜没赶回来听昨晚那场。

        好了,我的心要回到草原去了,好梦:)

    ---------------------------------------------------------

    指挥 : 查德.庞丘斯 Richard Pontzious

    肖斯塔科维奇 : 节日序曲
    Shostakovich : Festival Overture

      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1906年11月12日生于升彼得堡,1975年8月9日逝于莫斯科,苏联作曲家,钢琴家,社会活动家。19岁时发表了《第一交响曲》,显示出他早熟德才能。他一生创作了15部交响曲,其中以第7,第10及第11交响曲,均最为突出,成为现代交响音乐中的杰作。他的作品,特别是交响曲,均力图体现深刻的,具有重大意义的主题思想,具有人类复杂的内心世界中悲剧性的冲突。1954年肖斯塔科维奇为庆祝国庆37周年创作了一首歌颂祖国所取得的胜利的 管弦乐曲《节日》序曲,同年11月6日在 莫斯科大剧院由梅里克·帕沙耶夫指挥作首次演出。

      乐曲以热烈欢快的情愫,生动活泼的旋律及庄严的艺术形象表现出苏联人民庆祝胜利和欢度节日的愉快景象,演出后受到听众喜爱,从此,乐曲又被改编为管乐合奏曲,供广大的吹奏乐队演出之用。这首序曲采用奏鸣曲式写成,开始时小号和圆号吹出光辉,雄壮的喇叭号音作为乐曲的引子,它以胜利的姿态把人们带进隆重庄严的节日欢庆场面之中。在喇叭号音又一次奏响以后,乐曲经过发展后进入呈示部,乐曲的速度也由开始的小快板变为急板,在圆号和弦乐奏出的背景上,单簧管奏出主部主题,这个主题取自作者1949年所作的 清唱剧《森林之歌》中的《让祖国披上森林外衣》,乐曲轻松活泼,充满生气,呈现出人们热情奔放的欢乐情绪。这个主题经由小提琴反复演奏后,由弦乐器,铜管乐器及木管乐器相继作了展开,造成欢腾热烈的气氛。不久,圆号和大提琴奏出宽广如歌的副部主题由小提琴和中提琴接着奏出后,木管乐器与弦乐作对答式的演奏。此后弦乐器的轻声拨奏把乐曲引到展开部,木管乐器奏出越来越响的音响,乐曲的情绪也因此越来越昂扬激动,汇合成欢乐壮丽的节日场面,以万众欢腾的景象结束了展开部。在接着出现的再现部里,略有变化的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依次出现,在乐曲的结束部中重又出现引子中的喇叭号音,紧随其后的嘹亮的铜管乐器的乐音,把乐曲引入炽热的节日庆典的高潮,并以饱满有力的尾声结束全曲。

    理察·史特劳斯 : 蒂尔·艾伦施皮格尔的恶作剧
    Richard Strauss: Till Eulensiegels Lustige Streiche

      每个历史悠久的民族,都必然有一些情节深植人心、但具体内容却不易确定的故事。而属于民族自身的认同感,也必然因为这类的故事而更形凝聚,而当这类的文学故事,与表现力及传达力都十分强烈的音乐结合之时,所能达到的效果也必然更为惊人。这样的例子在理察.史特劳斯的《狄尔愉快的恶作剧》(Till Eulenspieges lustige Streiche op.28)当中,正是一个具体的展现。对于这首曲子的历史,还必需追溯到原本理察(此文当中对理察.史特劳斯的简称,因其对华格纳的崇拜,所以曾自称理察二世)是想要将这样的故事,以歌剧的方式写作出来。他原本将之取名称为「狄尔的恶作剧和席尔达的自由民」(Till Eulenspiegel and the Burghers of Schilda),而这个构想从1893年持续到94年。在这部并未完成的歌剧中,是将狄尔描绘成「功不成名不就的怀疑论者与可笑的哲学家」;而那里的自由民则是怪诞的庸人。这样的写作方式也像是要影射理查自身,与德国威玛及慕尼黑之中,某些「自命不凡」的音乐庸人之间的关系(有关这一点,在马勒第九号交响曲中,我们也可看出某些有趣的相似性)。但是这样有关狄尔的构想,理察自身后来则是以交响诗的方式完成了这首作品。

        有关狄尔,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人还待争论。但是他-出身下层、具有机智、敢以诙谐与古怪的方式向权贵者挑衅-这样的角色则是深根于当时的德国。不但这样的故事体现为音乐引人注目,理察还用了一个可谓「惊人」的副标题-「根据一个古代恶汉的传奇,以轮旋曲为形式所写的大管弦乐」(after an old picaresque legend- in rondeau form)。虽然是这样的题目,但是也可预见有关狄尔的主题会在此曲当中,以不同的形式一再的出现,而这每次的不同,不但表现着狄尔自身,也就更考验演出者的功力。而理察在此曲当中大体的内容,笔者以曲子自身的分段来看可分为:1.对恶汉的介绍(Introducing the Rogue);2.狄尔的恶作剧(Till’s Pranks);3.狄尔的审判(Till’s Trial);4.宣判与执行(Sentence and Execution);5.结局(Epilog)。在乐曲的进行当中,则以不同的方式描述狄尔与其它众人的行为,例如由木管与中提琴带出的主题,就代表假扮僧侣的狄尔,对大家说教的情形;而竖笛与双簧管,则代表粗鄙世俗的学者(这可是在这样的故事中,理察自个要描绘的)等等。当然笔者要请众人注意的是,曲子自身的题目是「愉快的恶作剧」,而这也应该被视为演出当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考虑因素。这也是笔者在以下的版本比较当中,要重视的一个部份。

    马勒 : 第一交响曲 《巨人》
    Mahler : Symphony No. 1, Titan

      作品完成于1888年,并于次年在布达佩斯首演,是马勒的第一部交响曲,也被称为《巨人》或《提坦》交响曲(提坦是古代希腊神话中的巨神族)。但从作品的内容来讲,几乎与名称完全不符,“巨人”的名称来自德国浪漫派作家让?保罗的一首同名诗。马勒最早将这部作品称为交响诗,分为两部分,“青年时代”和“人间喜剧”。这首乐曲洋溢着刚刚认识了人生的富有抒情味的青年人的情感,表现出青年人在狭窄的世界里奋斗,以其血气方刚踏入人生路途的姿态。马勒的这部作品的管弦乐编制虽然很大,但作者却很成功地使各乐器很巧妙地唱出了歌曲型的旋律。这部作品是马勒早期的成功之作。

      全曲原分为五个乐章,1894年在魏玛演出时删去了第二乐章,后来就剩下四个乐章了。

      第一乐章,D大调,4/4拍子,奏鸣曲形式。这一乐章的音乐徐缓朦胧、舒展而生动,主题是作者本人所作声乐套曲《少年的魔号》中的民间歌曲《清晨穿越草原》。整个乐章规模很大,最后达到了狂热的高潮。

      第二乐章,激动的谐谑曲,其节奏如兰德勒舞曲。

      第三乐章,葬礼进行曲,音乐沉稳而庄严。

      第四乐章,暴风雨般的引子,然后是激动的快板,描述了地狱到天国的过程。乐曲最后以强有力而热情宏大的气势告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来了呼呼 2004-08-07

    评论

  • 哇,好强,感觉你去了一个月,我周五去湘西,回来一起聊聊哈^_^
  • down了一堆容中尔甲听……我爸看见第一张紫花树桩时就说可以放大,所以他看到后来都没语言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