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地,野花,红袈裟(7)花湖

    2006-08-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136201.html

    7月24日 花湖 晴

          “天气好的花湖是天堂,天气不好的花湖是地狱。”这一天,我在天堂和地狱间来回奔跑,累得半死……

          一大早,眼看又是晴朗好天气,便按原计划折回花湖。一路阳光明媚,云影荡漾,我的心情也好得不得了。搭伙包车的几人只顾玩唱歌接龙,不拍照也不看风景,我嘴上唱着,手和眼睛也不闲着,贪婪地拍着窗外的草原。

          风景总是各花入各眼,有些人对有些风景总是着了魔似的百看不厌,草原、湿地、森林就是我的死穴。所以,坚持要在最美的时候来遇见若尔盖和花湖。(所以,我又将朝扎龙和大兴安岭狂奔去了:P)

          若尔盖是仅次于呼伦贝尔草原的全国第二大草原,也是全国面积最大(一说世界最大)的高原湿地,此时满山遍野繁花星星点点,草地翠绿润泽,正是最好的季节。呼伦贝尔草原早已严重沙化,而若尔盖得益于雨水的滋润,放眼望去不见一点裸露的泥土。

        又见翻车,又是昨天出事的地方!我得偿所愿下了车,飞奔上山,看着眼前的蓝天,脚下辽阔的草地和云影,幸福得无以言表。一个念头在心里蠢蠢欲动,这是两年前想做而没做成的事——滚下山去!!躺在草原上,让天上云影静静流过……当然,还是没滚成,只是坐在山上静静地看着,乐着……

          走过一段烂泥路后,车开始沿着回环小路翻山,花湖就在山的那一边。这山与川西那座有着国内最长隧道的二郎山同名。没有抓到好角度拍山路啊:(

          司机在一个大经幡堆山下停车,我跟他一同上山撒风马,祈求旅途一路顺利。风马瞬间被山风吹去,飘散茫茫山野间,仿佛是蒲公英的小伞,带着我们的愿望离开了。

          进入花湖保护区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没有了山的阻隔,眼光再长也望不到边际,天底下只有一马平川的草地和牛羊,壮阔的景象无与伦比。我竟然没有让司机停车拍照,悔到肠子都青了啊!!!

          进入保护区,棋子般散落的牦牛在惬意地吃草、奔跑、嬉戏。到湖边得走四公里路,骑马过去要20大洋。有人抱怨走到脚快断了,有人抱怨公路应该修到湖边,我乐滋滋地走着,忘路之远近。直到回来的时候,才知道这段路真的很长!

          花湖是湿地湖泊,也就是沼泽地,当年红军过草地吃了不少苦头。(四川许多景点如红原、夹金山、若尔盖、泸定都是长征经过的地方,今年纪念长征60周年,恰好给了许多单位公费旅游的好借口,不知曾亲历长征的老战士作何感想?)沼泽地丰美的水草下,便潜伏着吞噬生命的烂泥。因此,离花湖还有很远,便修起长长的栈道。听说今年的水比去年小许多,栈道边的草地干而踏实,如果水漫到这边,该是多么壮观的泽国!

          远远地,终于看见天边露出一线水光,但浓厚的乌云也飞快地向天穹中央聚拢起来,我赶紧加快了脚步。想象过无数次、看过无数照片的花湖终于出现在我眼前,碧绿的水草在水中茂盛地摇曳,漫天乌云敛去了湖水的光芒。我没有丝毫失望,朝着尚有蓝天的那一边走去,祈祷着、等待着,走出地狱,进入天堂。

          乌云终于散开,湖面现出浩淼的蓝,无风的时候平滑如丝缎,倒映着天空姿态万千的云朵,有风的时候波光鳞鳞,在湖面划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彩带。翠绿翠绿的草丛间,挤满了蔚蓝蔚蓝的天、洁白洁白的云的影子。水草如花般在水面肆意绽放,娇戆的姿态把天和云的光彩都夺走了,只有风来时才微微弯下她们的腰。

          游人们来了又走,有的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不过如是”,有的说,“这个地方好浪漫,我们拍张照吧”。我在湖边吹着风,沉默不语,从最初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心中泛着微微的涟漪,淡淡的欢喜……

          花湖为什么叫花湖?许多人以为满湖鲜花盛开,来到只见水草,十分失望。有人说因为湖的形状像一朵花,也有人说确实因为湖中有花,只是此时花期已过,6月时,湖中水草会开出各种颜色的小花来,星星点点的,连湖水的颜色也改变了。我没有见到那传说中的梦幻景象,只见几朵比指甲盖还小的花,在高大的水草边,自顾自地探出头来。

          中午时分,游人不多。乌云重又聚拢,下起小雨,仅剩的几个游人也离开了。我看分明乌云只有头顶一块,应该很快会散开,依然坐着欣赏重回“地狱”的花湖。

          草原上,羊是白珍珠,牛是黑珍珠,都是牧民的宝。远处的天空依然明媚,大珠小珠落玉盘,是说这瞬间的过云雨呢,还是说这些悠闲自在的牛羊呢?

          雨后放晴,来了几个中年人,聊天得知他们从成都骑摩托车过来的。他们说起摩托车的好处:爱停就停,爱走就走,不像坐班车般不自由;油费便宜,不像四个轮般花钱;开得快,不像单车般费力气。从成都来往夹金山、四姑娘、红原等地,只消一个周末。其中一位,摩托进藏,住道班、吃干粮,只花了200多块!羡慕得我哈喇子直流~我想拉他们一起回保护站门口吃饭——都两点了,早餐只吃了两块饼干,靠几粒牛肉干支撑到现在,饿啊!他们倒给了我半包压缩饼干,后来帮了我大忙。说起我在唐克遭遇的自驾党,他们也表示了一番鄙视,让我相信瞧不起人的成都人只是小部分,嘿嘿。

          摩托骑士的解手照。虽说人有三急,虽说花湖不过是沼泽,可如此这般,多少有些暴殄天物……

          “天气不好的花湖是地狱”,我以为只是说天气不好时湖水阴霾黯淡无光,没想到,花湖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让我体会到这句花的真正含义。

          毫无先兆地,几点急雨打落,天空瞬间失去颜色。几个摩托骑士马上拿出冲锋衣裤穿上,我打着伞匆忙离开。狂风大作,我收起帽子,头发被吹得狰狞十分,双手死死撑着伞,腾不出手来拉上衣服拉链。顶风的伞快被吹断了,我想把伞收起来,刚换了个方向,霎时间风吹反伞骨,扯得我站都站不稳,眼看就要掉下栈道跌进可怕的沼泽地!吓出一身冷汗,总算站住脚收了伞,继续顶风冒雨狂奔。裤子早被打湿,凶猛的风吹得我头痛欲裂,单薄的风衣和线衫被风乱扯着,根本抵挡不了什么,身上的温度都给带走了。辽阔的草原上没有任何能阻挡风的物体,没有任何能遮风躲雨的地方,我只能低着头用尽所有力气往前走,用力走出这个地狱……十二万分地后悔,后悔没有预料到天气会变得如此恶劣,后悔把外套和雨衣都放在郎木寺,我知道高原上昼夜温差大,带足了衣服,却不知道高原风雨的厉害!

          风小了一些,我把衣服拉好,拿出伞来。庆幸在成都英明地买了“天堂”伞,这样的狂风伞还是完好无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出恐怖的雨带,看见帐篷的踪影,风依旧呼啸,但裤子已经干了。我又拿出帽子,双手紧紧压着帽檐,头盖骨的疼痛稍微减轻了一丁点。终于终于,看到第一个帐篷,帐篷顶飘出意味着温暖的白烟,我招呼也顾不上打就冲了进去……

    分享到:

    评论

  • 老兄,不错嘛!
  • 不错,我五一在若尔盖,十一在黑水,都遇上过风雪。
  • 不一定是冬天吧,五一十一也可能下雪的
  • 不错,用心去拍,用心去旅行。运气也不错,天气眷顾你:)
  • 冬天能去花湖吗?有啥呢
  • 一个字......冷!气温骤降,风冷效果极好,虽然穿了冲锋衣裤,仍然冷到浑身刺痛。后来听人说大概是7到8级风附送冰雹转风雪。
  • jixiaoli,去你的blog逛了一下,看来你骑术很厉害啊,羡慕

    你的blog要注册才能留言,就懒得说话了:)
  • 那张趴着的,有咩问题?

    看来看去才知老大所指的“火车”是什么,调皮这个形容真有趣……
  • ruibi,下雪的花湖是什么样子的?
  • 看了楼主好几篇博客,都是关于旅游的呀,我个人也很喜欢旅游的,希望我们能交流一下,http://www.17u.com/blog/89583,这是我的博客,欢迎来踩哦.
  • pp很漂亮。我要去花湖。喜欢那个像火车一样的相片,很调皮。
  • 西西的相片好pp呀!那张趴着的,err..
  • 两年前,我在花湖突然遭遇风雪,然后追着我的帽子狂奔了几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