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插播]赛赤寺的“藏地芭蕾”

    2008-10-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0729986.html

    赛赤寺的“藏地芭蕾”
    喇嘛跳起米拉劝法舞,层层叠叠的袈裟下摆在阳光下飞扬起来

          到过郎木寺的人,都能绕口令似地说着郎木寺、纳摩寺、色止寺、格尔底寺几个名词。对外界和游客来说,郎木寺(地名)指位于甘肃和四川交界的一个小镇,以河为界,分属甘肃碌曲县和四川若尔盖县。在这个镇上有两座寺庙,在甘肃这边的达仓郎木赛赤寺,简称郎木寺,也称色止寺或赛赤寺,只是藏名译法不同;在四川这边的达仓纳摩格尔底寺,简称纳摩寺,也称格尔底寺。达仓意为虎穴,郎木或纳摩意为仙女,赛赤和格尔底是创建寺庙的活佛名。在当地,郎木寺(寺庙名)通常指甘肃的赛赤寺。
          两座寺庙分别由不同年代的不同活佛创建,同属格鲁派藏传佛寺。赛赤寺由甘丹寺第五十三任甘丹赛赤坚赞桑盖大师于公元1748年(藏历第十三胜生土龙年)创建,格尔底寺由宗喀巴大师七大弟子之一第一世格尔底活佛戎钦更登坚赞于公元1413年(明永乐十一年)创建,并以一尊肉身活佛闻名于世。
          赛赤寺的建筑没有引起我特别兴趣,但这天喇嘛跳的米拉劝法舞和这天的云生动异常。
          辩经、诵经见得多了,喇嘛跳舞却难得一见。那天下午,高原的艳阳下,赛赤寺正殿前的广场,一位喇嘛在独舞。没有演出服,没有道具,没有布景,只是一鼓、一钹、一人而已。不知道他在跳什么舞,但他快速旋转时,层层叠叠的袈裟下摆飞扬起来,黑色的靴子踮起脚尖来,在阳光下非常好看,伴着简单的鼓点,真有些特别的魅力,可称之为“藏地芭蕾”。看了一会,才发现“藏地芭蕾”有独舞,也有双人舞,当然两人都是男性喇嘛,而且跳舞时双方并无身体接触,反而常常背对背。与芭蕾的柔美不同,这种舞跳起来刚劲有力,胳膊的肌肉被阳光晒着,更显健美。而舞者也十分专注,似乎沉迷在宗教的神思中。
          原来,他们在排练米拉劝法舞,为农历七月八日的大法会作准备。那一天,是七月初五。米拉劝法舞演的是米拉日巴大师猎夫贡保多杰的故事,藏剧的传统剧目。米拉日巴大师是藏传佛教噶举派(俗称“白教”)创始人玛尔巴祖师的嫡传弟子,西藏“实践佛法”的代表人物。在格鲁派的赛赤寺遇见米拉劝法舞,我颇为意外。是因为米拉日巴大师的经历很富传奇色彩,在藏民中妇孺皆知,所以纪念他的活动并无教派门户之分吗?
          也许我与米拉日巴大师有缘。在合作有一座米拉日巴佛阁,是噶举派在安多藏区最主要的寺院,供奉以米拉日巴佛尊者及其弟子为主的藏传佛教各派的开宗祖师。因为行程紧张,我本无计划前往合作。但从郎木寺到夏河的班车却经过合作,经过米拉日巴佛阁时,司机专程停车让大家去拜访佛阁。于是,我得以在此转寺三圈,拍下几张照片作纪念。
          关于米拉日巴的机遇并未到此结束。到了夏河拉卜楞寺,在喇嘛土丹尼玛家中看到一幅照片,他在跳“藏地芭蕾”。我好奇地让他跳给我看,他一本正经地说,“这个舞不能随便跳的,”他见我一脸失望,笑了,“别难过,你明天就能看到”。
          我运气忒好,拉卜楞寺一年一度的七月法会正闹得如火如荼,第二天就是七月初八的米拉劝法会。端的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拉卜楞寺的喇嘛云集已经够壮观,还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信众和游客,原本宽敞的大经堂广场都显得有些拥挤。
          首先上场的竟是两头绿“狮子”和一个“驯狮”的小伙子。小伙子穿得花花绿绿,一个大面具把脸盖住,仅露下巴。他满场游走打滚,引得狮子翩翩起舞。对于从小看惯舞狮的广东人来说,这场舞狮算不上精彩。而其后的剧情更让我这个异乡人看得“一头雾水”。但当那个小伙子旋转起来,满身彩带飘飘时,我又想起赛赤寺的那场“藏地芭蕾”。那场不带妆彩排,是我见过最美的高原舞蹈,只因肃穆的袈裟也能如此飞扬。

    9月15日《南方都市报》旅游时代·见&闻B3-40

    (正文第一张小图是chaocat拍的,编辑没有署名,特此感谢)

    分享到:

    评论

  • 说的就是潮猫那篇,起码半年后吧。
    那张照片20蚊瓜
  • 可怜的……成了被欠薪的农民工了

    但,我说的是潮猫的稿费呢……有没有的
  • 半年前的稿费还没收到呢……
  • hoho 稿费稿费 拿来报告
  • 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