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走在“上帝的自留地”

    2008-10-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0729666.html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在广东,这样的诗句从来只能想象。但在北疆,秋色比诗句更美、比油画更美。你需要的,只是在最美的季节去遇见她。禾木和喀纳斯,在西北边塞的两个小村庄,曾是多年来传说中的“上帝自留地”,就连那黎明的晨曦都如梦似幻。
        北疆的秋天很短,最美的时间不过十天。但这一次,我们过了一个每秒8格的“慢动作”秋天——用自己的双脚行走四天,看叶子一点点从嫩黄变成金黄。回想起来,这个秋天仿佛有一个月那么长,每一天都有满满的灿烂的记忆。

    徒步
    缘溪行,林间飘起蝴蝶般的叶子

        在犹如欧洲小镇的布尔津住过尖顶小别墅,吃过夜市著名的烤鱼,我们便整装向贾登峪出发。贾登峪是进入禾木的徒步路线起点,我们租了几匹马来驮行李,人却不上马。要拍照,要摆POSE被拍,要玩雪花,要捡落叶,没有高超的马术,骑在马背上,倒要被缚住了手脚。
        我们的马夫耶郎别克,我们管他叫别克,23岁的小伙子,哈萨克族。别克是个帅小伙,鼻子很挺,睫毛很长,头发和眼珠都是黄色的。他还挺爱美,看到我们举起相机,赶紧从包里找条花头巾系上。
        贾登峪-禾木-喀纳斯,是中国十大黄金徒步线路之一,如今已经非常成熟,即使落单也不会迷路,跟着马的粪便走就可以了。第一段,从贾登峪到禾木,大部分人只用一天走完,我们不想赶路忘了风景,悠哉游哉地走了两天,途中在喀纳斯河和禾木河交界的三角洲附近休息一晚。一路在两山之间行走,伴着金黄的白桦林,粉绿的禾木河,宽阔的草地,遥望皑皑雪山。从雨雪天走到放晴,风景越来越好,空气越来越纯净。
        第二段,从禾木到喀纳斯,2天共走约50公里。第一天要爬升1000米,一段又一段的爬山路,一堆又一堆的乱石阵,累。第二天又下降1100米,下雪又下雨,冷。这一段路的风景又有变化,最棒的是,海拔仅2000米左右就到了雪线,踩着干草和石缝间的积雪,对面的雪山触手可及。无需承受高原反应便得以亲近雪山,从秋天跨越到冬天,感觉是赚到了。那天晚上,住在海拔2400米的山顶,雪山踩在脚下,头顶的星空很近,很辽阔,但仿佛张开手就可以抱住。因为身处最高点,不用仰头就能看到星空,感觉倒比在海拔50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离天空更近。
        最美的一刻,是相机无法记录下来的。从禾木到小黑湖的路上,正在埋头爬山,朋友突然说,你们看看对面白桦林的叶子!当时,我们站在山崖边的小道上,隔一道窄窄的峡谷,对面那座山距离我们才几十米,满山的白桦林,嫩黄嫩黄的。山风吹起,一片片叶子从林间升起,在空中飘啊飘,像一群黄蝴蝶朝我们飞来。就在快飞到我们面前的时候,黄蝴蝶散了,飘落了,消失在白桦林里。之后的几天,见过许多的白桦林,却再也没见过这番景象,仿佛是神迹。

    禾木
    凝霜,晨雾,一条落满黄叶的小溪,让禾木依然宁静

        虽说行走路上的风景很好,能让人忘了目的地,忘了时间,但我们心中,还是放着禾木,那个传说中宁静又美丽的边塞小村庄。
        终于到达村口时,我竟止不住深深的失望。村口的路简直不能称为路,坑坑洼洼,一阵马队经过,掀起滚滚烟尘。左一间右一间的木屋,都是客栈,还有不少地方在大兴土木。哪有牛羊、围栏、草垛的农牧村庄的味道?倒像是进了拍摄古装战争片的影视城,兵荒马乱的。然而,等夜幕降临,银河在头顶出现时,我又忘了白天的喧闹,期待起第二天的日出来。
        北京时间7点,相当于新疆时间的5点,在星光下上山去,弯弯的月亮还挂在天边。在禾木西面的山腰上有个大平台,能俯视禾木全景,是看日出的最佳位置。别处看日出,都是看朝霞、看太阳的金光。此处不一样,当太阳从禾木东边那座高高的山后露脸时,早已耀眼得不可逼视了。在这里,看的就是禾木,看它的村庄、周围的树林怎样被朝阳唤醒。
        冒着接近零度的寒冷,呵着白气,跺着脚,搓着手,山上人很多,但无人高声语。天一点点亮起来时,我发现整个村庄白茫茫的,带着点淡淡的蓝,仿佛是下了点小雪。天再亮一些,我才发现那不是雪,是霜。地面、屋顶、河面,都裹了一层厚厚的霜,村子边上的树林,升起淡淡的雾。此时的禾木,那么宁谧,就连炊烟都还没升起。
        等朝阳越过山峰洒向禾木,村庄的白色外衣慢慢褪去,屋顶的向阳面反射着金光,第一户起床的人家屋顶上,冒出了一缕炊烟。最神奇的是,原来在阴影中的白桦林,像被一支神笔点亮一般,树梢亮了起来,一丛又一丛树梢次第亮起来,在森林中连成一道细细的金线。
        看日出的人也是一道风景线。新疆日报驻阿勒泰的摄影记者“大灰狼”,一年要来禾木20次,年年如此,也不腻味。“每次感觉都不一样啊!”每次都像初次见面一样,每次都一丝不苟地拍日出,每次都冒着严寒早起上山,耐心等待炊烟的升起,令人佩服。跟他搭档的文字记者瘦瘦小小,绰号却是“大个子”。“大个子”不拍照,任务是举着鸭舌帽给“大灰狼”遮光。“高点,再高点,哎,对对,别动!”“大个子”这个“活动遮光罩”的动作,都把我们逗乐了。
        下山回到村里,往来的游人依然不少,但清晨的宁谧仍留在我的心中,我找到了和禾木的相处之道。禾木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狭长的村子夹在两座山之间,山上白桦林郁郁葱葱,禾木河从村前蜿蜒而过。只要离村口远些,走近山上的白桦林,村边的小溪,就已宁静得能听见树叶飘落的声音。
        从石屎森林来的人,会妒忌禾木小学的学生们。他们的运动场只是一片平整的土地,被学生们“跑”出了一条细细的“跑道”。上体育课,练习接力,孩子们在阳光下奔跑,背景是山上金灿灿的白桦林——像在拍电影,美丽得有种不真实的味道。
        离村口不远,有一大片落满黄叶的白桦林,是绝佳的拍摄婚纱照地。女孩子跑啊跳啊,扬起落叶,摆出各种姿态。如果你嫌这里人多,只要再走几步,走到林边的小溪旁,就是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秋天,真正的最佳MODEL是白桦树。白皙的树干在水里投下倒影,心型的小叶子飘落水面,阳光透过树林照出光影明暗的旋律,蔚蓝的天空也不甘寂寞,映在水里,映得叶子越发地金黄,天空越发地蓝。这虚幻又真实的水中世界,令人着迷。

    喀纳斯
    山间的云雾,水中的光影,稍纵即逝
        离开禾木,方知道禾木人的好。那晚,禾木村支书盛情邀请我们去品尝手撕羊腿。图瓦族人的待客之道,是将最肥美的羊腿肉撕下,双手捧着送到客人掌心里。“不要嚼,吞下去!”他们说。但是,这样鲜嫩的羊肉,我真不舍得一口吞下呢!
        禾木徒步往喀纳斯,夜宿小黑湖,却被狠狠宰了一顿。由于徒步的人多,可住宿的蒙古包仅有几顶,老板坐地起价。简陋的小小蒙古包塞了十多人,挤得翻不了身,竟要200元/人的天价!
        至此,我学会对喀纳斯不报太高的期望。但进村之前的路已令我不虚此行。在松树林里走了很长一段路,深呼吸着细雨中的氧气,松叶软软的,踩着,只有细微的雨声和脚步声,青翠的松叶都黄了,垂下来,变得很温柔。终于见到村庄,喀纳斯湖在密云透出的阳光下闪着绿光。
        喀纳斯已是一个规划井然、管理成熟的景区,土生土长的图瓦人把房子出租,搬到山上放牧去了,在这里经营家庭旅馆的都是外来人。旅馆到神仙湾、喀纳斯湖等各景点都有区间车,车费已包含在门票里。区间车班次很密,遇上满座,调度员马上通过对讲机调一台车来。
        喀纳斯之美在于水。早上,云雾初开,在山间萦绕,映着平静的湖水。湖水是看不透的绿,偶尔有一点光,映出斑斓的树影。禾木河的树影,清晰得枝桠历历可数。卧龙湾的树影却仅有一点模糊的光,很梦幻。
        那点光影,原来是惊鸿一瞥。下山去到神仙湾,云雾已散,天又转阴,湖水颜色尽失。
        幸好,到了喀纳斯湖,又是阳光灿烂。浩瀚的湖,宝蓝的湖水碧波荡漾,竟像是到了海边。

    白哈巴
    遥望哈萨克斯坦,云很低,时间很慢

        白哈巴,可能是几年前的禾木。在这个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小村庄,依然有村民赶着牛羊上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里的游人比禾木和喀纳斯少得多,不见旅游团的大巴车,却看到一群驴友,抬着麻包袋装的番茄和馕,还有几罐牛奶,准备徒步四天穿越那仁草原。
        连续两天早起看日出,第一天阴天,却比第二天的晴天更让我喜欢,更宁静。没有禾木那样环绕的白桦林,没有河水从村边流过,没有晨雾朦胧,白哈巴的日出远不如禾木上镜。但坐在山上遥望哈萨克斯坦的群山,云很低,时间很慢。
        从禾木到白哈巴,不去看日历,是叶子的颜色告诉我们时间在流逝。在禾木,叶子还是嫩黄中带点绿的,来到白哈巴,大部分树叶都变成金黄了,是冬天前最后的绚烂。白哈巴有一条著名的“金光大道”,其实是一条乡间小路,两边高大的白桦树夹道。我们到的时候,金光已落幕,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但到了傍晚回光返照的瞬间,整个村庄、房屋、树木都染上了火红的光。瞬间太短暂,来不及拍下,只是记在了心里。我想象着,五天前日落时分的“金光大道”,会是怎样的灿烂?

    线路:
    D1乌鲁木齐-布尔津(班车)
    D2 布尔津-贾登峪(包车或班车),贾登峪-三角洲(徒步)
    D3 三角洲-禾木(徒步)
    D4 禾木发呆
    D5 禾木-小黑湖(徒步)
    D6 小黑湖-喀纳斯(徒步)
    D7 喀纳斯-白哈巴(包车或班车)
    D8 白哈巴发呆
    D9 白哈巴-布尔津
        结束这部分行程后,可前往可可托海、塞里木湖、吐鲁番和鄯善等地,感受北疆的另一番风情。若要前往南疆,全程需要20天时间甚至更多。

    Tips:
    1.最佳旅游季节:北疆的秋天很短暂,一般在9月下旬秋色最灿烂、色彩最丰富,可以看到叶子从嫩黄到金黄、橙黄、火红的变化。
    2.花费:广州至乌鲁木齐机票,提前关注、运气好的话可订到3折票(870元,未含税)。贾登峪-禾木-喀纳斯租马,马150元/天,马夫100元/天。门票价格:禾木60元,喀纳斯150元,白哈巴60元。
    3.气候:比较干燥,但不乏雨雪天气,日夜温差大,紫外线强烈。因此,建议准备能防风挡雨的保暖御寒衣物(冲锋衣裤、抓绒衣裤)、高帮防水登山鞋、SPF30以上度数的防晒霜、太阳眼镜、保湿力强的护肤品,以及多喝水、多吃水果。
    4.饮食:馕、烤羊肉串、大盘鸡、库尔勒香梨、哈密瓜、加丝瓜、吐鲁番葡萄……
    5.住宿:布尔津、禾木、喀纳斯、白哈巴的别墅和家庭旅馆很多,丰俭由人。徒步路上的三角洲只有两间民居,小黑湖只有几个蒙古包,住宿很紧张且条件很简陋,睡大通铺,没有洗手间。
    6.手信:葡萄干、巴旦木(当地一种带壳坚果)、蜜枣等各式干果。

    10月27日《南方都市报》旅游时代·行&走B3 28-29

        这期的主打稿也是写阿尔山。同题作文~

    分享到:

    评论

  • 现在也还可以住在里面
  • 我去喀纳斯的时候 还是可以住在里面的 半夜出来见月度云海 那是美得一塌糊涂.....
  • 布小猫,第一,旅行不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第二,完美人生有很多种,当旅游变成工作时,那就身不由己了:)
  • 上山时经过神仙湾看到很美的云雾,我想下车,番茄他们说,还是坐上山再走下来吧,懒得爬。下山时云雾就散了,呵呵
  • 赞一个。什么时候我也能把旅行当作工作的一部分,人生就完美了。
  • 写得真好!
  • 现在有区间车了……当时我从湖边的小木屋走过去月亮湾 虽然不算太远 但有种千里迢迢只为再见一面的感觉 很好
  • 那也太刻薄了吧……
  • 杂志的版面真不是报纸能比的。有同学问我是不是把旅费赚回来了,我说,燃油费都还不够给。s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