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地,野花,红袈裟(4)唐克

    2006-08-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068425.html

    7.22  唐克 阴有小雨

          搭成都到若尔盖的班车,独自一人在唐克路口下车,班车绝尘而去。自己出门的时候,看风景,跟当地人聊天,感到孤单的机会很少。例外的是一个人半路下车、在火车站苦等夜半的车和爬山。所以我爬山的时候,总会拍很多的照片。

          记得那时候坐车去雾淞岛,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口下车,放眼四顾是白茫茫一片雪原,天半黑了,连灯火都不见。那是我第一次独自出门的第一站,心里难免有些害怕,不怕坏人,只是怕自己迷路。顺着司机指的方向一直走到河边,不见船更不见人,给房东李季大姐打电话,她让男人来接我。站在河边等啊等,四肢指头从刺痛冻到僵硬,肚子饿扁了,河边湿气重,更是格外地冷,唯一庆幸的是手机有信号。等了半个多小时,漆黑的对岸终于有了声响,李季男人撑船过来,领着我过河,踩着深深浅浅的积雪回家去。一进门,李季二话不说,马上把我领进里屋,脱去外套,用火炕烘得暖暖的被子把我围住……

          跑题了~话说在唐克路口下车,就发现风很大很冷,路上的摩托车骑士都穿着厚厚的藏袍,头上包得严严实实的,这也是藏区一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逢车必招手,搭了一趟卡车和摩托后,再包车往九曲。

          “九曲黄河十八弯”,黄河在这里与白河汇合,转身折回西北,形成黄河第一大弯。看过许多的照片,日出日落时分的九曲,河道在草原蜿蜒蔓延,十分壮美。我却只能望着远方的密云,独自爬着高原上的栈道,一边喘气,一边叹息。

          这里可见两条河一清一黄,不知哪条黄河哪条白河。松鼠问我黄河上游的水清不清,可惜我没有走近去看。唐克紧邻甘肃玛曲,后来在郎木寺看一个郑州男孩的照片,晴天下的玛曲黄河竟是宝蓝的!你能想象得到吗?

          阴沉的天空让黄河草原黯然失色,远方的地平线上有一抹蓝天,却始终拗不过满天的乌云。栈道长得让人绝望,登高后的视野也不比下面好多少。但隐约记得有人的游记写到“只有我一个人坚持爬到山顶”,我便发狠要爬到尽头,尽管缺氧让我强烈地气喘,后脑勺处又疼了起来。

          由于我过了7点才开始上山,游人们早就下去吃饭了,只剩下我一人在苦苦攀登。就这么五步一喘,十步一歇,爬了一个小时,终于踩到山顶的石头。其实并无风景,阴天也让辽阔的视野失去了意义。此时已经接近8点半,山上的风越来越凶,不敢久留便匆匆下山。刚跑到山下,饥肠辘辘,便有人推开窗来迎接我,暖暖的灯光从他背后透过来。此人是谁?

          话说luxx到了九曲,先背着大包小包去河边的帐篷找住处。不料今天来了一个大团把帐篷都住满了,我慢腾腾地走回路边已是气喘吁吁。只见一喇嘛站在路边,向他打听还有无别的住处,他答道:“帐篷旅馆都住满了,你到我家住吧。”咦,还不等我开口就……好像是专门站在路边等我似的。后来才知道真的是,他看见我下去找旅馆,就站那儿等我上来了!

          于是乎,我爬山回来后,就坐着等着他给我做苦瓜炒牦牛肉。他平时都吃糌粑,料想我吃不惯,特意给我做饭,吃完饭又给我煮奶茶。我连声感谢,说今天生日好开心,他又给我献哈达,送我一串金沙珠。饭饱茶足,我们开始唠嗑,从因果轮回聊到广州的布拉肠。看见窗外站着个游客在等人,他邀那人进来暖暖身子,那人谢绝,站了许久,是怕屋里有巫婆吃了他么?夜深了,他回寺庙搬来一套床铺,让我睡厚的那床。那夜睡得极安稳,后来到了郎木寺,始终觉得床铺不够暖……这是一位善良的喇嘛,帮助过很多游客,但不愿出名,我只能把他的名字和身份隐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又开始了 2004-08-16

    评论

  • 把那位喇嘛的名字悄悄地告诉我吧,下次去找他。这里的相片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