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插播]秋访成吉思汗故乡

    2008-10-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0298617.html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我们不走寻常路,不去内蒙声名很盛的呼伦湖和贝尔湖,不去蒙古包,去交通非常不便的阿尔山看大兴安岭。不去满洲里口岸看中俄边贸市场,去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小村庄恩和寻找俄罗斯风情。我们在森林和草原中驱车狂奔五千公里,直到那个傍晚,车坏了,被迫在传说中民风和风景都不好的室韦逗留一天。
          室韦,是此行最美丽的意外。

    森林
          说到秋色,我们知道九寨沟、北疆、额济纳,却很少有人想到内蒙古的东北部。摊开中国地图,这片“鸡冠”位置,以呼伦贝尔湖和蒙古包著称,夏天游人络绎不绝,但很少有人知道,在那个距离中蒙边境不远的全国最小城市阿尔山,有着一片属于大兴安岭的森林,这里的秋天,很美很美。
          大兴安岭在东蒙绵延数千里,“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是漠北的传说,在大兴安岭南麓的阿尔山,以汉族为主,生活习惯接近东三省,木须肉、小鸡炖蘑菇,份量做得比黑龙江的还要大盆。
          在国内旅行有个怪圈,未开发的地方往往条件艰苦往来不便,旅游业发达的地方又人满为患。当我们搭飞机转火车再转汽车,费劲折腾来到阿尔山时,这里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偏僻山野。干净宽敞的街道,西式风格的小楼房,骑着高头大马的漂亮女骑警都是一道风景。
          “去口岸不?”许多的士司机在招揽乘客去中蒙口岸。不,口岸那一道铁丝网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要看的,是去口岸路上的哈啦哈河。
          哈拉哈河发源于阿尔山林业局南沟林场,流经阿尔山市后,向西进入呼伦贝尔草原新巴尔虎左旗。哈拉哈河流域过去是北方匈奴和鲜卑游牧生息之地,曾哺育了包括成吉思汗在内的蒙古族哈拉哈部。铁骑部落的母亲河,在阿尔山这一段很平静温和。公路和河畔之间有一条铁路,火车班次不多,当地人都沿着铁路骑单车,我在铁轨上慢慢走,突然就会有一直走下去的冲动。阴天,哈拉哈河色彩黯淡,但岸边那层层被秋霜染得粉红橙黄的树林,和林子里怡然埋头吃草的花奶牛,已足以令人惊艳。艺术修养有限的我,拼命在脑子里搜索着,这像是列宾的哪幅画呢?
          再没有艺术细胞的人,进入阿尔山森林公园,来到杜鹃湖畔,他也懂得欣赏这幅秋色图。
          春天,湖畔会开满杜鹃,春意盎然。现在,白桦的叶子都落了,松树的叶子都黄了,岸边的芦苇都枯了,显然,我们只抓住了秋天的小尾巴。但是,看看那浩瀚的湖水,这一边,倒影着朵朵白云,风轻云淡,那一边,宝石般的颜色比海水还蓝。是的,我们南方的海没有这样的湛蓝,这样深沉,这样吸人魂魄。我拨开芦苇丛,来到一艘废弃的小木船边,船桨还横在船上,但船底已洞穿。何年何月,谁人将船丢弃在这里的?刹那间,我有些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湖面波澜不兴,只有云彩的慢慢散去暗示着时光的流走。于是,赶紧在日落前去攀登天池。世人皆知长白山天池和天山天池,而不知这藏在阿尔山内的国内第三高天池。阿尔山天池海拔1323米,是居高俯瞰夕照的最佳地点。我不是夸父,脚步赶不上太阳,还未爬到山顶,往山下回望,已看到一半丛林落入暮色苍茫中。那尚在阳光下的树端却越发火红,红得像要烧起来了。就这样,几步一回头,看夕阳的大手一点点漫过大地,越过丛林,掠过天池的水面。

    草原
          在东蒙,我看了5次日落,2次日出。其中一次,是在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
          阿尔山是四大草原的交汇处,东侧是呼伦贝尔大草原,西侧是锡林郭勒大草原,南临科尔沁草原,北面是人迹罕至的蒙古大草原。我们向东进发,进入呼伦贝尔盟的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旗有左右之分,右旗在呼伦湖附近。左旗在东,右旗在西,恰恰与地图“左西右东”的位置相反,因为对蒙古族而言,他们向南方中原瞭望时,左边才是东方。
          听司机大哥陈勇这么一番解释,我有点晕乎乎的。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没有什么参照物,只有看着太阳,才能分清东西南北。
          这天清晨5点多,我冒着接近零度的严寒,出城去看草原上的日出。不认识路没关系,出了城,一马平川的草原任我走。看天边那一道橙黄,就是东方。
          草原上的日出也许不是最美的。天边一丝云也没有,也就没有绚烂的朝霞。没有丛林,没有河流,朝阳也就无法给大地染上绚丽的色彩。东方的地平线越来越红,越来越亮,太阳一下子就蹦了出来,一出生就光芒万丈,不可逼视。这才是草原上的日出,壮阔、有力,带着王者之风。
          秋天的草原,也不是最美的。事实上,呼伦贝尔草原年年沙化,风吹草低现牛羊早已成为传说。秋天到草原来,要看割草。牧民开着拖拉机收割,已收割的地方呈浅黄色,未收割的地方呈深黄色,翻了地的是一道道黑色。牧民们是最潇洒大气的画家,以拖拉机为画笔,在没有边界的画纸上任意挥洒,图案只有色块和线条,却堪比拟康定斯基的抽象画。

    界河
          沿着中俄边境,在这幅抽象画中驱车狂奔几天,我们都有些审美疲劳了。那个傍晚,在一个小村庄外,车突然坏了。推车走进村里,才发现这是我们打算过而不入的室韦。村子很小,找不到修车的工具,我们必须在这里逗留一晚,第二天额尔古纳的班车才能托运工具过来。
          为什么我们的行程里没有室韦呢?因为它名气太大。室韦是成吉思汗的故乡,早年被评为中国十大魅力名镇之一,游客不少。有驴友评价,室韦风景一般,比较商业化,所谓的俄罗斯大餐更是难吃。于是,我们选择了中俄边境上的另一个俄罗斯风情乡恩和。
          在恩和吃过涂满蓝莓酱的俄罗斯面包,住过俄式小木屋后,室韦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晚霞正浓,夕阳在山坳中洒下一层橙色的薄雾,将村口的三驾马车雕像染上金光。走进村里,小木屋比恩和更多,街道比恩和更干净,人们都热情地朝我微笑。更重要的是,恩和距离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还有好几里路,而室韦就在河边上。
          看过1000次日出,第1001次还是会有不同。还在睡梦中的村庄,笼罩在粉红色的晨雾中。这个早晨也没有朝霞,晨曦才是长袖善舞的主角。走到河边,只见咫尺之远的对岸就是俄罗斯,山上的红色尖顶白房子,是俄方的哨所。不见森严冰冷的铁丝网,这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曦中。淡淡的粉,淡淡的蓝,与草原上那浓烈的火红迥异。来河边饮水的花奶牛和白马都很安静地享受着这个清晨。
          日渐高升,雾气竟然不见散去,河面水汽蒸腾,仿佛是从温泉里涌出的河流。要问问那几只在水汽中若隐若现的鸭子,河里可是比岸上温暖许多?我只知道,在岸边呆了两个小时,又冷又饿,我的手指头都快僵硬了。但你看那河水又变出新的颜色,我怎舍得离开?
          到了上午10点,看着河水从粉红转为粉蓝,最终转为宝石蓝,我才肯向饿过几轮的肚子投降,准备离开。这时,才发现远处有几名美术学院的学生在写生。他们大多是内蒙和东三省的学生,但其中有一位竟是从上海美术学院过来的。“我天天早上5点半来这儿画。我以前夏天也来过,夏天人多,这会儿人少,更安静,景色比夏天更美。”他穿一件连帽外套,戴着毛线手套,为抵抗严寒做足准备。是对艺术的热爱,还是对自然的热爱,吸引他天天如此忍饥受寒呢?

    华俄
          回到友谊家庭旅馆,主人家早已在忙活着我们的早餐和午餐了。“昨天你们到得晚,没来得及准备好菜,今天给你们做正宗俄罗斯菜!”
          这两口子,丈夫叫杨来勇,妻子叫于秀梅,取的是中国人的名字,讲的是字正腔圆的东北话,五官却有一丝外国人的味道,高鼻深眼,须发有些偏黄。于秀梅做家务活时也打扮得整整齐齐的,穿着高跟鞋和丝袜,颇有些优雅气质。室韦虽是成吉思汗故乡,如今的村民却不是蒙古族人,而是中俄混血儿。接近一个世纪之前,俄罗斯十月革命,许多失去权势的俄罗斯贵族逃亡到中国,与这里的中国人成家,就此扎根。中国人把俄罗斯人称为“老毛子”,华俄夫妻的第二代就叫“二毛”。如今村里的中年人大多是“三毛”,也就是华俄第三代。杨来勇夫妇颇喜欢这个称呼,乐呵呵地朝我们自称“三毛”。
          “俄罗斯风情”,不是写在景点介绍上的,俄罗斯风情,在处处可见的木屋里,在俄式桑拿浴室里,在杨来勇夫妇珍藏的俄罗斯祖母照片里,在他们的血液里——当然,更在他们做的美食里!
          我很同情那位说俄罗斯菜难吃的驴友,他大概是没遇上好人家。于秀梅做的菜,还没吃上,光看看就馋得不行了。鲜红的野果子,翡翠的水晶葡萄,鹅黄的苹果,这是餐前水果沙律,最赏心悦目的一道菜。于秀梅小心地把红果子均匀地撒在沙律表面,露出完成一幅艺术作品的满足感。至于俄罗斯人爱吃的土豆,还有两种做法:土豆泥和炸薯条。还有炸鱼、牛扒、俄罗斯面包……太丰盛了,这些菜,我在哈尔滨著名的波特曼西餐厅也没吃上呢!吃了许多天份量足但粗放的东北菜后,来上这么一顿精致的俄罗斯大餐,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
          有!在天寒地冻的时候,洗上一顿桑拿浴——这种俄式桑拿,是“自助型”的,浴室里堆着烧红了的大石头,往石头上泼水,溅起一股水汽,真是舒服塞神仙。
          两个多月后,我在广州接到一通电话,是一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女声。“我是室韦友谊宾馆的于秀梅,祝你圣诞快乐!欢迎你们再来室韦!”原来,他们过圣诞跟农历新年一样隆重。于秀梅说,他们打算装修房子,以达到政府的要求,挂牌成为指定接待旅馆。

    攻略
    1.概况:内蒙古东北部的兴安盟和呼伦贝尔盟,孕育了大兴安岭森林风光、呼伦贝尔草原风光,以及中蒙、中俄边境风情。海拉尔是这片地区的主要城市,也是交通枢纽,可以海拉尔为中心南下和北上。路上处处是风景,道路又直又平,路况非常好,收费站很少,建议包车或自驾车。
    2.参考路线:海拉尔―新巴尔虎左旗(当地人也称东旗,有呼伦贝尔盟最大的喇嘛庙甘珠尔庙)-阿尔山(森林公园,中蒙口岸)―海拉尔-额尔古纳―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室韦(中俄边境俄罗斯乡,中国十大魅力名镇)-恩和(人踪罕至的中俄边境村庄)-海拉尔
    3.最佳旅游季节:夏天为7月初,看山花烂漫。秋天为9月中,看秋色斑斓。个人喜欢秋天,内蒙地大,几百公里地暴走,很容易审美疲劳,相比之下秋天风景比夏天变化要多。
    4.阿尔山:市区各级别的酒店旅馆众多。阿尔山森林公园里也有住宿,住在天池镇或杜鹃湖附近比较方便。建议在阿尔山停留两天。第一天,包车去伊尔施、五里泉和中蒙口岸,一路沿着哈拉哈河走,风景很美。第二天进入阿尔山森林公园,诸多景点中数天池和杜鹃湖最漂亮。
    5.室韦:距额尔古纳137km,在中俄边境的界河额尔古纳河边。曾入选中国十大魅力名镇,据说是成吉思汗故乡,现在村里都是华俄后代。一定要去河边看日出,秋天日出时间为6点半左右。吐血推荐在杨来勇、于秀梅夫妇开的友谊旅店吃住(电话0470-695335)(呼盟额尔古纳市室韦俄罗斯族民族乡友谊旅店022263),两口子厨艺很好很热情,俄式大餐不容错过。
    6.饮食:除了边境的华俄聚居地以外,以东北菜为主,分量都非常大。
    7.气候:干旱晴朗,紫外线强烈,早晚温差大,中午接近20度,清晨接近零度,建议穿防风外套,戴帽子围巾。
    8.特产:牛肉干、草莓酱、蓝莓酱、奶酪条等。

    10月15日风尚周报第84期D叠40-42页(印刷版)/21-22页(电子版)(图片不是我的,以后有空再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