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秋 小丝路

    2008-10-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30140112.html

    乌鲁木齐-吐鲁番-鄯善-敦煌-兰州

        进入吐鲁番,气候就与北疆完全不同了,没有了蜿蜒的河流和缤纷的白桦林,变得干旱苍凉。丝路从西安经甘肃入疆绵延至欧洲,我们走的这一段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已令我很迷恋。拂去黄沙,一点点露出历史长河里的点滴印记,波斯,月氏,大宛……

        乌鲁木齐的博物馆是个好地方,温习了一遍西域历史,联系上中东和西亚,于是对南疆更感兴趣。号称中亚最大的巴扎是骗游客钱的,没意思。乌鲁木齐是个繁华的大城市,交通发达,干净,餐馆多,物价低。相比之下,兰州作为省会城市就太差了,脏。敦煌则可作为旅游城市规划的范本,道路宽敞干净,新落成的火车站犹如机场般明亮,墙壁上的素色飞天画像又跟建筑很协调。市中心立着一尊反弹琵琶雕像,也是白色的,素净,不俗气,主干道路上铺着的大块黑色瓷砖,画有风景、诗文、古钱、史事;小摊档都集中到夜市,分门别类,店铺墙面也有许多风景诗文。整个城市很有条理,风格很统一,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破坏整体规划。

        小城市也有对比。鄯善是个在油田边兴起的城市,道路宽敞得分机动车道、单车道和人行道,仿佛地多得不知怎么用。很干净的小县城,却有很多大酒店。而从吐鲁番火车站一出来,那种乱糟糟脏兮兮的场景,小商店旅馆林立,拉客声此起彼伏,马上让我想起印度的Agra,靠老祖宗遗产吃饭的小地方,急功近利,毫无章法。

        去鄯善,是为了库木塔格沙漠,离县城最近的沙漠。库木塔格沙漠和鄯善的并存是个奇迹。两股气流挟沙而来,在这里迎面撞上,下沉形成沙漠,两股势力势均力敌,因此千年来沙漠没有移动过,沙不进林不退。不像敦煌,距离莫高窟仅1公里的鸣沙山就是最大的威胁。在鄯善县城驱车,一路林荫,又穿过一片白杨林和清泉,眼前陡然出现无边的沙漠,需要仰望的沙山,我忍不住哇了一声。走进沙漠好久,爬到山上眺望沙漠边上的树林和城市,我还觉得像是在做梦。

        第一次见沙漠是在印度的贾沙梅尔。要坐越野车走很久,再骑骆驼,才能深入沙漠腹地。那其实不是真正的沙漠,而是长了许多仙人掌和沙棘的戈壁,沙比较粗,也很平坦,缺少起伏的曲线。而在鄯善,还来不及想象,一下子就到了眼前,堪比泰国海滩的细沙,金黄而柔和的波浪。爬上一座小丘陵,太阳晒得背脊暖暖的,微风吹去热浪,舒服得想要睡着。远方更高的沙山吸引着我,山很陡,沙很松,上一步退大半步,终于爬上山顶时气喘如牛。看着平滑的山脊,很有滚下去的欲望,但想到爬上来的艰辛,只能作罢。等日落,却发现置身沙漠中,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样拍出她的美。

        这只是库木塔格沙漠边缘的一块巴掌地,离城市太近,只有惊艳,没有苍凉。回想贾沙梅尔那两天骆驼之旅,虽然饱受风沙折磨,又因为天气不好,日落日出都很黯淡,但那才是真正的沙漠啊……

    10月3日 鄯善  Indian Pics IV Camel Safari

    10月3日,鄯善

        鄯善如今的旅游宣传以楼兰古都为卖点。楼兰不是在罗布泊么,怎么会在鄯善?“鄯善:本名楼兰,西域城郭国,属都护。国都扜泥城(今新疆若羌附近)。东通敦煌,西通且末、精绝、拘弥、于阗,东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扼丝绸之路的要冲。旧都在楼兰城(遗址在今新疆罗布泊西北岸)。昭帝元凤四年(前77),汉遣傅介子刺杀其王安归,更立王弟尉屠耆,改国名为鄯善,始迁都于扜泥城。”但若羌依然离鄯善很远,不知为何一个古国的名字由这个小县城继承了下来。在这里,除了名字,没有任何历史的痕迹。

        不去楼兰,我们去了交河。交河故城是吐鲁番最值得去的地方,保持完好,规模不小。最厉害之处,在于这座城池不是在地面搭建起来的,而是往地下挖掘出来的。千年遗留下来的断墙残垣,堪比大自然风化的雅丹魔鬼城,而古代文明的遗址,更能激发今人的想象力。

    10月4日,吐鲁番交河故城

        吐峪沟号称中国的麦加,因为埋有穆罕默德弟子和中国第一位伊斯兰教徒的遗骨。维吾尔族的民居颇有特色,但游客往来,这里也难觅宁静和纯朴了。千佛洞没有开放,门票却并不减价。

    10月4日,吐鲁番吐峪沟

        新疆无数个千佛洞,也许都比不上一个莫高窟吧。只能看到开放的十几个窟,很惊艳很迷恋很不舍很无奈,却只能第二天再回去看那免费开放的陈列中心,从录像和仿造洞窟中回味。防沙、防雨、防潮、去油烟污迹,挖掘、拯救、修复、研究,科学家考古学家们不知做了多少努力,向这些无名的学者致敬。莫高窟门票收入不归甘肃省市两级政府,由国家文化部门统筹,用于博物馆和文物修复工程,鸣沙山的门票才是收归敦煌地方政府的。

        那些僧人工匠的笔,毫不逊色于吴道子这些名垂画史的大家,却连名字也没留下。莫高窟雕像和壁画的最高水平基本集中在唐代,北魏也不错,宋代却大失神韵。可见社会经济发展了,文化艺术却有可能退步。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分享到:

    评论

  • 去看青旅和逃票时从沙生植物园进去走了一下
  • 10来公里,应该是。月牙泉鸣沙山走到莫高。
    在月牙泉大门外旁边的村子随便走走也挺好。几乎看不到游客,只有戴着头巾,偶尔骑车路过的村里女人...
  • 记者证在敦煌没用。
    可以吧,也就1公里。风景估计一般,敦煌的沙颜色不好看。
  • 敦煌...哎...对于没有记者证的人还是淡季去吧。莫高¥160,鸣沙山¥120...其实有时间可以从鸣沙山一路徒步到莫高,但风景具体怎样不知晓,戈壁、沙漠、烈日...我没文化,只是为那些壁画、石雕感慨。
  • 吐峪沟这张我也有同一角度的,嘿嘿
  • 赞啊~看得我很想去敦煌....
  • 赞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