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dia 睇大戏

    2008-08-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7466516.html

        如此浓墨重彩的化妆,如此灿烂夺目的服装,竟然是默剧。
        如此能歌善舞的国度,在南部喀拉拉邦(Karala)竟然有一种戏剧表演时没有台词。
        与中国人如此迥异的民族,竟然有一种地方戏剧与我们的国粹京剧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戏剧,就是卡塔卡利(Kathakali)。

    椰子叶搭建的剧院

        卡塔卡利艺术的成型与莎士比亚同时期,也就是有400多年历史了。但卡塔卡利的一些元素能追溯到2世纪的寺庙宗教仪式。卡塔卡利的剧本通常改编自印度史诗《罗摩衍那》,《摩呵婆罗多》,主题大概是正义与邪恶、懦弱与勇敢、贫与富、战争与和平,涵盖了人间和宇宙世界。

        当我读到《Lonely Planet》上的这段介绍时,并没有很大期待,相反有些担心,会不会太高深,看不懂。好在,在科钦(Kochin)的每一间旅馆和旅行社都能方便地买到卡塔卡利的演出票,而且很便宜,一场1.5小时的表演附赠1.5小时的化妆,才150卢比(约人民币30元)。于是,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理,到科钦的头一天,我买了喀拉拉卡塔卡利中心剧院(Karala Kathakali Center)的票。

        当天傍晚6点,我依依不舍地告别海边日落,赶到剧院时,竟有一点失望。这个“剧院”原来只是一个椰子叶编织搭建的大棚,毫无想象中的庄皇华丽。不过,棚子里座无虚席,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从表情看来充满期待。我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没有流光溢彩的镁光灯,没有豪华的舞台布景,椰子叶棚也挺有特色的嘛。舞台墙壁上挂着的民族乐器,舞台地面的花朵与宗教符号,又为这个“剧院”平添几分印度风味。

        刚坐下,未及看节目单,目光已经被舞台上的化妆吸引过去了。

    大盘子状的络腮胡须

        这个舞台十分简朴,水泥地板,演员坐卧之处铺了几张草席。几个演员都是壮汉,赤裸的上身露出黑黝黝的皮肤与茂密的毛发,下身裹一条单色布裙。

        这一边,一位演员正对着镜子细细描绘。与其说他在化妆,不如说他在画一幅油画,而画布正是他自己的脸。这幅“画”的色彩十分浓烈,鲜艳的草绿色占据了脸庞的大部分地方,更衬托出鲜红的嘴唇、浓黑的眉眼以及额头上的红黄标记。不过,这些色彩再抢眼,都不如贴在他脸庞两边的大“盘子”。这是啥??为防油彩滴落下来,用两个盘子接住么?非也非也,在一旁解说的男子说,这两只纸做的盘子,是夸张、虚拟化的络腮胡须。

        那一边,一位演员仰躺在地上,由同伴为他上妆。这个黑底的大花脸妆,最奇特的莫过于鼻子上那朵大白花,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竖在他鼻子上,近4厘米高,花瓣绽放,好一朵奇葩!

        化妆用的是矿物石颜料。化妆前,将石头在地面打磨成粉,再加入椰子油,混合均匀,就成了鲜艳的颜料。颜料都盛在椰子壳里。喀拉拉邦盛产椰子,就连卡塔卡利也处处有椰子的影子。妹尾河童在《窥视印度》里写道,连眼睛的眼白部分也要涂成红色,而维基百科说,那其实是用某种植物燃烧的烟将眼睛熏红的。我觉得后者的说法比较合理,在眼睛里上色?太可怕了!

    绿脸的贵族

        化妆好看但时间很长,正好有闲暇读节目单上的介绍和听解说。卡塔卡利的人物角色大致可分为Pacca、Katti、Tati、Kari、Minukku五种。原来,跟京剧脸谱一样,卡塔卡利也以面部妆容的颜色来表现人物身份与忠奸。

        那位绿脸大白胡须的兄弟要扮演的可不是普通人。在卡塔卡利里,绿色代表着正义和勇敢,通常是贵族男性角色使用的颜色。不过,绿脸还分忠奸两种。忠角叫Pacca,代表人物有毗湿奴(Vishnu)和罗摩(Rama,《罗摩衍那》的主角)。除了画绿脸,通常还戴着巨大的冠状头饰。而奸角则叫Katti,也就是恶魔和坏人,比如说诱拐悉多(Sita)的魔王罗婆那(Ravana)。他们的脸也是绿色的,以显示他们的高贵地位,但用鼻子和前额的白点来显示他们的邪恶本性。所以,戏未开场,我们就可以根据脸谱来猜出几分了。

        至于黑底花脸的那位,则是Tati,未经教化的、粗野的猎人或动物,比如说猴神哈努曼。Tati的胡须有黑色、红色、白色三种,白胡须用于猴神哈努曼。至于那位演员扮演的是野人还是动物神,这就给观众留了个悬念。无论如何,在卡塔卡利里,黑脸角色的地位远不如绿脸,恰恰与黑脸忠臣的京剧脸谱相反。

        此外,还有Kari即女恶魔。Kari的脸谱是全黑的,黑胡须、尖牙、大胸脯。比如说罗婆那的妹妹首里薄那加(Shurpanakha)。而Minukku 是仆人(通常是女性)或苦行僧,服装简朴,黄色妆容。

        以上五种是基本角色及其对应的脸谱,还有些例外的,比如说湿婆神脸谱是一种特别的淡黄色。

        虽然这些Katti、Tati的陌生名词让我有些头晕,但剧院的安排还是让我很欣赏。来看的大部分是国外游客,来之前对卡塔卡利一无所知,所以,剧团特地将很有看头的化妆环节搬在舞台上公开,又加以文字和口头解说,让观众先有个大致了解,不至于如坠五里雾中。反观我们的京剧乃至昆剧、粤剧等诸多地方剧种,极少考虑外行的游客,即使游客被热闹的音乐、眼花缭乱的脸谱、漂亮的服装和身段吸引住,看完仍是茫然不知所云。这么一来,曲高和寡、市场日益萎缩就在所难免了。对行家而言,京剧化妆并无秘技,但对外行观众充满神秘色彩,想象一下,京剧演员在舞台上公开贴片、描丹凤眼,那是多么迷人的场景!

    会说话的脸

        草席和颜料撤去,好戏即将开场。这时,我才留意到舞台上点着一盏约1米高的油灯。原来,这盏灯叫“跳舞灯”,是演出卡塔卡利必备的。从前,卡塔卡利通常在寺庙、贵族人家中和宫殿里表演,总是点上一盏灯来照明。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

        几个赤裸上身、裹着长裙的男人上台。一个背着腰鼓,一个唱歌,皆穿白色长裙。第三个人穿金色长裙,脖子上挂一大串缀到腰间的珍珠项链,脸涂成淡黄色,黑色眼线和眉毛、血红嘴唇是脸上最突出的部分。显然,他才是主角,但他只是翘起手坐在高脚凳上。

        Kathakali,《Lonely Planet》说,Katha的意思是story,Kali的意思是play。卡塔卡利是怎么演绎故事的呢?那就看这位仁兄了。

        鼓点响起,歌声响起,然后,全场安静下来。咚咚咚,他紧闭上眼睛。咚咚,他睁开了双眼。咚咚咚,他的眼睛睁得滚圆,眼珠子都放光了。眼角翘起来,嘴角翘起来,他很快乐。眼睛微闭,嘴角下垂,他很痛苦。惊诧、愤怒、畏惧、英勇、厌恶、平和、幽默、在恋爱中……自始至终,这位演员没有说一句话,情绪却都写在了脸上。

        鼓点越来越快了,他的眼珠子朝左、朝右、向上、向下迅速移动,悲喜表情瞬间变换,令人拍案叫绝!

        卡塔卡利艺术最大的特色,就是演员从来没有台词,只是用手势、面部表情和有韵律的舞蹈来代替对话。演员的表演总是伴随着打鼓和歌唱,然而,虽然剧本由歌手唱出,最扣人心弦的剧情还是由演员通过手势和面部表情来表现的。所以,虽然我们听不懂歌手在唱什么,却毫不妨碍我们理解演员要表达的情绪。

        而正式演出的剧情纲要和主要台词,都写在节目单上了,对外行和游客,剧团确实考虑得很周到。

    超级奶爸

        方才演员表演的是面部表情(navarasams)的9种情绪,这只是小菜一碟。卡塔卡利的手势(mudras)更多达24种。

        挥手,快走开,招手,过来,这样的手势太没难度。两手十指,竖起几根手指,收起几根,都有特定的含义。程式化的表演跟京剧有些相似,但光做手势始终太抽象,我很难记住。聪明的演员当然不会把表演变成枯燥的讲课,他奉上一出默剧,让观众了解手势的精妙之处。默剧是什么剧情?奶孩子!

        清晨起来,穿衣服,梳妆打扮。突然,孩子大哭起来。走到摇篮边轻轻晃动摇篮,孩子仍是哭闹不已。于是,解开衣裳,抱起孩子,把乳头放入孩子口中。嗳哟,孩子竟然咬起牙来!疼,又不能用蛮力拉开,只能又气又无奈地瞪孩子一眼,轻轻拍他,哄他放开……这一段如此传神的表演,几乎让我们忘了台上的是一个大男人,他手里也根本没有抱着孩子!可你看他皱眉、看他微笑、看他一脸柔情……

        孩子喝饱了奶,不哭了,他把孩子放回摇篮。穿好衣服之前,他夸张地把右手在身前划一个半圆,收回胸前兜起“左乳”掂两下,左手也依样画葫芦,敢情这位“妈妈”身材还很丰满呢!他这番动作把全场观众都逗乐了,叫好鼓掌不已。

        这么多精彩演出,却都只是前菜,让我们开开胃、熟悉卡塔卡利的特色而已。这时,我已经非常非常期待头盘了。

    印度式变脸

        演员要上场了,却是被一块帘子遮挡着走出来的,帘子不大不小,刚好露出演员一双赤脚,脚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正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几分钟后,演员终于从帘子后现身,惊艳!这位绿脸贵族我们早已在化妆时见过,令人惊艳的不是他的脸,而是巨大的头饰和裙子。圆盘形的头饰金光闪闪,璀璨夺目,彰显他的贵族身份,而裙子虽然以白色为主色调,裙摆却被撑得非常夸张,直径超过一米。妹尾河童经“窥视”后揭秘说,那是用许多个麻袋撑起来的,敢情方才演员就是在帘子后撑裙摆吧。这一招,竟与明星开演唱会最富噱头的“当众更衣”不谋而合,真是吊足观众的瘾!

        绿脸演员饰演的是阿朱那(Arjuna),Pandava(班度族)的三王子,著名的弓箭手,非常以他的箭术为傲。他祈求湿婆神赐给他最神奇的箭Pasupatham。但湿婆神觉得他太自大了,于是化身为一个森林猎人来点化他。这位猎人,就是我们之前在化妆环节见过的黑底花脸、鼻子上插一朵白花的演员了。

        猎人戴着很有土著酋长风的大头饰,虬髯,耳鬓还插两朵黄花与鼻子上的白花相呼应,服装则是又黄又蓝又黑的,从头到脚都显得相当粗俗。猎人的妻子——其实是湿婆神的妻子、女神帕尔瓦蒂(Parvathi),则是绿脸金衣,全身挂满金饰,头上插一朵娇嫩的黄花,与猎人显得很相衬。

        突然冒出一个无名山野猎人,阿朱那根本没放在眼内。然而,这个猎人竟然和他同时射中一只野猪,公然挑战他的权威。“你敢挑战我?找死啊?湿婆神是我的保护神!”舞台角落里的歌手唱出台词。阿朱那怒目一睁,与猎人争执乃至打斗起来。这段武戏很快将剧情推至高潮。鼓点越来越紧,两个演员嘴里“喔唑喔唑”地叫着,手执弓箭,在舞台上团团打转。自然不是真打,而是跟京剧如出一辙的“耍花枪”。京剧演员耍花枪时转得身后的大旗和翎子翻滚,卡塔卡利的演员耍花枪,则转得胸前的丝带和裙子飘扬,看得人眼花缭乱。

        呀,阿朱那确实了得,将猎人射得全身是伤。女神帕尔瓦蒂及时显灵,将阿朱那的箭都变成万寿菊,于是阿朱那射向猎人的箭雨,都幻变成“天女散花”,猎人全身都洒满了鲜花。精疲力尽的阿朱那跪倒地上,既深感挫败,更充满不解。

        这时候,帘子又出现在舞台上,遮起了猎人夫妻。这回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呢?

        帘子撤下,再度惊艳!粗鄙的猎人恢复湿婆神真身,竟从头饰、发型、耳饰、服装都变了个样,脸从黑底花脸变成淡黄色了,虬髯变成八字胡。川剧变脸只在眨眼间,卡塔卡利的变脸要两分钟左右,但变化比川剧大得多,从头到脚都大变样!难怪要用帘子遮起来了,就如同川剧变脸的瞬间,总要背转身子或是举手遮脸。也许此前的猎人造型的头饰、发型、服装都暗含机关,能迅速变换,至于脸妆,那变化就太神奇了。川剧变脸的秘密大概在于面具脸谱,但卡塔卡利的脸妆,观众有目共睹,是用颜料画在脸上的,费了一个多小时才花好,分明不是可以揭下的面具呀!

        川剧变脸至今是不传秘技,这番印度式变脸,看来我是怎么都猜不出其中奥妙的了!

        变身后的湿婆神一脸庄严宝相,恍然大悟的阿朱那拜倒湿婆神脚下,忏悔不已。湿婆神欣然将Pasupatham之箭赐给阿朱那,他成为了最神勇无敌的弓箭手。这个变身与降伏故事,能在《西游记》里找到许多类似的情节,因此我全局看下来,丝毫没有理解障碍,反而觉得熟悉亲切。

        艺术,确实是超越语言和民族的。但若没有丰富的“前菜”和介绍到位的“菜单”(节目单),我这个外行观众就只能对花花绿绿的脸妆和服装赞叹一下,谈何理解剧情和卡塔卡利表演的精髓呢?

    谁更幸运?

        第二天,我在路上碰到扮演湿婆神的演员,兴奋地跟他聊起来。他叫Kom,才22岁,但已经在卡塔卡利中心剧院学了10年!想要成为一位合格的卡塔卡利演员,在体力和精神上都要付出许多许多。

        Kom告诉我,传统的卡塔卡利表演是通宵达旦的,但现在,表演通常被浓缩到三个小时之内了,剧情变得更简洁,只是选取了其中最具戏剧性或者最受欢迎的小故事。改良后的卡塔卡利更加吸引观众尤其是外行观众,而外国游客的门票收入又成了剧院的一大资金来源,这样的良性循环推动着卡塔卡利艺术的发展。

        我不由得很羡慕。如果一位外国游客到中国旅游,读到《Lonely Planet》上的介绍,对京剧产生了兴趣,按图索骥去到剧院,他能得到英语剧情介绍吗?他能看到演员化妆吗?他能理解演员的程式化表演和耍花枪吗?他显然没有身在印度的我这般幸运,于是我们的京剧乃至粤剧、川剧等等地方戏,也就没有卡塔卡利这般的幸运。

        (2005年亚洲艺术节在佛山举办,其中京剧、昆剧、越剧、粤剧、川剧的演出我都看了。剧院的上座率还算高,但绝大多数是佛山本地观众和资深戏迷。虽然佛山是旅游城市,但艺术节的主办方和旅行社都没有想到在游客的行程里加入一场精彩表演。也就是说,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办艺术节,但对戏剧的推广帮助不大,更不可能指望靠门票收入来支持戏剧的发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上党报 2008-08-31

    评论

  • 光影以前用过,觉得ps得过了点,现在还是用turbo photo,哈哈
  • 偶然路过,喜欢!照片拍得很好,算留过脚印啰.
  • 早就在用吧 不过只是拿来加框?
  • 华丽丽的色彩啊!对了光影魔术手好用啊,试试吧,还免费呢……可以留言了喔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