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桥,流水,土楼(8)

    2006-06-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586839.html

    5.6

          说起来,我虽然没有艳遇运,却特别有另一种运气。清迈的Flower Festival,尧等的芦笙节,还有这个龙岩陈东镇的“四月八”,都是一年一度的,给我碰上了。在八蒙、宰荡、暹粒、筱村都遇上婚礼,蹭了两次饭,在陈东又蹭了一次。

          陈东的“四月八”,持续三天,第一天请神,第三天送神,我又赶上了最后一天。每个村都开一辆装点成花车的卡车出来巡游,卡车上面坐的是小孩子扮的神仙,例如八仙过海之类的,跟我乡下那边的飘色有些类似。不过我们乡下是用人抬的,不是坐卡车。除了花车巡游,还有舞龙、军乐、民乐、腰鼓、彩旗……蛮热闹的。洪坑是三年一度,大概在国庆后,下一次是2008年。据说以前没有卡车时,也是用人抬的,似乎抬的是纸糊神仙,不是真人。晚上还有电影和大戏看,木偶戏~

          乡下吴川的飘色很出名,但我一次都没看过。听爸爸说,被选上扮观音、各路神仙的都是长得特别俊的小孩子,选上了可光荣了,坐上面巡游的时候不能动,要扮得跟真的泥菩萨一般,很辛苦。看陈东的娃儿,喝水的喝水,瞌睡的瞌睡,真有意思。

          曾经对民俗活动很感兴趣,千僖年除夕佛山秋色大巡游,也跟着同学去看热闹。今年的“三月三”北帝诞,赶上大雨,就赖床懒得去了。年年端午吃粽子,龙舟赛却一次也没看过……每每到了民风特别之处,听山歌,喝喜酒,就想起施爱东老师讲的民间文学。听到山歌唱的都是改革开放,他便问,“你们都不唱情歌的吗?”想起他不懂规矩闯入新房吓坏新娘的故事……后悔那时候不用心听课,除了些边角料的八卦,便什么都没学到。

    这辆临时坏掉,妆化好了却没有机会出场,郁闷哪

    上面小孩子坐的是大转盘,确实像八仙“过”海哦

    据说是打礼炮的枪

    途中看到一座土楼残骸

          到司机妹妹家蹭的客家大餐。有米酒炖农家鸡、当归鸭汤、下洋牛肉丸、酿豆腐、酿粉肠、年糕、山笋、萝卜炖猪骨、排骨、苦瓜炒蛋……待客少不了喝酒,幸好他们的啤酒特别淡,喝了两杯不碍事。

          席间,再一次被人说“你不像广东mm”。真奇怪,不出门的时候人家都说我是特典型的广东mm,一出门就变了,用熙熙的话说,“长得很入乡随俗”。在巫山,我用胡诌的“乡音”骗过卖票的,以当地人的价钱买船票,省下好几十块。在四姑娘,一位藏族大爷说我长得很像藏族姑娘。在泰国和柬埔寨,他们都以为我是本国人。可以理解,我的脸一晒就黑黑红红的,赛得过藏族mm的高原红。而柬埔寨人比泰国人更黑,我一路从泰国走到柬埔寨,自然越发“入乡随俗”了。多好啊,动不动就冲锋衣登山包,暴露身份,不好玩^_^

          最后上一张,烟叶,土楼,茶叶,龙岩三宝。感谢客家人的热情,这最后一天的“艳遇”比前面所有行程都更让我兴奋雀跃。

    (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