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桥,流水,土楼(5)

    2006-05-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477568.html

    5.3
        在泰顺最后一天。写今天节目前,先说几件“加料”。

        之前看攻略,提到有人在桥边露营。在雪溪果然见到几只全副装备的温州驴。帐篷、锅、睡袋,其中一驴的背包外还插着件近一米长的工具,用报纸层层包裹着——是锯!他说是预备拿来砍柴的(锯廊桥?!),我吸一口气,硬生生把“德州电锯杀人狂”的画面从脑海里抹去。但他们的如意算盘被一场酝酿已久的雨破坏,住进了我们的旅店,却因房间不够而在二楼大堂扎营。熙熙忆起当年CSharp走三峡,背包里能翻出螺丝刀、锯和士巴拿等全套工具,从此有了“士巴拿哥哥”的美名——随时随地准备“修车”啊,赞!

        雪溪回三魁的中巴,播放一女子组合的MTV,搔首弄姿极尽放电之能事,但身材相貌舞蹈功底还不如芙蓉姐姐。这“泰顺Twins”名字叫“芭比”。如果你不觉恶心,就一定能从中得到乐趣。猪猪建议买此DVD作为手信,逢Tour出动就在车上播放。Good idea~

        在泗溪仅有的一条主干道,街头有两家兼做饭的招待所,街中有两家拉面馆。我们从街头走到街尾又折回,还没找到第三家能吃饭的地方。见到有人在街边摆了一围在大吃大喝,却不见店铺,估计是人自家开伙的。我使劲瞄了两眼看他们吃什么。等到再次经过此处,再瞄几眼,便有一青年过来搭讪。得知我们是游客,他说,“今天有人结婚,我们做点小菜随便吃吃。过来坐坐吧?”“我们还没吃饭……”

        几分钟后,我们已坐在一桌四菜一酒的盛宴前。这青年姓蓝,畲族人(正好,景宁畲族也不要去了),正是今天的新郎。把酒言欢,几小时后,熙熙高歌回府,手舞足蹈,吐露若干酒后真言。本着做人要厚道和保护个人隐私的原则,以下删去1000字,相关照片vedio就不公开了。似乎我好几次出游都跟酒沾上关系,何解?

       言归正传。这天早上去看泰顺最后一座廊桥——文重桥。桥早已不是主角,桥头大树、桥下溪流才是我们在乎的。照例在河边大石头上晒太阳看鸭子戏水,想起《迁徙的鸟》。虽然无聊,却不甘心这么快结束行程。总算发掘了一个新景点——楠浦溪的炊天饭甑,看地图上的照片还不错,关键是不收门票、没有游客。招待所老板说,很漂亮呢~

         到饭甑前,先去看了个瀑布。比德夯那个什么“流纱瀑布”要有气势得多,收货。爬上来时,我们走错路,沙砾石头松动滑落,无可借力,灌木丛不知虚实,我又经历了一次畏高-.-! 饭甑不如照片PP,有两个阿伯在用棒子打鱼。一路念叨着要吃水煮鱼和农家鸡为遂的我们,打算买鱼回去加工,谁知道筐里的鱼没有超过一两的。看在我脚趾间游泳的鱼才比蝌蚪大一点,可怜哪!《小鞋子》里面,在孩子脚边游泳的金鱼比这大多了!

    左边这砣石头就是炊天饭甑,还挺形象。

    5.4

          早上,前往罗阳,直接转车到犀溪。这天要赶到福州,有“小九寨”之美誉的杨梅洲桥在西浦,太远放弃了。犀溪已在福建境内的寿宁县,据说杨柳依依有如世外桃源,哈。

    杨柳已绿,不觉依依。纵我别去,无雪霏霏~

    计划生育成绩突出,由省计生部门和县出资修建的路,是为国策路。

    三峡小坝乎?

          柳,浦,塘,隐约想到什么。google下,是这首。

          芳心苦    贺铸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前几天去唱K竟然也见到,我还以为是当地特产……
  • 那个什么芭比的,广州以前有段时间在公车上都有得看,是比较恶心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