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地,野花,红袈裟(14)那些花儿

    2008-07-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4690969.html

    上一篇:草地,野花,红袈裟(13) 

    看姹紫嫣红开遍

    线路:
    成都-唐克(九曲黄河)-郎木寺-花湖-郎木寺-夏河(拉卜楞寺)-西宁(塔尔寺、青海湖)

          四川、甘肃、青海,5月12日以后,它们多了一个名字叫“灾区”。但走过那片土地的人都还记得,那里曾是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的人间乐土。
          从成都出发一路向北,从甘南折向西宁,是藏传佛教的朝圣之旅,更是“探花”之旅。仲夏是草原最变幻的季节,跋涉过泥泞,遭遇过狂风骤雨。仲夏也是草原最美的季节,若尔盖野花烂漫,花湖水草丰美,青海湖的油菜花遍野金黄。哼着GiGi的《今年仲夏》,“最想放段长假,到处细看鲜花”,荷兰的郁金香园、法国的薰衣草田也许明媚,带着雨露绽放的无名野花何尝不美丽呢?耐心地等待风暴过去,坚强地重建家园,雨过天晴,仍是天府之国。

    繁花似锦的转经道
    在一座游人罕至的小寺庙内,带着雨露的野花肆意绽放

          “九曲黄河十八弯”,成都往北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黄河第一弯”唐克。黄河在这里与白河汇合,折回西北,在日出日落时分,犹如金光闪闪的腰带,在草原上蜿蜒。但我时运不济,一路阴雨,密云笼罩下的黄河黯然失色。
          祈祷天晴不果,我不得不放弃花湖,径直前往郎木寺——因为“天气不好的花湖是地狱”。
          郎木寺是个不起眼的小镇。南北两山环抱,一条大街贯穿东西,沿街密布客栈饭馆和纪念品店,游客往来,有些吵闹有些脏。当然,这里的住宿实在便宜,远远没有阳朔和凤凰那般喧闹,还是个可以放松和随意乱走的好地方。
          郎木寺虽小,却有格尔底寺和赛赤寺两座藏寺建筑群。在格尔底寺,我朝着最高的一座白塔走去,竟看到一番令我诧异的景象。绕过紧闭的正门,从有些破败的侧门进去,围墙内空无一人,芳草萋萋,安静得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大殿门同样紧闭,垂着厚门帘。门前四块长条木板被磕长头的人们摩挲得很光滑。白塔下那一圈经轮也有些年岁了。
          大门旁的小木屋里走出一位老喇嘛,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跪下,磕长头,转经轮。我也跟着。转了大半圈,眼前突然一亮,透过转经道的木围栏,只见青翠的草丛中,点缀着许多娇嫩却灿烂的小黄花,生气盎然。我忍不住惊叹了一声,转完三圈后,便迫不及待地回来这里。草原上的野花很多,然而大多细小而粗壮,像这么大而娇艳的花还是第一次看到。花瓣上还带着点滴雨水,“雨打梨花深闭门”,是该叫人怜惜,该养在花盆里精心呵护的呀,可她们在这寂静的杂草丛中竟开得这么热闹!好几次,都想摘一朵藏起来,却不忍下手,还是让她们就这样开着吧……
          依依不舍地告别这丛野花,抬头竟在僧舍间看见一小片蓝天!虽然被白云包围着,却是我几天见到的第一眼蓝天!
          于是又回去探望那些花儿。阳光下的花儿更加昂扬,肆意展露着她们的笑脸。阳光穿透那薄薄的花瓣,迷人得让我失语。院内依然安静,一位头发花白的藏族老奶奶走进来,朝我微笑不语。
          后来,到了夏河拉卜楞寺,转塔转寺,再没见过这般繁花似锦的转经道。到了青海塔尔寺,黄教六大寺庙之一,如洪水般的游人中,更难寻觅如此安静的所在。按照藏传佛教的说法,转一圈塔尔寺所积的功德要比转这无名白塔大得多吧?可我只想这么静静地摇动经筒,看着这些花儿,不管能不能消去罪孽,重获新生。
          后来,知道这些花儿有个美丽的名字,叫虞美人。与罂粟同科,形似,但貌美无毒。
          傍晚时分,突然下起大雨。一道金光把街上的建筑照得闪闪发亮,而两边山上还是乌云压顶,疾风骤雨。还来不及惊叹高原天气的神奇,一道彩虹出现了。阳光总在风雨后,我想那些寺院里的花儿,这会儿正闪着晶莹的泪光,笑得更加灿烂。

    无花也惊艳的花湖
    天气好的花湖是天堂,天气不好的花湖是地狱,天堂地狱的转变只是一瞬间

          一早醒来,天气晴朗,便前往那个有着美丽名字的湖泊——花湖。
          从郎木寺前往花湖,就在若尔盖大草原中穿行。天底下,只有一马平川的草地和数不清的牛羊,眼光再长也望不到边际。若尔盖是仅次于呼伦贝尔的全国第二大草原,也是全国面积最大的高原湿地。此时满山遍野繁花点点,草地翠绿润泽,阳光明媚,云影荡漾,正是最好的季节、最好的天气。呼伦贝尔草原早已严重沙化,而若尔盖得益于雨水的滋润,不见一点裸露的泥土。
          花湖保护区到了!在栈道上走了好远,终于看见天边露出一线水光,但漫天乌云敛去了湖水的光芒。“天气好的花湖是天堂,天气不好的花湖是地狱”,我没有失望,朝着尚有蓝天的那一边走去,祈祷着,走出地狱,进入天堂。
          乌云终于散开,湖面现出浩淼的蓝,无风的时候平滑如丝缎,倒映着天空姿态万千的云朵;有风的时候波光鳞鳞,在湖面划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彩带。翠绿翠绿的草丛间,挤满了蔚蓝蔚蓝的天、洁白洁白的云影。水草如花般在水面绽放,娇戆的姿态把天和云的光彩都夺走了,只有风来时才微微弯下她们的腰。
          花湖为什么叫花湖?许多人以为满湖鲜花盛开,来到只见水草,十分失望。也有人说,花湖本无花,只是湖的形状像一朵花。只见几朵比指甲盖还小的花,在高大的水草边,自顾自地探出头来。
          中午时分,乌云重又聚拢,下起小雨。我想乌云应该很快会散开,依然坐着欣赏重回“地狱”的花湖。草原上,羊是白珍珠,牛是黑珍珠,都是牧民的宝。远处的天空依然明媚,大珠小珠落玉盘,是说这瞬间的过云雨呢,还是说这些悠闲自在的牛羊呢?
          然而,花湖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让我明白“地狱”的真正含义。毫无先兆地,几点急雨打落,瞬间狂风大作,险些把我刮到可怕的沼泽地!冒雨狂奔,辽阔的草原上没有任何能挡风的物体,我只能低着头用尽所有力气往前走,走出这个地狱……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出恐怖的雨带,看见帐篷的踪影。帐篷顶飘出代表温暖的白烟,我招呼也顾不上打就冲了进去。喝了几杯温暖的奶茶,外面的草原又重现风和日丽的景象。
          都说黄昏的花湖最美,我又往花湖走去。此时,白云沉下天边,天空澄澈得没有一点杂质,花湖也现出十分迷人的湛蓝来。蓝得……让语言都变得多余。虽然彩霞尚未登场,我已经感觉到,最美丽的一幕即将出现。
          然而,再一次,蓝天和骄阳落入乌云手中。我以最快速度落荒而逃。已经算不清,这短短半天在“天堂”和“地狱”间往返了多少次。这回我“越(地)狱”成功,远离花湖的天空只是洒下星点雨滴,并未刮起狂风。正为错过花湖的黄昏而懊恼,抬头又见彩虹!
          这是我见过最清晰最美丽的彩虹,近得仿佛触手可及。牛羊们还是安之若素地吃着草,对彩虹熟视无睹。我再也不怀疑,草原上能出现所有我想象不到的景象。因狂奔而急促的呼吸和心跳,见到这神迹,便迅速平静下来,喜悦祥和的情绪再度充盈了我的心。

    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青海湖
    七月的青海湖,最美丽的竟不是油菜花,而是一片无名紫花田

          最美丽的地方,要在最美丽的季节去遇见,所以我执意在7月去探访若尔盖草原、花湖和青海湖。青海湖的油菜花,是我从甘南折往西宁的最大理由。
          甘南夏河拉卜楞寺,有着世界最长的转经廊,也是世界最大的藏传佛教学院,高墙深院,壮阔如宫殿。但它位于干旱的甘南,两面山峦寸草不生,令我十分想念润泽的若尔盖。西宁则有塔尔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降生地,地位非常崇高。然而,在导游的大喇叭中,来朝拜的藏民数量远不如拉卜楞寺,更难寻觅到令人沉静的宗教气息。于是,我对青海湖的期望更高了。没想到,最后给我惊喜的并非油菜花,最令我难忘的颜色不是明灿灿的黄色,而是更加明媚的紫色。
          一个晴朗的早晨,驱车前往青海湖。自从一抹黄色出现在视线里,青海湖就靓丽地令人不舍得闭上眼睛。蔚蓝的天,比天更蓝的湖水,明黄的油菜花田,所有的颜色都那么纯粹。
          开车的祁师傅说,为了吸引游客,湖边的人们将越来越多的地方种上油菜花,并错开花期,让人们在七月和八月都能看到盛开的油菜花。来到油菜花田,激动的游人总是跑进花丛中拍照,将油菜花踩得东倒西歪。花的主人因此收一两块钱的“门票”,无可厚非。然而,在一片油菜花田边,我们并没有进去,只是在铁丝网外拍了两张照片。准备开车离开时,却跳出一人拦在车头向我们收费。
          这个插曲相当令人不快。不过,我们的眼光马上被一片灿烂的紫花吸引住了。
          越往花丛中走,越惊叹不已。何必去法国寻找薰衣草田?这里就有一大片,不是薰衣草,但美丽丝毫不逊!仔细看,这种无名紫花花茎粗壮,没有郎木寺的虞美人那份娇嫩之美,却表现出强悍的生命力。她们在阳光下生长着,在青翠的嫩草、明黄的油菜花、乃至远处的蓝天白云映衬下,更显妩媚。还有些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夹杂其中,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我在许多地方看过油菜花,但这么连绵而美丽的紫花田,还是第一次遇见。
          “野花,看看远处荒山的野花,懒理世界可怕,不忧虑没什么牵挂……”在花丛中忘情拍照后,恋恋不舍地离开,才发现一间小棚子,住着一对养蜂的夫妇,蜜糖的来源正是这一片紫花田。他们没有向我们要“门票”,也没有拉着我们买蜜糖,但我们都各自买了一瓶,作为此行最甜蜜的纪念。
          而我的“探花之旅”,始于阴云密布的唐克,最终在明媚的青海湖划上完美句号。

    Tips
    交通:
    1.广州至成都航班多,一般能买到5折以下机票。广州至西宁则航班较少,折扣便高,越早预订越好。
    2.从成都往唐克,可搭乘成都至若尔盖的大巴,在唐克路口下车。从唐克到朗木寺一段路在若尔盖大草原中穿行,并经过花湖,风光无限,建议包车。朗木寺至夏河、夏河至西宁均有班车直达。青海湖又是谋杀胶卷的好地方,建议包车,两天时间较宽裕,桑塔纳约450元/车/天。
    住宿:
        唐克可住帐篷宾馆,看日落日出方便。若尔盖县城无景点,无需停留。朗木寺旅馆多且便宜、风景优美闲适,可在此消磨三两天。朋旅青年旅馆的多人间可讲价到20元/床,比较干净,也是背包客聚集的地方,方便包车约伴。夏河旅馆也很多,双人间50元左右。西宁的桑珠青年旅馆夏天床位紧张,需提前预订,25-40元/床。青海湖鸟岛宾馆双人间在100元以上,帐篷旅馆较便宜,20-40元/人。
    饮食:
        朗木寺往北的饮食有西北风味,面食、羊肉多。草原上的凝固状酸奶特别香,切勿错过。西宁夜市的小吃多且便宜。
    气候:
        昼夜温差较大,早晚寒冷,白天温暖,且草原上天气善变,建议备雨具和冲锋衣裤。空气干燥,广东人会不太适应,容易流鼻血,建议多吃水果。

    2008年7月14日《南方都市报》旅游时代·行&走B38-39

          川北甘南的游记,写到拉卜楞寺未收尾,转眼就2年了。穿越一下,补上青海湖的部分,整成一个“花痴”路线去投稿。那些花儿还是挺pp的。写的时候设想过版式,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花排成一组小图。现在的效果比较常规,没有惊喜。但也许是因为我拍的特写比较少,所以无法做组图吧。

    下一篇:草地,野花,红袈裟(15)青海湖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上报纸鸟 2007-07-14
    天佑我们 2004-07-14

    评论

  • 生日快乐~
  • 我只转了不到1/4,黑夜里打着头灯转的。拉卜楞的转经轮实在太大太沉,跟在喇嘛后面转,转完都手软
  • 看见huahua,于是也来留言。
    她是因为老实,我是因位雨,总之在拉寺没有总拿出相机。

    花湖没去,那时我躲在牧民的帐房,吃着小姑娘自己烤的仅此一份的蘑菇...
  • 最长的转经廊..

    人太老实了,所以转完后连举相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 7月 我在青海

    对了 这篇的上一篇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