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桥,流水,土楼(4)

    2006-05-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452076.html

          才看了两天廊桥,没看几座,我已经对不上号,审美疲劳,何况这次出来本就兴致不高。有几座廊桥还不错,但总体没有让我特别惊艳和兴奋的,因此只是按部就班地走,一点点去花掉这些假期。不知如何形容当时的无聊,不想看太多,也不想速战速决,只能行程动作有意拖得慢三拍,连走路都迈小步溜达。白天,到处晃悠,为找吃饭的地方在镇上仅有一条长街来回走了n次。晚上,长夜漫漫,吹水度日。

          三人里面,猪猪最好兴致,我和熙熙都觉得太平淡,而且熙熙已经去过梅里、贡嘎、南北疆……自嘲说,从来没试过有这么轻松的行程,完全不用赶时间,无处可去以至于大白天在房间里睡觉,一张报纸翻来覆去地看。我还比他们俩多无聊了两天-_-~不过猪猪说得好,出来就应该开心,休闲的行程也不错。于是,我们很努力地以有趣对抗无趣,从平凡中挖掘不平凡。这一天,想起还是挺丰富的。而当时那种深刻体验到的史无前例的无聊,回忆起都会嘴角带笑。

          不过,这次行程让我有了个坚定的信念,以后除了山西晋商、江南水乡,再也不看古村古民居,除了青岛大连、苏杭、内蒙、大兴安岭,长假坚决开发大西部~~hoho

    5.2

          此行经过太多被前人夸大的地方,所以“世外桃源”“小九寨”之类的美誉听到都有点怕怕。下午到了筱村,这个熙熙反复说“我不明白怎么有人可以在这里呆一个星期”的“镇”,其实真的是个“小村”。我也不明白……在这想发呆都很难……是吃饱睡睡醒吃吃完看阿猫阿狗打架鸡啄米么……

          下午的行程是东洋和徐岙底两个古村。东洋三家老宅子的遭遇猪猪已写,不再重复。老村老房子,遇上许多老人家。多是80余高龄,精神矍铄,心境开朗,脸上光滑得很,看着我都羡慕!

          老房子虽破败,仍有生活气息,看照片倒比眼见有味道。

    大院内,两堵墙隔开中庭,昔日女眷只能走墙两侧的小径。

    难得看到这么古雅的对联书画留存着,虽然正厅已变成堆放喂牛草的地方,鸭子穿堂而过~

    最后是文重桥。屋檐的白边是修葺后漆上的,当地人习惯如此。

    桥内板壁的诗文,书文俱佳。

    镇上一景,嘿嘿。

    PS 请问:古人为什么把书斋叫鸡窗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菜单 2008-05-12

    评论

  • thx!我baidu“书斋为什么叫鸡窗”摆出一堆叫鸡指南,无语
  • google得来的:鸡窗:汉语在线论坛 古代志怪书称:兖州刺史宋处宗得一长鸣鸡,喜爱备至,每日将鸡笼放在书房窗前。此鸡常听主人吟诗读书,时间长了,竟能谙习人语,时与宋处宗对话,谈论问题颇有见解。后世遂以“鸡窗”代指书窗,书斋。如唐代诗人罗隐《题袁溪张逸人所居》诗,有“鸡窗夜静开书卷,鱼槛春深展钓丝”句。(典见《艺文类聚》引《幽明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