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桥,流水,土楼(2)

    2006-05-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428219.html

    5.1
         
          这天开始泰顺的旅程,寻找廊桥和老宅子。先是泗溪的溪东桥和北涧桥,然后是仕阳的碇步,雪溪的胡氏大院,三魁的薛宅桥。乖猪猪已经写了近10000字的游记,文字非常优美,介绍和感想并重,我就不献丑啦嘿嘿。

    泗溪:溪东桥

    泗溪:北涧桥 

         溪东桥是我见到的第一座廊桥,但周围环境一般,并未让我十分惊艳。而与其并称“姐妹桥”北涧桥,因为有一棵千年老樟树护荫,桥下溪水碧绿,让我们留恋了将近两个小时。

          在溪边的石头上,我响亮地摔了个“挞生鱼”,爬起来后听到声很抵死的“哼”。我以为是猪猪所发,她却以为我摔到声音都变了。搜索半天才发现是这头小牛发出的,原来牛除了“哞”还有别的语言……看它的表情,看似无辜,其实拽得很~我们三人都哼哼着逗它玩,它哼哼着回应,好像很迷惘,“这三只怪物说话怎么似懂不懂呢?”

    仕阳:碇步

           游客到仕阳就为了走一遭这个最长的碇步。似乎也是最古老的,有几百年历史啦。来回走了一次,数到223级,据说是233级?可惜流水已经被污染,奶白色的很不开胃,也许上游有冶金厂?

    雪溪:胡氏大院

          在泰顺一路看了不少老房子,大多破败不堪。虽然屋主当年也是进士之类的人物,但显然没法跟宏村卢村关麓那些有钱有势的显赫徽商相比。同样是肥梁,梁上的雕花、金粉,对徽商来说是小小意思,贴金按斤算都不心疼,在这边是金粉无觅处。同样是木格子窗,卢村的木雕精致无比,这边的简单粗朴,许多窗户连细窗支都折断了。同样是对联,徽商家的言财、劝学,有些平白,有些古雅,泰顺这边的对联大多是新贴上去的红纸,韵味就差很远了。还有个很大的区别,徽商的房子往往三进,庭院深深,这边的跨进院门就见正厅,前者的正厅气派雅致,桌上摆放镜子、花瓶(平安)、钟,还有古画古诗,后者只余一幅空地,苔藓至长到厅里,放几张小凳子让家人或游客坐着发呆。

          正如“黄山归来不看岳”,宏村归来,除了晋商,估计中原其他的民居都不用再看了。在泰顺这些老房子里,越发觉得去年徽州之行收获很大。不过,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懒狗当门睡,母鸡勤觅食,这些画面倒是徽州大宅看不到的。后来下起雨,老房子越发阴森,一个破了的褪色红灯笼在风雨中飘摇,让我想到《妻妾成群》里那些阴魂不散的女人……

            最后回到三魁,看这座可怜的薛宅桥。

    分享到:

    评论

  • 所以说照片是有欺骗性的……这次的明信片好丑
  • 收到你的明信片啦,看相片觉得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