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廊桥,流水,土楼(1)

    2006-05-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420567.html

          长假九天,永嘉楠溪江-泰顺廊桥-永定土楼,挺飘忽的路线。一路有水作伴,但并不十分诗意。主菜普普,配菜惊喜层出。习惯性地打包出门,曾经麻木得呆坐着不想看不想拍,曾经无聊得掰着指头数日子,但最后总算兴尽而返。

          开始,只是为了出游而出游,寻寻觅觅才找到个人少的地方。开始,并无多大的兴致,百无聊赖地坐在街头等车,漫不经心地拍几张照片,不像游客,只是个出来消磨时间的人。开始,本没有报多大期望,仍发现前人吹嘘得太厉害,景色其实稀松平常。

          于是,这似乎变成一次回忆之旅。在脏乱热的广州火车站,想念泰国廉价便捷的交通;在温州红灯区小旅馆吵闹的半夜,想念明媚舒适的Smiley's Guest House;在所谓的深山淳朴小村林坑,想念宰荡和岜沙的孩子们;在所谓的按文房四宝布局的古村苍坡,看着芙蓉村蒙尘的水塘,看着岩头村夹杂在白瓷片新房间破败的老房子,想念宏村的灰白马头墙、月沼的朦胧月色、南湖的田田荷叶、居善堂的躺椅懒猫美人靠;在楠溪江峡谷中走着,想念黄山的壮观大气,乳源大峡谷的清甜溪水,爬山涉水时的前呼后应热闹嘻笑;吃炒粉干时,分外想念酸酸甜甜的Pad Thai……

          正所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不过能拥有这么多精彩的经历和回忆,我也该心满意足了。开篇有点黯然,没关系,因为这也是一次有趣的旅程,起码那一顿客家大餐可回味。而如果没有“木棉第一靓仔”熙熙和“+1”猪猪的半程同行,这次出游也许会完全不同。

          文字有欺骗性,照片也有,前人所发的楠溪江和泰顺PP就挺不错。回来看照片,发现自己的也比眼见要好。为了实事求是,我就写流水帐吧,不吹嘘了。嘿嘿,好久没写了。

    4.29

          温州,炒楼团、有钱人、生意人,这是必然的联想。永嘉对我来说显然是个更亲切的名字,山水诗的开山祖师、我们中大的老“地主”谢灵运,就曾当过永嘉太守。假如说楠溪江的山水孕育了大谢,多诱人哪。

          温州市区看起来很小,城市建设不如“中国最大的农村”广州,也看不出如何的有钱。永嘉在瓯江以北,已经是温州人心中的乡下,地位还不如广州的“河南”。就在这个乡下,有芙蓉村、苍坡村、岩头村等早已不古的古村。而永嘉,正如三峡,纵然被再多的诗人赞美过,在今天也看不出半点诗意。估计“奇山异水天下独绝”的富春江也如是。一来文人善吹水,二来地球已经多转了几百上千年~不过楠溪江的风光倒胜过今日的三峡。

        29小时的火车,在温州火车站对面睡了一晚后,坐车穿过半个市区,转渡轮过瓯北,再坐班车到岩头镇。到丽水长廊和岩头村转了一圈,无趣得让我无意拜访其他古村,决定早早离开,到据说宁静幽美的林坑去。搬张小板凳坐在街边吃草莓和桑葚,看到班车就冲上去问去不去林坑。吃到手指都黑了,总算拦到一辆,12点开车。这是今天最后一班,进去就没车出来了。

    丽水长廊写抗议书的老人。

    岩头村晒太阳的老人家。

    在林坑拍婚纱照的新人。

         在沙尘滚滚的山路颠簸两个小时后到了林坑,一个山坳里的小村,老旧的木楼,后山的竹林,枯水的小溪,桥,似曾相识的风景。司机说可徒步2h到另一个村子,路上风景很美。太阳正火辣,上海自驾过来的一对夫妇无意徒步,我一来怕迷路,二来怕闷,不想一个人爬山,就在屋子里坐着发呆。徒步到宰荡和摆贝的路走得好闷,可想当初,雪乡穿越到东升的4小时,我走得兴致盎然哪。看来我是越来越耐不住寂寞啰~

          屋子里连信号都没有,等上海夫妇吃完午饭,我决定跟他们的车出去岩头,再呆下去要发霉了。上海先生不惯开山路,太太紧张兮兮,害我不好意思睡觉。路上江景不错,但他们不敢停车拍照。出来已经天黑,洗澡睡觉,这可真是无聊和没有状态的一天。

    4.30

          6点出门,看到一幅田园画。远远一行树林间晨雾缭绕,近处的农田菜叶反射着朝阳的光芒,瞬间让我联想到巴比松画派的枫丹白露森林。不过,我想禾木、坝上之类的风光,要比这美多了。此后所见的最美风景也在路上,某天雨后的清晨,三魁往洲岭途中。

          这天依然蹭车,先去芙蓉村苍坡村,等上海先生拍照。总算到“楠溪江”精华石桅岩了,50大洋的门票颇贵。溪水绿的让我晕眩,以下省去1000字,可参考朱自清先生写梅雨潭的名篇。在峡谷边上沿溪而上,石级路修得很好,不用两个小时就轻松走完。去的早,景区里很安静,出来时已看见一拨拨的团,穿高跟鞋撑纸伞的美眉们。这个地方,应该到源头去溯溪露营,游泳戏水,才不辜负大好清泉。有帮磨房的驴晚我一天到,犹豫了一下,不想跟不认识的人玩户外,还是决定赶到泗溪去跟熙熙会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嗯,长假应该去西部……有啲啲可惜
  • 楠溪江去得早,没什么人。泰顺很少人。龙岩人不少,n多深圳车,不过我要么早晚去,要么去些偏远的地方,也没觉得多少人,晚上很静,精到你在土楼里听到背后后脚步声,回头却看不到人……嘿嘿
  • wa~~9天假甘好?我得4天咋....图文并茂.THANKS
  • 这条线倒是有些兴趣,不过你不嫌五一人多么?
  • 为什么楠溪江是远去的家园呢?这个季节水还是小,林坑几乎枯水
  • haha多谢,最近频受打击,有人夸我都感激涕零啊~~前天有人说我的照片有特点,昨天有人说像油画,哇哈哈~~
  • 曾经非常想去楠溪江,寻找远去的家园,谢谢你,带我先体会了一次
  • 赞。你的文字让人身临其境。还有,那些倒影看得人好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