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美术馆展

    2004-06-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36117.html

    21. 中国当代艺术家招贴作品展 5月25日——6月27日 
    23. 陈柏坚画展 6月15日——7月8日
    25. 浮世——日本当代摄影作品展 6月8日------7月4日
    26. 童心协力——广东省首届捐助重症儿童美术作品义卖活动展 6月1日——6月30日
    27.彩墨寄深情——廖冰兄、陈舫枝彩墨展

        21没印象……陈柏坚的版画有不少都很熟悉,工农兵、鲁迅,邮票上出现过。看得出画家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领域和体裁,寻求突破,晚期的人体画,试图用色块来表现冷热和质感,却让我感觉很糟糕……可敬可悲。后来看儿童的画作,皮皮鲁一直在说,那个陈柏坚画了几十年还不如小孩子。

        孩子们的画给我很多惊喜。第一印象是用色非常大胆,却又搭配得很和谐。孩子总会把他手上调色板的颜色都用上,把画面都涂满满的,而且不同的物体颜色绝不重复。反观很多抽象派的画作,试图用颜色来表现韵律、哲学,或者什么都不表现,只是寻求纯粹的视觉效果,我觉得还未必比孩子的涂鸦来得自然和有冲击力呢。第二印象是画面天马行空,充满童真。有些画是按照大人的想法画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而那些真正表现孩子本性的画,我看的时候大呼小叫,这个我也画过!这幅跟我小时候画的一模一样啊!一点都不懂透视,人都直挺挺躺在地上的……然后就埋怨皮皮鲁,你怎么对我的天才熟视无睹呢?你要是给我好的教育和发展,我现在就是一个名画家了!你要是把我的大作收藏起来,现在也能开个画展了!:)

    http://www.gdmoa.org/info/list.asp?id=412

        日本影展,记住的没几幅。一直在跟文德斯的作品比较,虽然有人说这个影展很好,文德斯的太业余,我却觉得后者很有味道,很多回味,很大震撼,很多共鸣,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其实两者可比性不大,前者是很艺术化的作品,一来不明白作者想表达什么,二来也看不出作品在取景用光等方面有什么特别,第二点我没有发言权,但发烧友皮皮鲁也同意我的意见~他说之前不觉得文德斯的很好,现在却觉得了。我的看法呢,不能说孰优孰劣,但如果说绘画是剧情片,摄影是记录片,那么在迁徙的鸟、学生村、贡布的幸福生活、平原上的歌声等等和我属蛇之间,显然我更喜欢前面那一类。

        上面那篇评论说这些作品表面上很西方,很现代,却有物哀的底子。有几张拍女人的脸,没有表情,却写着绝望二字。这就是物哀?我却觉得川端康成和一些日本散文里的物哀更美,哀绝的美,也更让我有心灵上的触动。重申一次,不是优劣评价,只是我个人对不同艺术形式和不同风格的作品感受力不一样:)

        廖、潘的画作,乡土气息非常浓,但又各有特色。廖的是泥土气息,芭蕉,鱼塘,粗线条,在邮票上常常见到这样的风格,而潘的是乡间气息,荷花,小屋,细腻,有些许诗意和文人气,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辛弃疾,而不是真正赤脚种田的农民。有几幅荷花图,画了半塘荷花,上方有留白,站在画前却觉得真的是“接天莲叶无穷碧”,而且是无边无际,一直生长到天边的。

    -----------------------------------------------------------------------

    在大自然的怀抱中

    潘嘉俊

    这似乎是一个“非典型”画展。
    典型的廖冰兄,笔下是悲愤、辛辣、苦痛,令人触目惊心,辣得你浑身大汗。而这里看到的是秀丽、欢快的田园诗,温煦如春风拂面,美得令人愉悦、舒畅、陶醉。
    典型的陈舫枝,从来是亚麻布上厚重的严谨的以千点万点堆积着的油彩。而这里看到的是宣纸上以毛笔晕染挥洒的水和墨。
    然而,这个画展又让我们看到了典型的廖冰兄和典型的陈舫枝。
    廖老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中,流连忘返在珠江三角洲水乡时显露出的那种忘我的情怀和童真,在这些彩墨画中表现得激情充沛、淋漓尽致。他的悲愤与憎恶,是对着社会的阴暗面、对着人间的种种丑恶。面对大自然、面对人民的劳动与生活,他自然要热情去讴歌。这些画作在艺术表现上更是典型的廖冰兄风格——拙朴浓重的墨线、热烈的色块、鲜明的民俗装饰画的韵味、独特的在宣纸背底染墨的技法……这与他晚年的漫画风格是一脉相承的。
    而生长于珠江三角洲的陈舫枝,总是怀着深沉的故土情结,几十年里无数次赴水乡写生,无尽的热恋之情倾注于画笔,田园风光占了他创作总和的九成以上。乡思、乡情,丰富的素材,对大自然独特的审美发现和机智的视觉表达……这些,正是陈舫枝绘画艺术的特征。
    这是一次“友情”展出。画展中,我们仿佛看到廖老和舫枝背着画夹在蕉林在渡口徜徉的身影。40年前,历史阴差阳错让这位画坛前辈与这位相差30岁的艺术后生结成了忘年之交。这批画作是他们良师挚友情谊的结晶。
    这是一次转换视觉的展览。我们看到放下匕首和投枪时的廖冰兄、放下给世界擦脸的抹布时的廖冰兄,画展展示了这位悲壮的忧国忧民的政治漫画家“不务正业”时的创作面貌,展示了一个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的立体的廖冰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同学,你写得很好哦。


    PS.原来你哥叫皮皮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