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笑泰柬(9)朝圣路

    2006-06-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343362.html

          朝圣这两个字,正如天堂,早已被人用滥。

          吴哥,从他被亨利·穆奥在那片热带雨林里唤醒,已经被拍、被写、被传说、被触摸、被膜拜了将近一百五十年。以至于许多一辈子从未到过吴哥的人,也对那五座莲花状宝塔、那神秘的微笑了然于胸。然而他还是当得起“朝圣”二字。

          因为,他的壮观,他的伟大,让一切语言和图像都变得苍白无力。只有来到他面前,置身如迷宫的回廊中,手脚并用地爬上去,遥望层层叠叠的丛林,才能感受到巨大的震撼。

          这曾是众神汇聚的地方,刻画着世界之始的斗争、妒忌、哭泣、惩罚、审判,歌舞、欢笑和沉默不语。缔造这个奇迹的文明早已陷落,如今陪伴着吴哥的,是数十年战争后遗留下来的地雷遗址、乞讨或卖艺的残疾人、早熟的孩子。  

            从泰柬边境Poi Pet(波贝)到Siem Reap(暹粒)的“国道”,是在背包客口中臭名昭著的“摇滚路”。在泰国,几乎每一个到过暹粒的鬼佬,都会声情并茂、深恶痛绝地给我讲述路上的艰苦,甚至在地板上蹦跳着模拟车上的惨状,"what a crazy road!"

          在泰国境内,即使公路两边没有人烟,高速公路却修得极好,道路两旁时时可见明媚的勒杜鹃。一进入柬埔寨,触目所及,瘦骨嶙峋的牛,荒芜枯黄的土地,沙尘遮天蔽日,犹如从天堂堕入地狱。为了让游客在路上的餐馆消费,在城郊的guest house逗留一晚,所有在Poi Pet & Siem Reap间穿梭的巴士都会用9小时来走只需3小时的路。多么怀念泰国的微笑和服务!

          但其实,这条沙砾路比我想象的好得多,起码是宽敞平整的。经历过中国山区狭小回旋的盘山公路,我暗笑老外少见多怪。空调车紧闭门窗隔阻沙尘,坐着还算舒坦。

    (抱歉,车窗太脏)

          直到回程,我才见识到“摇滚路”的厉害。离开的早晨,Siem Reap雨如倾盆。头套胶袋,蹭着快烂掉的人字拖趟过Smiley's Guest House前的水塘,奔上一辆破烂的中巴,坐上车尾最后一个位,denise则坐在过道的小凳子上。身旁鬼婆身形彪悍,脚下车轮位隆起,脑后背包压顶,我蜷缩着双脚,庆幸自己长得瘦小。

          车子在水漫金山的市区游走,我恋恋不舍地看着窗外。忽然一声惊呼,黄汤哗然倾倒在一个日本仔的肩上,原来车顶破了个大洞!幸灾乐祸之时,我也并未好过。防震全无的车一路蹦蹦跳跳,我的双膝跟前座靠背磕磕碰碰,估计都淤青了。更要命的是,瞌睡间脑袋撞上车窗开关,肿起一个大包,回国后还没消退。denise比我更惨,不能倚不能靠,颠到胃痉挛。

          转瞬放晴,天蓝云低,远处热带雨林间颀长的棕榈树静静矗立。若不是土地荒芜贫瘠,若不是破车一路颠簸,这该是多美的风景。忽然又一声惊呼,车顶被晒干的黄泥一摊摊掉下!有个鬼仔,一路安之若素,在刺眼的阳光和蹦跳中捧着鸡肠文翻看,我只有叹服。不是鬼佬不能吃苦,是我少见多怪。

          曼谷飞金边的航班,加税只需¥320左右。广州、香港都有直飞金边的航班。但如果没有走过这条路,我的“朝圣”是不是完整的呢?正好比,若没有经历过翻江倒海的呕吐和剧烈的头痛,抬头望见日照金山的瞬间,我又怎会热泪盈眶?

        2月13日晚上11点多,终于洗刷干净,出门去找Tuk-tuk车。guest house外就有几个司机等着,跟一位叫Bo的小伙子谈好价钱和路线,第一站就到小吴哥看日出。期待着,安稳睡去。

    柬埔寨攻略见这里 泰国游记见这里

    分享到:

    评论

  • 看着呢,:)加油!
  • 辉哥!我总算写到柬埔寨了,你也不给我加下油
  • 五一出去了几天,文字稍后补上:)
  • 斋相咋?5写得野嘎?一切靠想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