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睇过炮仗龙,一世唔忧穷

    2008-06-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2614006.html

        年年端午龙舟水,龙舟竞渡必不可少。广州的龙舟赛早已升级到国际邀请赛,珠江水也为之沸腾。但民俗专家说,端午划龙舟其实分两种,一种叫“斗标”,也就是赛龙舟,以争速度夺冠为目的,另一种叫“趁景”,游龙为主,不排名次。如今“斗标”多为政府主办的大型赛事,“趁景”则存在于珠三角的传统村庄中。
        不比速度的游龙,比什么呢?看惯电视和报纸上百舟竞渡的画面,我很难想象出“趁景”的情景。于是,在6月8日端午节早上9点,我前往著名的城中村猎德去一睹为快。

    窄窄的河涌边 就是挖土机

        猎德,这个有800多年历史的村子,因为拆迁而一度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如今的猎德早已不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模样。高楼林立的广州CBD珠江新城中,有一片大工地,大工地中又有一座牌坊,就是猎德牌坊。城与村,现代与传统的对比,在久雨放晴的这个早上,显得如此扎眼。
        工地那边,阵阵锣鼓声和密不透风的人墙吸引着我跑过去。只见一条宽不足30米的狭长河涌,两岸人头涌涌,几条龙舟已经下了水。河涌另一边还留着半个未拆迁的村子,正是城中村典型的握手楼建筑。一座古色古香的祠堂,这天化身“龙舟接待站”,门口墙上贴满大红纸,是猎德向各村派发的“英雄帖”和回帖。几位老人淡定地坐着,静等游龙高潮的到来。
        而年轻人们,早已按捺不住,占定了好位置。猎德本有10条龙舟,因拆迁,8条龙舟“寄宿”在兄弟村里,今年下水的只有两条。其中一条,是曾夺过2004年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冠军的花龙。冠军旗帜自然亮了出来,迎风挥动。岸边的观众大多是本村居民,船上的“扒仔”都是自小一起玩大的,连连招呼着,“猎德佬,扒快点啊!”
        猎德许多村民已搬迁走,去年端午,人们曾以为是猎德最后一次闹龙舟了,没想到今年村民们仍然回村来过端午。村子不在了,祠堂拆了,龙舟照划,哪怕那窄窄的河涌边,挖土机仍在不休不止地工作。

    发号施令的长者 抓着破洞的葵扇

        船头,举着小旗子指挥的“打头旗”小伙子,随着锣鼓的节奏上下晃动着腰身,悠闲得仿佛在游船观光。船腰的大鼓架位置,是龙舟中枢,击鼓和吹哨指挥的往往是白发长者,抓一把大葵扇,指点江山,有的大葵扇还破了个洞,看起来很有些岁数了。大鼓架前后,各有两个锣架位,伴着鼓点敲打,很是热烈。讲究的龙舟,还竖着两顶罗伞,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有的龙舟则竖了两大把五颜六色的花束,煞是抢眼。
        河涌里的龙舟渐渐多了起来,除了猎德本村的,还有棠下、车陂、石牌、仑头、苔涌、上涌、土华、寺右、珠村等等。有的龙舟队服装整齐,连船桨都写上村名,有的龙舟队奥运装上阵,旗帜也写着“中国加油”,有的龙舟队不拘小节,使起劲来也不弱于人,有的则清一色师奶上阵,不让须眉。我逐渐明白“趁景”的意思,就好比是“趁墟”(赶集),各兄弟老表村都撑船到猎德探亲来了,做东的猎德则称为“招景”。
        一个后生仔告诉我,五月初二那天,猎德的龙舟就到小洲、土华、仑头和番禺博厚探亲去了。“星期六学生都放假了,我一早5点起床去占位,7条龙舟6点半开船,还有很多人都没上到船。”在城市高楼里,有些人连对门邻居都不认识,广州的小河道也早已不行船,这些城中村还保留着“趁景”的传统,探亲有来有往,很令人感慨。

    不比船快 比谁的鞭炮放得响

        猎德涌上有两道石拱桥,桥上都用红白蓝塑料布封严了。据说,有龙舟经过桥下时,人不能站在桥上,那叫骑龙,不吉利,船上的人看到了会不客气地扔桨砸、扔鞭炮炸。而这两座桥也划定了龙舟的活动范围,龙舟一般到此掉头。掉头很快,船不动,“扒仔”齐齐将桨深入水中“刹车”,然后全体船员180度转身就行了。
        河道不宽,好在龙舟都够“苗条”,“扒仔”够灵活,几条龙舟贴身并排走也不会发生摩擦。两船擦身而过时,“扒仔”们也会鼓起劲争争先,招得观众们齐声喝彩。兴致来了,“打头旗”在船头用力跺船,全船人一起把龙舟荡得上下起伏,溅出一片水花。但这种场面往往只有十余秒,大部分时候龙舟都是扒得慢悠悠的。我暗想,原来还在热身,我没来晚。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另外一种“比赛”——烧炮仗。
        这里放鞭炮的方式特别豪气,鞭炮不以条计,以篮、以桶计。就在两个锣架位下,放着几个大桶,装着满满的鞭炮。鞭炮往一个铁丝篮子里一装,鞭炮一点,赶紧举着长杆把篮子往外伸,在水上炸出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烧完了,篮子浸入水中洗去鞭炮纸,马上又续上“弹药”,继续“轰炸”。随着河涌里船越来越多,大家的鞭炮也烧得越来越起劲,两船接近时更互送鞭炮,密集“开火”,不甘示弱。鞭炮声不绝于耳,比小时候过年还热闹。虽隔岸观火,亦足以血脉沸腾。一位白发婆婆捂着耳朵,看得相当投入,一直攀着栏杆站着,不愿坐下。我被炸得耳朵生疼,下风向的河岸更是烟雾弥漫,连岸边的楼房和大榕树都“消失”了。但看船上的人们,十分勇敢,浑身沾满鞭炮纸,仍乐此不疲。
        尽管岸边的栏杆上还挂着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横幅,但端午节网开一面。而且,大家虽闹得起劲,但并未失了分寸,只会向几米开外的船“开火”,两船紧贴时是不会动手的,也不会把鞭炮烧到岸上来。水上鞭炮,其实最安全。何况,端午节的起源,不就是要吓跑水里的鱼、保护屈原的躯体么?放鞭炮可谓有效之极。

    猎德无赛龙 原来有段古

        眼看临近正午,我不禁疑惑,闹成这样,还有力气赛龙舟吗?还是中午吃过饭歇了再来赛呢?
        身边一位阿姨笑说:“不赛啦!要赛就去珠江赛,猎德村里不赛的。”她说,听阿爷们讲,解放前猎德还有赛龙舟的,但人们斗胜心强,个个“扒仔”腰间别一把枪,一旦赛起来有争执就要火拼。为了避免出事,村里立下严规,只许游龙,严禁赛龙。阿姨说得“七情上脸”,多次模拟腰间拔枪的动作。“趁景”游龙不是猎德独有的风景,但猎德以“炮仗龙”著称,其“百炮齐鸣”的盛况甚至吸引到香港的“色友”每年组团来拍照。我愿意相信这个彪悍的传说,愿意相信,是村里长老在千钧一发之际制止了灾难,将鞭炮取代了真枪实弹,更添端午的热闹气氛。
        猎德这一天来了近百只龙舟“趁景”,气氛丝毫不逊于拆迁之前。猎德的水乡风景早已不存在,毫无美感的“握手楼”在CBD中是“活该”被铲除的。但在这残存的半个村子中过端午,我更感觉到传统的力量,在城市的进程中顽强求生。
        “睇过炮仗龙,一世唔忧穷。”只盼这一年炮仗龙,也能护荫猎德,护荫千百年来的民俗。

    (1) 

     

     

    (2)

    (3)

    (4)

    两个星期之前给某报写的稿,既然没用,还是发在博客了...最近博客都荒废了,希望有心情再写起来吧

    分享到:

    评论

  • kiss 过气啦:(
  • 写得好啊!居然不用,投去别的地方!
  • 文字补上咯,虽然过气也自己顶一下
  •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