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月独龙 半生呓语(6)小余的满月酒(by yanyan)

    2004-06-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211286.html

    4月27日 晴,阵雨

    夜里估计又下雨了,从窗户探出头去,对面的山越发青翠。独龙江就从这片青翠的山里奔流而过,那是男人们的筋骨。可这是早上,在野花的点缀和田地的衬托中,那是女人们的眉毛。
    运气真好,迪政当小学的校长和村委会副主任刚好要回村里,这下连路都不用问了。
    我把胡子刮了,帐篷和羽绒服拆下。这是平常不过的事情,在我却是一个万分不舍的断然决定——放弃从雄当北上日东到察隅的计划——这条要穿越原始森林、翻过几个雪山的路线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我已经耗掉了太多的运气,不敢再奢望上天眷顾。
    上午9:30,吃过两碗稀饭、一个粑粑、四个鸡蛋后,我屁颠屁颠的跟着上路了,一方面是高兴,一方面两股确实痛得厉害。
    一出门就来了个下马威,那个用烂铁丝和仅有几厘米后的木板做成的吊桥,耗了我估计有五分钟的时间。我郑重其事的掏出小本子,在草图上记下这个位置,打算把它作为一个关键点。后来发现这是不切实际的行为,一路上高高低低、上上下下,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独木桥、双木桥、铁索桥,总之是我的胆量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校长姓李,才23岁,在独龙江乡呆了3年;村委会张主任也不过和我一般年纪,已经有了几个孩子;同行的还有一个刚毕业的龙元小学的杨老师,不停的弯腰摘路边的野草莓吃,我也跟着效仿,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清爽可口。那些不知名的也说不上具体什么颜色的小野花,总之五颜六色的让我忍不住采了几朵。还有牡丹一般大小一般绽放的白色杜鹃,却总是长在悬崖的边缘,让我没办法唾手可得。
    江面上不时可见溜索,但李校长他们走得太快,我没空停下来研究。但江水是一路相随的,越往上越绿得透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江湖 2004-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