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月独龙 半生呓语(5)初识独龙江(by yanyan)

    2004-05-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97487.html

    4月26日 晴

    似乎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有我也不知道。只是后来听说这条路上经常有熊和小熊猫出没。
    早餐比较丰盛——热咖啡、紫菜汤、牛肉干和压缩饼干。已经在路上耗了太多时间,我打算用一天的时间走完这40多公里的山路,无论多晚。
    鞋子已经完全湿掉了,再次扔掉一双袜子,用塑料袋把脚包起来出发了。前面的雪还很多,我可不能为了贪图一时痛快把解放鞋都报销。
    没过多久,一个黑黑的青年(或者是少年)追了上来,估计是趁早翻雪山进来的。他听不懂我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他说什么,他憨憨的对着我笑,我也傻傻的看着他笑。或许我和这个长得帅帅的兄弟有缘,后来的几天内居然有三次碰到他。
    很快,他在远处消失,同时另外一个人进入了视线,一个躺在雪地上的死人,赤着脚,身上胡乱盖了张毯子。从面部的表情来看,他是活活在雪里冻死的。唵嘛呢叭咪吽。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我也只前进了3公里左右,但已经可以算上划时代了,因为前面已经看不到有雪,完整的公路路面露了出来。
    我憋足了力气,脸上青筋暴起,对着峡谷大吼了足足一分钟。想当年,乔峰在雁门关外的那一声,也不过如此吧。
    路上开始频繁出现小片小片的高山杜鹃,以淡淡的紫色居多。峡谷变得更漂亮了,湿地是青黄的草地,中间是绿色的树林,上面是洁白的雪山。前面是雾气氤氲,回望垭口却是蓝天白云。



    高原的太阳果然异常猛烈。下午1点到了一个拐角处的木桥,一地的垃圾和菜叶显示这里曾经有人活动过。我将鞋子和袜子全部脱下在太阳下曝晒,光着脚去打水吃干粮。
    连续的石头路使得我右脚的旧伤有复发的迹象,可除了忍痛前行,还能有什么办法?而且我必须加快脚步,否则很难在天黑之前到达孔当。
    2个小时后,迎面来了一个修路的四川民工,随后是一辆满载修路工人的农用车,一下子带来了两个好消息——前面的路不会难走,而且如果车回头,我就有希望搭车进去。
    又1个小时过去了,我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耳边的鸟叫由天籁之音变成了叽叽喳喳的噪声。这时候,我听到世界上最美的声音——那辆农用车回头了!毫不犹豫的站在路中间,车子停下了。
    山路一直盘旋着下来,不亚于邦达的七十二拐。过了一座石拱桥,几近垂直的悬崖下方,绿色的独龙江直接冲入眼帘。颠簸的公路随时把我从车厢里扔出,可我仍然控制不住探出头去。
    下午6点,比预想的时间早了4个小时,我到了孔当。
    扔下包先吃了一大碗鸡蛋面。居然有洗澡的地方,是一个新建的豪华楼房,准备开来作宾馆的,据说是县长的亲戚盖的,开山后就能开业了。
    后来又吃了一盘回锅肉和一碗青菜汤。县公路局一个姓姚的兄弟从门口经过,进来问了一些路上塌方的情况。他是负责整条独龙江公路的,从1月份进来就一直没有出去过。从他口里得知,我是封山以来第一个从公路进来的旅游者。
    晚上用上甘岭的老式电台电话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然后是例行的烤鞋烤衣服。
    月亮很好。在正对独龙江的旅馆里,我重新躺到了床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