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月独龙 半生呓语(3)高山杜鹃的诱惑(by yanyan)

    2004-05-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94727.html

    4月24日,白天晴,夜晚小雨

    背夫到了,基督徒果然准时。
    但他却是来辞行的。8天前,这里刚刚下了一场超过1米厚的大雪;6天前,这条山路刚刚雪崩冻死了四个福贡的民工。此后就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也没听说有人要往里走,一个正在独龙江的30多人的考察队也被迫从老路折返。
    深圳的张兄有点动摇,我说走走看吧,走到哪算哪。
    唯一可以精简的装备就是那块几斤重的塑料布。以85元的价格包了一辆昌河送到黑娃底,公路上最后的一个村庄。此时是10:50,独龙江公路20公里处。再往前走,就是无人区了。
    今天是徒步的第二天,走得有点辛苦。走了2公里左右,搭一辆修公路的车到27公里处,一位修路的小兄弟帮我们每人砍了一根竹竿,真正的徒步开始了。
    路上赶上一个正在休息的独龙族青年,随身带着弩弓和竹箭,试拉了一下,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才勉强拉开。然后他休息够了,很快就消失在往独龙的路上。这给了我继续前进的动力和希望。
    已经到处是塌方了,第一处是泥石流直接冲到路基上,第二处塌方则是雪崩过的迹象,第三处干脆是路基直接跨掉,只能拄着竹竿,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贴着山体过去。

    白绿蓝的世界中出现了其他颜色,是杜鹃!我此行的三个愿望之一,就是漫山遍野开放的高山杜鹃,这缘于一份杂志关于5月份的高黎贡山的描述。眼前的杜鹃并不像杂志上所说,只是零星分布在山路的两旁,淡红、粉红、淡黄,甚至连白色都是淡淡的。
    后来在大理,一个白族的小姑娘告诉我,高山杜鹃所在的海拔越高,颜色会越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漫山遍野的就不是映山红,而是与皑皑白雪相映衬的素面美人。或许她也觉得,浓妆艳抹不适合这里。

    下午5:30到了一处明显拐弯的地方,下起了小雨。路左边的山下冒出淡淡的青烟,我以为眼花仔细多看了两眼,没错。转到一块大石头后面,是上山挖竹笋的一对男女,刚刚开始生火做饭。于是放下背包扎营,因为这里实在是个理想的扎营地点——地势平坦,旁边就是一道融雪的水源,最重要的是,有现成的火堆。
    两人花5元钱买了一些刚挖回来的竹笋,就着清水煮了一包方便面吃。然后就是将白天的湿衣服和湿鞋子烤干,这成为后来一段时间里的日常功课。
    张兄带的睡袋是夏天用的,于是和他挤到一个帐篷里,希望靠彼此的热量来取暖,半夜还是被冻醒——我的睡袋也只有10度温标。于是将羽绒服穿上,马马虎虎睡了一觉,不知道张兄是怎么熬过这一晚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