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月独龙 半生呓语(1)路上的遐思(by yanyan)

    2004-05-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94710.html

    4月22日,晴,路上的遐思

    “咣铛!”一块石头砸在车上,我从迷糊中惊醒。怒江大峡谷到了。
    江水一如既往的咆哮而过,丝毫不知道外界正在为之进行的一场铺天盖地的激烈争论。媒体报道的开篇语是——作为中国仅存的两条自然生态河流之一,怒江上到底要不要建水坝?
    这样写其实已经表明了观点,如果换一种说法呢——作为中国最闭塞、最贫困的人民,怒江人需要水电开发吗?
    我也曾是个彻底的环保主义者,可每走一步,信念就减弱一分。到底是谁更需要“环保”,是我们这些追求发展的外来者,还是谋求生存的当地人?
    于是,有人提出整体移民——可离开了那片土地、那片天空,他们还是自己吗?
    我们往往就是这样,以拥有话语权的“大部分人”的利益来剥夺“少数人”的权利。
    扯远了。已经能够看到雪山了,我不知道它属于哪坐山脉。这条南北流向的水系是在两条山脉的夹持下形成的,一边是高黎贡山,一边是碧罗雪山。
    突然间,一个身影从这个山脉往另一个山脉飞去,怒江上的溜索!虽然我已经看过了太多的照片和描述,但仍然在这一刹那深深震动。可惜还没等我拿出相机,他(她)已经从对面的山路上消失。



    车在一个叫马吉的镇子前停下,大水冲塌了路基,必须下车冲过塌方,再转车到贡山县城。
    纹面独龙的兰慧明原来还小我两岁,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告诉我,俱乐部的成本都是拍卖兰花得来的,已经投入50多万仍欲罢不能,遭到了许多人的不解。其实有什么难理解的,当你投入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



    晚上住在粮食招待所,往丙中洛方向发车的地方。明天我要徒步秋那桶,适应性训练。从春节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加上腰伤有点隐隐作痛,我对自己有点不放心。
    辗转反侧,第一次有了孤独和寂寞的感觉。以前虽然经常一个人出行,但总能碰到同样的独行者。而这次,我看不到这种希望。
    如果连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光都能熬过,还有什么是不行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