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山魁夷《奥地利纪行——马车啊,慢慢走》

    2004-05-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pluxx-logs/194702.html

        东山魁夷说,游历、绘画、散文是他生活的三大支柱,如果没有游历,我想我不会被他的画和文吸引。此书是1969年画家游览奥地利的记录,附有德奥素描,大部分文字是很烂的流水帐,小部分则让我喜欢,温和朴素又引人思索,还有一部分写莫扎特的音乐,可惜我现在还看不懂。

        冰心有个比喻:“雨后的青山,好像洗过的良心。”东山魁夷的散文,也如雨后的青山,让我的心安静、清凉、净化。

        奥地利是个有强烈精神色彩的国度,画家在此感受到超自然的魅力,或者说魔力,《萨尔茨堡》一章,我真想全文抄下来。“森林深处是日尔曼民族之魅的故乡,那里也是魔的最佳栖身之处。”“旅途中,随时可以见到淌着血的十字架上凄惨的基督像和与之截然相对的幸福、平安的玛利亚像,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罪恶、赎罪以及为拯救灵魂而进行的深刻的祈祷。”

        这次旅游让画家感到了真正的故乡的意味,“在与大自然的和谐方面,与我出生的地方相比,倒是德国和奥地利给了我莫大的安慰,让我心情舒畅。我描绘自己心中的故乡京都的时候,为了使日本的自然具有生命之美,很多时候不得不回避现实。然而在旅途中的古都,我越看越觉得它正是自己心目中故乡的形象。清洁幽美的自然景观,丝毫没有被人的愚蠢行为而破坏,它拥抱我的肢体,滋润我的心灵。”我又想起雪乡,由南方的炎热赋予瘦小身躯和黄色皮肤的我,为什么会如此热爱那个雪白的世界,只想一直躺着直到冻僵?也只有心灵故乡一说能解释罢。

          “自古以来,以热爱大自然、对自然中任何细微的生命的出现都十分敏感并为之倾注心血为美德的日本民族,现在正疯狂地破坏着大自然。与此同时,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生存下来、在罪恶与救助之间撕扯灵魂的日尔曼民族,正在把自然的和谐作为生的欢乐。谦虚俭朴的人们,热爱孤独、珍惜大自然。”

        “超自然与质朴着两个完全相反的观念,在这次旅行中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从广义上讲,找到了作为人类历史发展方向的现代的位置、日本应有的状态;从狭义上说,获得了约束自己精神和行为的准则。魔力附体的人,具有超人的力量,可以做出永垂青史的业绩。然而,如若没有质朴的人性,无论如何发挥不出超人的能力,最终只能是无可救助而走向死亡。”“无论是贝多芬还是莫扎特,都受尽了人间的磨难,因此,魔力才有可能通过他们将美带给人类。”“魔力附体的人,一旦割断朴素的人间之爱,强行拉走民众,必将是十分悲惨的结局。”“现在,可惜突飞猛进,机械文明飞速发展,人们无所畏惧,一切都在疯狂地魔力般地疾驰之中。即使这就是‘人类的伟大进步’,但人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一切都需要截止,而可以起到制动作用的正是人们逐渐失掉的朴素谦虚、注意与大自然的和谐、珍重情绪和情趣的生活方式。”

        没有尝过流着眼泪啃面包的滋味,
        没有过夜夜流泪到天明的苦恼,
        你们怎么能知道上天的力量?

        上天的力量是什么?浮士德、莫扎特、贝多芬,这些人都得到上天的魔力,但如果没有朴素至纯的情感,就不能得到救赎,而必须尝尽人间悲伤的宿命。东山魁夷用他朴素的观念、对上天和自然的敬畏,来反思人类现代化进程的弊端。

        在欧洲有很多的古城,建筑、道路、城堡还完全是中世纪的样子,有些古城毁于战火,还是照原来的样子重建,民房外壁都有漂亮的图画,连墙上的污迹都和当年一模一样,每家窗台和阳台都摆满鲜花,有些人家还在窗下放了长椅。人民放牛牧羊,上教堂做礼拜,在火炉上煮牛奶,“昏暗的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墙上挂着磨得发光的黄铜锅和用作装饰的盘子,盘子上写着的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安息对于人是神圣的,只有狂人才会焦躁。’旁边的屋子是牛舍。牛群挤在门口,牛头露出门外,那情景,简直就是古代绘画中基督诞生的场面。”“无论村庄多小,总有教堂的白塔高高耸立,犹如守护着羊群的牧羊人。野花漫山遍野、牛铃回荡的牧场,到了白雪皑皑的冬天,又是绝好的滑雪地。”

         “对自然景观珍惜与否,可以说明居住、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内心的纯洁程度。”“淳朴、虔诚才是人的真正财富。”

        吕贝克、萨而茨堡、因斯布鲁克,这些山城古堡,散发着中世纪和谐优美的气息,令我神往不已。画家的笔是朴素的,或者有人充满激情、用很旋律的笔触来描绘,但我觉得,平和而蕴涵深情的心境,更适合倾听山城节度调和、质朴典雅、富于变化而有节奏的景致吧?没错,是倾听,莫扎特的音乐。

    分享到:

    评论

  • 握个手~
  • 我和你一样喜欢东山魁夷,而且跟看他画时的感觉也是一样的